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傅爷一脚踹开保镖,他看着无声无息远去的乔苍的车,“敢这么栽我,这事儿没完!”
  秘书看完这一幕从驾驶位转过头,问周容深过去吗。
  黑暗中,巷子口被一簇火苗点亮,那枚丢掉的烟蒂点燃了一只遗弃的竹筐,霎那间火光冲天,映红了两面墙壁。

  “回别墅。”
  司机问他不管吗。
  周容深闭上眼睛不再回答,我朝司机使了个眼色,他尽量开得稳,不发出一点动静,驶离了现场。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令周容深对我产生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我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他靠着墙壁吸烟,我问他不累吗。
  他没说话,随手把烟头湮灭在水杯里,大步朝我走来,他将我一把扛起,他脸上是非常恐怖的情欲,近乎暴虐,他把我扔在库上解开皮带,按住我的头压入他腿间。
  我整个身体被他禁锢住动弹不得,脸被他茂盛的一簇毛埋没,我有些窒息,好在他那个地方不腥也不臭,只是胀得太大了,我无从下口。
  这方面我经验很少,有些男人喜欢,有些男人觉得不如直接交合剌激,而我碰到的都是后者,调剂两下我还能来,可如果他今天晚上就想通过这个爽一把,我还真没那个手段。
  我想要用别的方式取悦他,可他根本不允许,他将我抬起的脸又按下去,我只好张开嘴含住,他被我包裹的同时低低嗯了声,叫得极其性感,好像已经到了巅峰。
  他开始时顺着我的节奏,等到我熟练一点,他就用手掌控我的头,将我朝下压得更深,我每次被戳到喉咙都忍不住干呕,还不小心用牙齿咬了他,他问我是不是故意的,想要弄残他,我说不出话,只是拼命摇头。
  他在很久之后终于伴随一声沙哑的嘶吼释放出来。
  我捂着麻木的腮瘫在他腿上,他一身津壮肌肉在灯光下泛着蜜色的油光,他喊我名字,何笙。
  他大口喘息着,我用手指抹掉唇角流淌的液体,剩下的都咽了,我想去浴室刷牙,他在我爬起来的同时用力拉住我,将我拽进他怀里。
  他再次喊我名字。
  我仰起头看他,他脸上是满足后滚烫的汗珠,他捏住我下巴警告我,“我不允许你再勾引别人,不管因为什么目的。如果你脏了,我就枪毙你。”
  周容深提拔公丨安丨副厅长的提议被胡厅长拿下后,他老婆的船厂紧接着就接了一个大单子,合约正在谈,基本八九不离十。
  我忽然明白他为什么这样抗拒升到省厅做二把手,除了不愿意被胡厅长利用控制,他在商场赚钱也太狠了,官场升得越高眼红的同僚越多,出事的几率就越大,别人扣他一顶以权谋私的帽子,他一点辙没有。
  周容深对权的欲望不大,对钱的欲望很重。
  有时我特纳闷儿,我跟了周容深这么久,他老婆我一次都没见着,一般正室早就怒气冲冲杀来了,这女人真沉得住气。
  其实官太太比商太太要横,她们丈夫有权,因为权力才有钱,一旦权力破碎了,不但什么捞不到还会栽进去,所以她们特担心二乃会毁了自己男人。
  周容深老婆倒是对他挺放纵的,看来只要他不离婚,她根本不会管他外面干什么。
  周容深在江南会所谈合约,市局正好开一个重案分析大会,据说是傅彪的人在西街聚众斗殴,砸了几个店铺,好几个人受伤。

  西街那边租房的外地人很多,加上傅彪又是老牌的黑老大,所以影响很恶劣,需要周容深到场主持,可他脱不开身,他吩咐秘书到别墅接我,替他压压场。
  这种事我替他做过几次,以他老婆公司公关的身份出面,对方客户一般都带着夫人或者情妇,我过去打打牌唱唱歌,稀里糊涂的就拿下了。也有的是求周容深办事,被堵住脱不开身,我过去一搅合,对方也不好意思怎么样了。
  我坐在车上一边化妆一边问秘书合约谈下了吗。他说谈下了,但是周局不准备自己做,倒给别人。
  我问他为什么。

  “周局这不刚推了升副厅的机会吗,省里很不满,再加上合约太大,周局顾虑自己身份不好接。他和客户谈的是八千万,倒手肯定比这个价格高。”
  我面无表情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他察觉到我不信任的目光,有些尴尬,我让他说实话。
  他知道我不好糊弄,让我别问周局,他说有人C`ha 手码头的营生,不管是船还是货运,都被顶了,连麻三儿都损失了一个港口,对方很大的势力,周局杠不过,干脆撤手。
  周容深大权在握在市里只手遮天,谁敢和他杠,还搞走麻爷的一块地盘,这也太狂了,我问他是谁,他说您去见了就知道了。
  我到达江南会所看到门口停着两辆警车,名媛俱乐部带队扫黄的王副处正从第二辆车里下来,身后跟着四名刑警,都拿着枪,我喊了他一声,问他是过来公干还是接周容深。
  他把抢塞进口袋里,伸手示意我先走,他跟在我后头,“何小姐您真是开玩笑了,周局长在里面,我公干也不能挑这时候啊,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吗,我是接他回市局主持工作。”
  “这么说你们惯例只要得到消息里头有大官在,就绝对不扫,支会人走了再进去,是吗?”
  他有些尴尬笑,“官场不好干,这都有规矩,我也得按照规矩办事,否则要扫不全扫进去了,部门都空了。”

  仕途官官相护很普遍,宝姐被条子盯了那么久,副局一个电话就得放人,除了是保这个老情人,更重要也是保宝姐手里的资源,栽进去审出点什么来,大爷们一倒倒一片。
  我们从电梯出来直奔三层豪华包间,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看到丨警丨察有些慌,以为是扫黄,下意识往墙根躲,右侧第六个包房忽然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动静,还夹杂着女人的嚎哭和求饶,很快吸引一大堆人围观。
  妈咪推开门进去,里面一个没穿裤子的男人正拿皮带朝跪在脚下的女人身上抡,一下下抽得特别狠,女人不敢躲,抱着脑袋匍匐在地上,哭声很惨烈。
  男人的家伙还立着,最头上镶嵌了一颗硕大的金环,看着很壮,估计是为了库上增加情趣。
  妈咪满脸堆笑央求男人先停下,有什么好商量,何必动粗呢。
  男人怒吼着让妈咪滚出去,有服务生想去叫保安,被一个挺世故的小姐拦住,“找死呢!这是傅爷手下的二当家,西街大流氓,她和你非亲非故的,你不想活了?”
  服务生听到男人这么深的背景,正义感立刻就破灭了。
  被打得浑身是伤的小姐抱住妈咪大腿求她救救自己,妈咪也想救,可男人不依不饶,非说她故意咬疼了自己命根子,给她点颜色看看,让她学会怎么伺候。
  妈咪实在没辙了,她一把推开小姐,从包房里退出来。

  男人像一头发了疯的雄狮,眼看那名小姐要扛不住了,我问身后的王副处,“能不能干预一下。”
  王副处本来不打算管这事,他管不过来,正儿八经扫一次黄就津疲力竭,平时没任务就算面前死一个小姐都不愿意掀眼皮儿看,在条子眼里这些女人死是活该,活是多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