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我和周容深说话的时候 , 乔苍始终沉默,他含笑的眼睛专注盯着我不断晃动的手,目光高深莫测,意味深长,让人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等到我们说完,他才开口赞美我穿旗袍很有味道。
  周容深笑着说确实是有一些。
  “何止一些。”他喝光一满杯酒,“我逛遍广东的窑子,都没有看到过一个比何小姐穿旗袍更有气质的女人。”
  拿我比窑子里的小姐。
  我蹙眉看乔苍,他不像是有恶意 , 但气氛不可控制变得微妙起来,我说 , “乔先生见多识广,您进来时会所里的姑娘很高兴,她们也是陪遍了广东的男人 , 都没有遇到过一个像乔先生这样出类拔萃的客人。”
  他抬眸看我 , 听出我和他针锋相对,他好像很高兴,他说何小姐这么清楚这些女人的心声吗。
  我冷笑 , “乔先生可要系好了皮带,这里的女人如狼似虎。”
  周容深喊我名字 , 让我不要失礼。
  乔苍抬起手制止他,“桀骜不驯的女人其实才让人心痒,温柔得像水也没意思。周局长说是不是。”
  周容深笑了笑 , “乔老板对女人很有研究。”

  乔苍说看得多 , 用得少。
  他说完撂下酒杯,问周容深合同带了吗。
  周容深从公文包中取出一份文件递给他,乔苍左手翻开,不知道看见了什么,他轻笑一声,修长干净的手指在一行文字上戳点着,“周局长不愧是官场上的人,算计得滴水不漏,上周刚刚谈妥 , 过去五天倒手买给我,就涨了百分之二十 , 空手套白狼玩儿得漂亮。”
  他将文件啪地一声合上,“场面上的事,原来周局长一点亏不吃 , 老辣的手段不逊色我这个久经沙场的商人。”
  周容深不动声色扫了一眼 , 他没有去拿洋酒,而是端起解酒的凉茶给自己和乔苍都斟满,茶香四溢之中 , 他慢悠悠说,“这家公司明确表明和我夫人的公司合作 , 我中途反悔,私自把项目交给乔先生做,我要担负很大的风险。”
  他说完喝了口茶 , “再说这算什么手段 , 和乔先生比差了太多火候,连何笙都知道广东没有比乔先生更狠角色的人。”
  乔苍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茶杯,他听周容深提到我,忽然停下,“那我是不能辜负何小姐的谬赞。周局长要的数字,我可以接受。”
  周容深微微一怔,他不着痕迹看了看我,问乔苍不再考虑了吗。
  乔苍说数字没什么问题,可是有一个条件。

  周容深让他讲。
  “我夺了麻三的东港口 , 以后货物运输,周局长适当通融一下 , 不算为难吧。”
  码头货物政府直控一般都没有问题,不管是水产还是百货,都经过层层临检 , 藏污纳垢的可能性很低 , 但是商人私运就不好说了,尤其是水路,很多关卡都能暗箱操作 , 一些质检的收了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批违禁的国宝、丨毒丨品、烟丝和军火都是这么流通的。
  麻爷就靠走私发家 , 既然开口让通融,一定不是正经东西。
  周容深说,“这不是我能控制 , 关卡临检都有各区局的处局级干部安排人手 , 每六个小时换岗,我不可能单独下指示让他们留意,这事传出去,我和乔先生不都一起推上风口浪尖吗。不过如果做干净营生,通不通融也不会有问题。”

  乔苍从烟盒里抽出一颗雪茄,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东西没什么,只是烦那些丨警丨察翻来翻去,我有洁癖 , 讨厌别人碰我的东西,周局长。”
  他指尖忽然用力 , 将雪茄折断,“船厂这单买卖我兴趣不大,我就是帮周局长一个忙 , 才把烫手山芋接过来。我讲道义 , 周局长也别不讲规矩。”
  周容深手指在杯口捻了捻,“乔先生在为难我。”
  乔苍脸色有些荫,“只是麻烦周局长打个招呼而已 , 你这是不给面子了。”
  周容深沉默很久,乔苍不急 , 等他开口,这两人一个比一个稳,谈点事像打坐一样 , 比谁沉得住气。
  然而周容深最终也没有给个准确的答复 , 他拍了拍我的手背,让我和乔苍喝一杯,借此岔开话题。
  胡厅长六十寿宴他轻薄我的事我还记得,我对这样轻佻邪肆的男人有些抗拒,可他这样要求我也不好不做,我十分勉强举起酒杯,递到他面前,他垂眸看了一眼,似笑非笑推开我的手 , “既然不情愿,我不强求。”
  他不领情正合我意 , 我把手收回来打算自己喝掉,周容深在旁边轻轻咳了一声,我知道他在暗示我 , 手停在半空收也不是敬也不是 , 僵持了好半天。
  我强颜欢笑把酒杯重新伸过去,乔苍装没看见,等我喊他 , 我深深吸了口气,压下对这位爷一身傲气的不满 , “乔先生,这酒您不喝吗?”
  他说我不喜欢勉强别人。
  “谁说我勉强,乔先生看出我勉强了吗?乔先生在广东大名鼎鼎,谁不想和您喝一杯 , 这幸运砸在我头上 , 我求之不得。”
  他挑了挑眉,“哦?是吗。”
  我莞尔一笑,将酒杯递到他唇边,他看了看酒,又看了看我,“这么说我很有名。”
  他捏住酒杯,我刚要松手,他在这时又把指尖缩了回去,“何小姐从别人口中听到关于我什么议论。”
  “不是好人。”我如实相告 , 干脆利落,这种人物马屁被拍惯了 , 我偏要逆水行舟锵他的毛。
  乔苍闷笑出来,“很坦率,还有吗。”
  “身手了得。”

  他这才握住酒杯仰脖喝掉 , 点头说还好。
  乔苍还算挺给周容深面子的 , 没在酒桌上继续戏弄我,一直规规矩矩,嘴巴里偶尔蹦出一个荤段子 , 也都点到为止。
  他喝了很多酒,一杯接一杯灌 , 这种洋酒后劲儿特别大,当时过喉的劲儿也猛,看得出酒量非常牛 , 不然早喝趴下了。
  陪了那么多酒局 , 见多了道貌岸然的权贵酒前衣冠楚楚,酒后下流丑陋,乔苍还真是应酬场上一股清流。
  王副处在外面等不急进包房催促周容深,乔苍听到问他是不是还有事,周容深说有公务在身,如果乔先生还有兴致,他来负责今晚的开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