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98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
  在张律师的极力安抚下,我崩溃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
  虽然那笔汇款和那个短信都在暗示着,他不会来了,一切都是骗我的,在用钱打发我。
  但是此刻冷静下来想想,我越发觉得他可能是出事了……
  那个梦,那个不好的预感,还有他昨晚反常的电话……不对!他的反常不是那个电话才开始的,早在我们还住在旅馆的时候……

  他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他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所以你先别胡思乱想,他可能真的是暂时有什么事……”
  张律师安抚的声音还在耳边盘旋,我脑袋却闪过一幕幕画面。
  旅馆里他靠坐在库头看着手机纠结的侧脸,屋里他坐在沙发低头看着手机的发呆的样子,还有窗外那个抽着烟接着电话浑身散着躁闷气息的他……
  “张律师。”我打断他的安抚,吸了吸鼻子,“护照怎么办?签证怎么办?”
  张律师看我的眼顿住,“你想去找他?!”
  “对!”我点头,“他肯定是出事了!我必须去找他!”
  张律师嘴张了张,却半响才挤出声音,“你、你知道怎么去哪找吗?”
  “……”张律师这一问,我整个人都懵了。
  “他现在的住址,你们通了那么长的电话,你不会不知道吧?”
  “他、他只和我说在曼谷……”
  张律师表情有些无语,“那家庭住址呢?亲人什么的,联系人,对了!除了他,你还有其他认识他的人的联系方式吗?”
  “……”我指尖刷的一下就攥起来了,“我知道他有个姐姐,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联系……”
  “呼——”张律师闭眼吐出一口气,“那么你不会连他是做什么都不知道吧?”
  “我知道!”我说。
  “他跟你说他做什么的?”
  我唇张了张,却没发出声音,而是眼睛跟着渐渐张得老大,因为我想起了他含笑摸着我的头说我是傻瓜……
  ‘正规比赛每年都有,每个月地方上也会举行,但是就小型比赛也要经历重重选拔,最后走到冠军的时候那得打多少场才能拿到那点奖金,更别说年度大赛。而黑市每天都有,当天就能拿到钱,会去打黑市的,不是急着用钱就是想来快钱。’

  “艾依——”
  “他、他是一个拳手……黑市拳手……”
  ***
  半个月后,我第一次坐上了飞机,去那个他一直惦念着的家乡,而和我同行的还有张律师。
  我觉得自己很卑鄙,利用人了人家对我的喜欢,让他为我忙前忙后不说,现在还跟着我一起去找亚桑。
  其实我已经不好意思了,本想自己去的,但是他说不放心,而我想想自己别说语言不通,就连远门都没出过,真的没办法拒绝他的这份好意。
  因为之前亚桑和我说他在曼谷,所以我们是直飞曼谷的。
  但是在毫无任何信息之下,即便最初张律师制定了一个简单的寻找方案,十五天后我们一无所获的回去了。

  也不说一无所获吧,至少我简单的交流沟通我还是学会了些。
  回去后一个月,我没在麻烦张律师,办理签证的流程我已经清楚,但他却找上了我,让又一次丢下工作陪我到曼谷找了十五天。
  我们试图接触亚桑口中所谓的黑市拳赛场,但是却一直不得而入,只能在一些酒吧乱晃。
  然而就这种小型的,带了表演性质的拳赛都让我看得触目惊心,我真的无法现象亚桑口中正儿八经的黑市拳赛场会是什么样子。
  第二次,无功而返,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之后已经拒绝张律师的陪同,我不能再耽误他,而且我也就对那边渐渐熟悉。
  张律师也没在坚持,只说去到了那边记得保持联系。
  我很感激他,但感激并不能取代感情,以后我不敢说,但至少在我现在的生命中,还没有人可以取代亚桑!
  往返的次数多了,是很耗经济的,我渐渐意识到,我就只是这样寻找最后只会山穷水尽,连以后寻找的机会都没有,我必须做点什么……
  我找出了老蒋的名片,给他打了电话,去了他的城市。
  亚桑说,他喜欢我,而我也能感觉到,他对我……和张律师对我一样,而我……需要帮忙。
  他们是和刘远明,付宏完全两个世界的人,温文,理智,谦和,我利用他们的正义感和同情心,以及对我的好感,我也觉得自己很卑鄙,但是……现实就是那么残酷。
  在我什么文凭都没有,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老蒋最先给我找了份卖车的工作,给我安排住处,教我如何提升自己。
  他的那个城市,那么大,他的那个圈子,非富即贵,我涨了见识,也多了认知,在寻找亚桑的路途总慢慢成长。
  而他对我真的没话说,一直在利用他的关系网帮我寻找亚桑的消息,因为有他的关系网,在一年后,我终于接触到了那个真正的黑市。

  但是那个世界太黑暗,秘密太多,每次当我们试图打听亚桑的消息不是不知道就是问我们是什么人?如果不是他这边有朋友的话,都不知道会遇上什么事。
  一年后,他一个开网红公司的朋友看上我,有意要签我,然后我和老蒋发生了一次意见上的分歧,因为他反对。
  当时我就笑了,“为什么不行?”
  “你不适合!”
  “为什么我不适合?”
  他唇动了动,别开头,没吭声,样子看起来有很生气。
  我又笑了,“我想试试,依附着谁都不是一辈子的事。”

  我话落,他缓缓转回头看我,“你变了……”
  我微微弯起唇,“要谢谢你,是你教会我改变的,从景城开始。”
  他看着我,沉默了好会,“那他呢?你还继续找吗?”
  “当然。”我轻轻点头,垂下眸,“锦上添花和雪中送炭……是不一样的……”
  对我来说,亚桑是我生命最黑暗时候的那抹曙光,是带我离开地狱的天使!
  只是我的天使……你现在又在哪里呢……
  老蒋朋友是真看中我,不仅给我做了单独培训,还请专人给我制定了人设和一系列的推广方案。
  男人的心思,无非也就是那样,不过我身后有老蒋,而且我现在也不仅仅只是一个长得漂亮什么都不懂的乡下姑娘。

  我已经懂得如何保护自己,更懂得,有能力才能得到尊重,如我对老蒋说的,依附不是一辈子的事。
  一年,我在自己的努力下和公司的大力推广下,已拥有两百多万粉丝,为公司盈利七百多万,第二年,粉丝达到四百万,为公司盈利四千七百多万。
  我有钱了……他的家乡,我去的次数越来越少,不是我忘记他了,而是我没时间……
  拍不完的视频,接不完的广告,试不完的化妆品……
  “艾姐,之前谈的那个化妆品厂商已经把东西送到你公寓了。”助理刘坤和我说。

  “嗯。”我侧头看着车窗外,钢铁的建筑,穿梭的车辆,路边脚步冲冲的行人淡淡的应了声,“告诉他们28天后我会给他们答复。”
  日期:2017-12-30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