《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59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于黑衣男子交换货品的时候,我偷瞄了他一眼,他竟然还戴着口罩,不过那双犀利的眼神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以至于到后来见到他的时候第一眼我便认了出来。
  清点完钱后的黑衣男子拿一个黑色手提包装了起来,就在拉手提包拉链的时候,黑衣男子突然说道:“有人来了,你们好自为之!”
  一个迅速闪现,黑衣男子就跳窗离开没了踪影。
  果然就在他离开的后一秒,我听到从院里传来的脚步声,张楚连忙拉上我从另一面窗户那跳出去,我只是个学生身手肯定不如他们两个,跳窗的时候不小心被断开的门框挂住了,张楚终于忍不住了冲我骂骂咧咧地道:“你个废物!”
  我以为张楚会转身扶我一把,没想到他没管我而是竟然盯住了我手里黑袋子,里面就是乔老虎要的货。我马上机警起来道:“过河拆桥!”

  果然我猜得没错,张楚想要抢过我手里货然后自己跑路。我才不会那么傻任他们兄弟二人宰割,连忙抱着黑袋子躲闪过去要挟道:“如果你们抢货扔下我不管,我保证让你们尝到同归于尽的滋味。”
  张楚瞬间换成来扶我的动作嘴巴里还不停地埋怨道:“不想死的话就手脚麻溜的!”
  这也不能全怪我,谁让你们刚才跑得太急小腿都抽筋了,歇都没机会歇一下怎么可能还有力气跑下去。不过我的忍耐力也是常人无法企及的,强忍着抽筋的痛苦跟跑在他们身后。
  就在我翻越后门卡住的时候,我们终于被发现了。
  “在那!”一个丨警丨察拿着手电筒照向我们这个方向喝道,“站住!”
  傻子才会听丨警丨察的乖乖站住,虽然我也很想让他们抓住,但是也得是我把货物交到乔老虎手下那一刻,捉贼要捉赃,乔老虎为人狡猾,没有强有力的证据很难弄住他,我能做的就是尽量拖延。
  很快那个发现我们的丨警丨察叫来好几个在厂子搜寻我们踪迹的丨警丨察,他们一起跟在我们屁股后面追我们。
  翻过后门,跑个一百米就是河边,河边全是与人差不多高的野草,张楚拉着拖后腿的我道:“快点,只要我们进了草丛,丨警丨察再想找到我们就难了。”
  来的路上我受尽你们兄弟二人的冷落,怎么可能轻易让你们逃出去,不给你们下点绊子我都不姓叶。“唉吆!”突然我尖叫一声,脚底不小心踩到了石头崴着了。
  张楚连忙伸手堵住我的嘴巴小声道:“你给我小声点!”

  我猛地点头应道,张楚的大手摁在我脸上还挺疼。眼见着丨警丨察们越追越近,张清终于看不下去我了,转身与张楚一块搀扶我,本来他们还有动我手上黑色袋子的想法但都被我巧妙地拒绝了。
  突然一道亮光闪过,张清一把把我摁进草丛里,与此同时张楚也跳了进来,我们屏息以待看着外面的情况。那道亮光来回闪现,终于我看清了来人竟然是杨昊天!
  他怎么到这来的!
  看到杨昊天的我喜出望外,但是我又不能出去,乔老虎现在没和我们在一起,我只能压低声音问道:“船在哪?”
  张楚示意我先不要说话,眼见着杨昊天在我们眼前溜达了一圈便走远和那群丨警丨察汇合去了。我觉得杨昊天应该是听到了什么声音才过来的,只不过没有什么发现。
  “跟我走!”张清依旧在我们前面引路,我们在杂草堆里穿梭,没走多长时间我便闻到了一股恶臭,是那条河里的水散发出来的。
  终于我们到了河边,恶臭的味道更加浓厚,我都忍不住犯恶,不用看这肯定是一条色彩斑斓的河,沿着河边没走几步,张清停下来,扒拉开眼前的杂草,里面藏着一条小木船,很小最多装四个人。
  我皱着眉头道:“这条河这么臭,就算我们淹不死也得被熏死啊!还有没有其他路线可以逃跑了?”

  看着张清张楚面对这条臭气熏天的河流竟然没有一点反应,我真是膜拜的五体投地,咱们同样都是人,难道你们没有五感吗?
  不是我矫情,是真的很臭!
  张楚一边和张清把小船抬进河里,一边对我冷言道:“只有这条路,爱坐不坐!”
  窝草,我当然要坐!就在他们俩把船放到河里的第一时间,我便捂着口鼻跳了上去,紧接着张清和张楚上来。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我不禁地想到这首歌,但是此时此景,却无言以对。张清和张楚划桨,我坐在中间看守黑袋子。
  这是一条死河,化工厂建造的时候一起开挖的,就是用来排污的。河水不是很深,划到中间的时候有好几次我们的船都搁浅了,河面倒是挺广,我们在黑夜中划了足足十五分钟。
  河对面是片杨树林,这里本来安C`ha 着我们的人,但是提前被乔老虎的人干掉了,就在我们快划到河岸的时候,岸边有人影晃动,我连忙指着那个方向提醒道:“那里有人!”
  张清张楚懒得搭理我,他们早就料到岸边的人是自己人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下船以后,我才看清来人竟然是乔老虎,整个杨树林里全是他的人,三十多号。

  乔老虎见到我们成功拿到货后乐得合不拢嘴道:“小飞兄弟,辛苦你了!”说这话的时候,乔老虎就伸手朝我怀里取那个装有丨毒丨品的黑色袋子,我刻意躲闪了一下问:“人都解决了?”
  “那群废物丨警丨察就在这安排了两个人,我的人一到那俩怂包就吓跑了。”乔老虎说这话的时候都是挺着身板说的,一副自命不凡的样子。
  我也暗自骂道杨昊天派地都是什么废物丨警丨察。
  乔老虎见我还有警觉连忙安慰道:“你放心,现在所有的丨警丨察都在化工厂里,咱们现在非常安全,只要你把货给我,剩下的钱我现在就给你!”他说着的时候,还是下午那个给他拿钱的大汉又拎过来一个银色箱子递给乔老虎,乔老虎接过来给我:“这是剩下的三十万,老规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我看乔老虎的手提着箱子悬在半空中,忐忑地递过那个装有丨毒丨品的黑色袋子。就在我接过钱的时候,乔老虎立马变了一张嘴脸喝道:“兄弟们,给我摁住他!”
  “乔老虎,你丫的我咒你八辈祖宗!”
  我没猜错,这乔老虎果然别有居心,但是我一个人孤军奋战也奈何不了他那好几十号人,随便上来两个兄弟就把摁在了地上,但是在他们冲上来之前,我快速发了个信号弹,这是我从杆子通那买的,本以为今天会派不上用场。
  信号冲天亮起,乔老虎急眼了喝道:“快把他给我绑上扔到河里!”
  窝草,还能不能用点别的方法了!
  我满是嫌弃地看了一眼这条河,真的很臭。
  乔老虎的手段挺狠,不仅把我的双手双脚绑上,还往我嘴巴里塞上布不让我喊叫,这还不是最过分的,他竟然还叫人在我身上绑了石头。
  “河水太浅,淹不死他,就让这些石头帮帮他!”

  我被四个大汉抬起来,不停地挣扎,眼见着他们一步步走到河边,我闭上双眼彻底绝望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