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51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青咳嗽了一下,咽了口唾沫,说:“你想怎么样,才能放我一条路?要钱?我爸爸有的是钱。。。”
  “不不,我要周老大,告诉我,周老大在那?”我问。
  王青有点难受,挣扎着坐起来,他说:“我也不知道,我没去过缅甸,我只知道,那里是一座山,里面很多人,有的说中国话,有的说缅甸话,周老大在哪里很熟悉,我们在哪里很拘束,不准我们跟任何人说话,所以,我根本不知道哪里是什么地方。”
  我伸手拍拍王青的脸,我说:“那你怎么回来的呢?”

  “钱,他们需要军费,好像在打仗一样,哪里流通老人头,不管是赌场还是生活,都用老人头,我家里有钱,我受够了那里的艰苦,妈的山里面什么都没有,女人又丑,吃的是他妈猪食,所以我说可以回家里要点钱,他们就放我回来了,但是派了几个人跟着我。”王青懊恼的说着。
  我看着赵奎,他说:“果敢,应该是在果敢,果敢地理上属于缅甸的领土范围内,不属于内地主权,之所以使用老人头,第一是因为果敢位于中缅边境,经常接待中国游客,当地人使用人民币方便和内地边民做生意,另外,果敢居民以华人移民为多,在文化和民族情感上更倾向于内地,和缅甸政府也有对立情绪,这也是人民币被当地人所常用的原因,那里很复杂,势力纷杂,所以,周老大应该在哪里。”

  我点了点头,我看着王青,我说:“那坐山?”
  “我不知道。”王青愤怒的说,好像对于我的不相信,他很恼怒一样。
  也对,王青是个内地富二代,不知道果敢的地理环境很正常,但是现在不是他想不知道就不知道的,我笑邪恶的笑了一下,我说:“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赵奎拿着一把大铁锹走了过来,王青满脸都是恐惧的神色。
  “不。。。不要。。。”
  沉闷的铁锹的拍击声不绝于耳,在黑夜里显得有点恐怖,那声音深远悠长,像是野鬼在作恶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我看着王青躺在地上,浑身上下已经被打的不成形,我没有可怜他,若不是还要从他嘴里套出来一些重要的话,他早就给埋了。
  赵奎吐了口唾沫在手里,准备继续动手,我拦着说:“挖坑吧。”
  赵奎点了点头,就过去挖坑,我走到王青面前,拽着他的头发,他瞪着我,眼睛死灰,我说:“折磨人的办法有很多种,你还要尝尝几种?”
  王青嘴巴颤抖着看着我,说:“你他妈的。。。你才是最坏的。。。”
  我笑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我说:“某种程度上是的,对于,只有比你更坏,活着才有点意义,否则,我们的关系就会对换。”
  王青咳嗽了起来,那嚣张的劲已经完全没了,只剩下苟延残喘,我说:“把周老大藏在什么 地方告诉我,别跟我说你不知道,什么山头,有什么特点,你至少得知道一点,我们都不是省油的灯,别跟我玩过家家。”
  王青笑了起来,很邪恶,他的嘴里都是血沫子,他说:“邵飞,你知道周老大有多坏吗?你知道那里的人有多坏吗?你以为你很坏是吗?不不不,跟周老大相比,你真的是个孩子一样的温柔,你的老妈,你的女人,都将会死在周老大的手里,你做了那么对不起周老大的事情,还想周老大放过你吗?”
  我笑了一下,我说:“所以啊,我想在他找到我之前干掉他啊,果敢那么多山,我不要求你每个都记住,只要知道你在的那个山,告诉我吧,我让你死的痛快点。”
  我知道王青肯定知道,虽然他是个富二代,但是不傻,跟人家逃出去了,如果连自己逃的地方都不知道,那他就真的白混了,而且,他能自由进出,就说明周老大很信任他,不可能不知道他在果敢的一些情况。

  王青笑了起来,笑的很潇洒,嘴里的血沫子顺着嘴巴流,他说:“可是,我想活着啊。。。”
  我听着王青的话,有点意外,真的没想到,到现在他还想活着,真的是个痞子。
  他努力的爬起来,跟我面对面,说:“邵飞,你害怕周老大,我知道,你害怕,周老大在那,只有我知道,我想活着,到了果敢,我帮你指路,你给我一条生路,你找周老大,我活命,怎么样?”
  我动了动嘴巴,想了一会,说:“好吧,那你就活着吧,但是,活着有时候比死了还要痛苦,你想要睡陈玲,这辈子恐怕都没机会了,他是老子的女人,赵奎,让他活的滋润点,断了他的七情六欲。。。”

  听到我的话,王青脸色变得惨白,赵奎走了过来,从靴子里,拿出来一把匕首,那匕首在汽车的大灯下,冒着寒光,我点了一颗烟,没有看,既然你想活,我就让你活着,但是怎么活着,得由我决定。
  “不要,邵飞,你杀了我吧,我告诉你周老大在那,不要,求求你。。。”
  王青恐怖的吼叫着,但是很快,就变成了凄惨的哀嚎,我听着那绝望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地上都是血,赵奎手起刀落,很快,很麻利,我看着王青痛苦的打滚,很快身体就瘫软下来,没有一丝力气,身体不停的抽搐。
  我看着王青,我说:“别让他挂了,找个地方好好的养着,别让周老大打草惊蛇。”
  赵奎点了点头,说:“方块,人交给你,你老婆缅甸的,在那边找个地方给养着,别死了,知道吗?”

  “养人要不少钱啊。。。”方块咬着嘴里的口香糖说着。
  我说:“我出,十万够不够?”
  他点了点头,从地上抓起来一把干土,朝着王青的裤裆一洒,王青只是痛的抽搐了几下,我看着这粗暴的止血的方法,就无奈的摇头,方块把人扛起来,丢进车里,说:“飞哥是吧,有活叫我,那个什么周老大,我听过,很厉害的,要是动手,出价钱高点,我们兄弟几个都能帮你。”
  我点了点头,其他四个人都没有说什么,直接上车,离开了,我看着地上的一团,就吐了口唾沫,说:“果敢,熟吗?”
  “曾经的丨毒丨品重灾区,就算是现在,也是毒贩林立,想在哪里抓周老大,几乎是不可能的,只有把他引出来,对于周老大,我还没有入伍的时候,瑞丽的丨警丨察就曾经围剿过一次,但是躲到缅甸十几年,一直没有办法揪出来,就算我们王青带路,也不可能攻破的。”赵奎说有点麻烦的说着。

  我皱起了眉头,走到车里,赵奎开车离开这里,赵奎说:“就不应该为了田光而做那种事的,打蛇不死蛇上棍,自己惹麻烦,而田光呢?又不帮你对付他舅舅,还要你帮他夺什么总锅头。。。”
  我听着赵奎的抱怨,跟张奇一样,他们对光哥都有一些怨气,我说:“没有光哥,那我有今天,我们有过很多误会,但是他每次都出来救我,做人得讲义气,他救,我也得救他,而且,当时的决定我认为是正确的,虽然干不掉周老大,但是至少能把他赶走,虽然麻烦点,但是总是给我们争取到了苟延残喘的时间。”
  赵奎没有说话,我看着外面,我说:“那几个兄弟可靠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