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6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跟人拉近关系最快的方式,就是和她拥有一个共同的秘密,这一条不只适用于女人,对男人和孩子同样管用。
  来到胡同外的车旁,萧晋殷勤的帮田新桐打开了副驾驶门,等她上去,正要关上,忽然一道红光从左方照进了眼里,一闪而逝。
  他转过头去,愕然发现那个方向什么都没有,只有不远处停了一辆出租车,司机闭眼靠在驾驶席上,似乎正在休憩。
  他以为是幻觉,关上门,从车头绕到驾驶位那边,手刚摸到门把手,就发现车窗上出现了一个红点。

  瞬间,他瞳孔便缩成了针眼,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透过车窗的反光,他可以清晰的看到身后楼房的三层阳台处,有一个小男孩儿手里正拿着一支激光笔玩。
  这本来没什么好奇怪的,可是,按照他刚刚在副驾驶所站立的位置来看,之前照进他眼睛里的红光却是从相反的方向来的。
  也就是说,是那个小男孩儿的激光笔射线照到了什么镜面上,然后巧合的反射到了他的眼睛里。
  可是,路对面是一片小树林,除了不远处的那辆出租车之外,什么都没有,而出租车车窗并没有贴膜,不具备反光的能力,后视镜的位置也不对。
  小树林很稀疏,树木也都很细,可以一眼看穿,没有藏人的可能,问题一定就出在那个出租车司机的身上。
  如果自己现在冲过去,十有八九可以从他的身上搜出一部照相机。

  这样想着,萧晋却沉住气,不动声色的开门上车,发动引擎离去。
  将田新桐送回派出所,他看看后视镜,嘴角冷冷一翘,掏出手机给贺兰鲛发了一条信息。
  既然被跟踪了,那就不能排除车上已经被人装了窃听器的可能,所以他没有选择打电话。
  继续开车前行,不多时,他来到江边,将车停在路边,下车,点燃一支烟,趴在栏杆上望着滔滔江水出神,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有辆出租车在不远处刚刚停下,就有人拉开后门坐了上去。
  “先生,不好意思!我这车是客人叫来的,能不能请您换一辆……”
  司机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搁在了他的脖子上。与此同时,他也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一张毫无生气的惨白死人脸。
  下午,萧晋陪着董初瑶逛街吃饭,又看了场很无厘头的先锋话剧,直到晚上十点,才送女孩儿回到了军区大院。
  车停在大门口,女孩儿却没有下车,而是沉默片刻,问:“狗蛋哥,我这样每天都缠着你,是不是很耽误你做事?”
  “当然没有啦!”萧晋笑着抹抹她的头顶,说,“认识这么久,你也应该看出来了,我就是大懒人一个,最烦操心和麻烦,要不是有些事实在脱不开身,我还真想每天都被你这样漂亮的姑娘缠着。”
  董初瑶莞尔一笑,将一缕发丝别到耳后,问:“那你明天晚上有时间吗?”
  “必须有啊!”萧晋笑的像个猪哥一样,“美女晚上邀约,天大的事儿也得让路。”
  “那就说定了,明天晚上八点,你到这里来接我。”说完,女孩儿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就下车蹦蹦跳跳的跑进了大门。
  “晚上八点?”萧晋摸摸脸上被亲过的地方,流着口水想,“搞得这么正式,不会是终于想通了,要跟我去开房吧?!那我答不答应呢?要不要只会董雅洁一声?”
  开不开房都是明天的事情,今天有一件事必须解决,否则,他是睡不着觉的。
  驱车来到市郊物流工业区的一间仓库前,他下车看看漆黑的四周,上前敲了几下门。
  不一会儿,卷帘门哗啦啦升起了一半,昏黄的灯光洒出来,他一矮身钻了进去。
  仓库不大,约莫七八十平方的样子,里面很空,只有两把椅子,一张桌子和两个人。
  桌子上摆满了钳子、凿子、改锥之类的工具,地面上黑色的血迹斑斑,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一把椅子上绑着浑身是血的人,低着头一动不动,只能从偶尔微微欺负的胸腔判断,他还活着。
  “他说什么了吗?”萧晋点燃一支烟驱驱血腥味,问身上衬衫已经快要被完全染红的贺兰鲛道。
  “他的嘴很硬,而且明显是个练家子,我刚刚废了他的气海,他依然没有开口。”贺兰鲛面无表情的说。
  萧晋蹙紧眉头,眼睛死死的盯着被绑在椅子上的出租车司机,一支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燃尽。

  最后,他丢掉烟蒂,摸出几枚银针,走过去出手如风,深深的刺入出租车司机的几处大穴。
  那出租车司机的身体明显抖动了一下,继而便毫无征兆的惨叫起来。像条上岸的鱼一样,他用力的仰着头,嘴巴大张,双目充血通红,身体剧烈的挣扎带不动固定在水泥地上的铁椅子,却让他的手腕在片刻间就被铁丝勒出血淋淋的伤口。
  萧晋又点燃一支烟,静静的看着出租车司机惨叫挣扎,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直到半支烟下去,出租车司机双手手腕上的铁丝已经深深的勒进肉里,萧晋才再次走过去,拔下了他天灵盖上的一枚银针。
  “不想再感受一次这样的痛苦的话,就说出你该说的事情。”
  出租车司机剧烈的喘息着,汗水顺着头发一滴滴的往下淌,因为手腕的疼痛,他的手指一直在不停的颤抖。
  “说!”萧晋猛地把烟头摁进他手腕上的伤口内,咬牙道,“是谁让你跟踪我的?”

  出租车司机已经无力惨叫了,身体抖动着,慢慢张开嘴,虚弱的说:“黄公术,岐伯经,杏林尤在,壶翁仍悬。”
  萧晋蓦然睁大了眼,不可思议的问:“你是杏林山的人?”
  所谓“杏林山”并不是一座山,而是一个神秘的组织,始建于清末民国时期。
  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来,这个组织的主要成员都是中医。据说,当时华夏中医界的有识之士在深入的研究过西医之后,发现洋人的治病方式竟然方便快捷到了令人惊骇的地步。
  看看大街上那些张口闭口都是所谓西学的“进步人士”,他们预感到,未来中医在华夏的地位一定会被动摇,为了避免祖宗留下的智慧消失,他们组成了一个联盟。
  平日里彼此之间互不统属,一旦中医受到了挑战,岌岌可危时,他们就必须出面,挽狂澜于既倒,守护住华夏最后的传统和骄傲。
  他们的这个联盟,就叫杏林山。而萧晋家身为中医世家,自然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出租车司机说出的那句话,正是杏林山人见面时互通身份的暗语。
  “我的……主人,是……铜牌山人。”
  萧晋眯了眯眼,问:“他是谁?为什么让你跟踪我?”
  杏林山的成员都自称“山人”,其内部根据成员的医术高低不同,大致分为金、银、铜、铁、木五个等级,每个等级都会颁发一个代表身份的同材质牌子,铜牌,已经算是比较高的一个级别了。
  当然,萧晋的爷爷有个金质的牌子,他虽然啥都没有,但要拿个银牌,也是轻轻松松。
  “你毁了我家主人的一……一次计划,必……必须有所交代。”出租车司机答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