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伴问他难道比麻爷还厉害吗?
  男士说麻爷在省里横,可和这位爷比,屁都不敢放,儿子辈的。
  黑道帮派的事我从麻爷嘴里听说过一些,他毕竟就是干这个的,不过他没指名道姓,就说在南省除了华南虎乔苍不能碰,其他人谁挡了他发财的路就背地里搞死他。
  华南虎是黑话,混江湖的人为了防止祸从口出,都给人起外号,北方的东北虎,南方的就是华南虎,一般指白道的高官或者条子老大,同行不喊,喊同行的话那就是相当牛逼的人物了。
  像乔苍这种华南虎,和白道的爷称兄道弟,黑帮的见了都要喊声大哥,北方一线港口城市某位公丨安丨口儿的大爷道上的都喊东北虎,后台是京圈里的人物,手里事儿多得数不清,光知道的情妇就有五十多个,一人住着一套房。
  当然东北虎也不是一只,能混到只手遮天的位置都是虎,只不过分大老虎和小老虎。
  我和薇薇当初还做嫩模时在刚倒台的蓝黛俱乐部伺候过一个京圈客人,就是只大老虎,大到什么程度不好说,反正在新闻里也常见,包房里玩儿的时候戴着墨镜,不露全脸,都是秘书点单,主要是那家俱乐部仕途熟人多,他不想被捏把柄。
  这种爷特小心,陪酒的绝不陪睡,陪睡的绝不聊天,不可能让一个女人完全了解自己,我和薇薇陪到凌晨两点多,他自己喝了三瓶人头马,他秘书送我们出包房还叮嘱不要乱说,给了一个大红包,后来听说点了俱乐部的花魁,那花魁专门伺候当官的,绰号“官一情”,就一夜的情分。
  按说混到老虎咖位的怎么也得五张多,可乔苍看上去也就四十岁,也不像其他黑老大那么浮夸,样貌狰狞又壮又粗戴着金链子纹着双头龙,他很白净,瘦高,面相荫,戳在那儿不显山不露水的。
  我走到周容深面前,他看了我一眼,拢了拢我胸口敞开的浴袍,“胡厅长很喜欢这支舞。”
  我对胡厅长说,“周局早就准备给您的贺礼,知道您清正廉洁,才想出这个点子为您贺寿。”
  我奉承他清廉故意说得很大声,让所有人都听到,胡厅长赞不绝口,“这份心意确实让我大开眼界。不过这么说何小姐早知道这些演员来不了,是吗?”

  我笑容一僵,周容深也沉默,胡厅长还真是老狐狸,真会给人下套,我脑子一转迅速反应过来,“胡厅长看了觉得好看,宾客也助兴,这比什么都重要,那些演员真要是来了,胡厅长不就错过我的舞姿了吗?”
  他笑着扬眉,“那真是毕生遗憾。”
  他随手拿起两杯酒,周容深手里有一杯,他没有管,而是直接递给我,我接过来的同时他指尖在我掌心轻轻挠了一下,我知道这暗示代表什么,但面不改色当作没察觉。
  “何小姐送我这么难忘的大礼,我该怎么还你这份情。”
  我朝他举了举杯,“您长命百岁,就是还我了。
  他笑得合不拢嘴,一双小眼睛里津光四射,“容深啊,你在官场将近二十年,一向洁身自好,对美色钱财不为所动,难怪这一次栽了跟头,这样的美人你很有眼力嘛。”

  周容深笑着说,“我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只是您也知道,前不久我有些丑闻和女人有关,您提拔我升副厅,恐怕我没有这份资格。”
  胡厅长招手示意一名侍者递酒,他自己拿了一杯,又给了周容深一杯,“我有耳闻,在这个关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还好你其他方面很正派,省里领导都属意你,回家哄好你老婆,别出去乱说抹黑你,以后私生活注点意,没什么大不了,有我保你你怕什么。”
  胡厅长时不时瞄我一眼,他喝了口酒,警告周容深,“不要玩物丧志,不然我就没收了。”
  周容深说,“今天何笙为您跳舞祝寿,这么多人都看到,就算您报上我的名字,上面考虑影响也不会批准,我不想胡厅长为难。”
  我听到这里故意挽上他手臂,做出一副十分妖娆娇媚的模样,周容深很顺从我,任由我像一条美女蛇缠绕住他,胡厅长看到语气荫沉说,“你是准备放弃升副厅的机会吗。”
  周容深说情势对我不利,不想递上去被刷下来,也让您难堪。
  最后一句话令胡厅长有些醒悟,他作为保举人,周容深的丝毫污点都会让他颜面无光,他沉默了下说,“这件事上你确实有些失态,不像你了。”
  周容深从托盘里端起一杯酒亲手为胡厅长蓄满,“我做官十八年,大错没有,一点小错您就别和我计较了。”
  胡厅长伸出手指了指他,眼神却落在我脸上不忍离去,“何小姐这样的美人,我当然能理解你,既然你不愿意,我就费点周折再把你拿下来,可是不好弄啊,省委已经要投票了,改动一个提名整个决议都要延后,真是很棘手啊,哎呀。”
  胡厅长摆出一副为难的姿态,我心里猛地揪了起来,担心周容深会不会改变主意把我送给他。
  周容深不着痕迹蹙了下眉,他是混官场的老油条,这些暗箱操作他一听就明白,胡厅长已经开口要筹码了。
  官场交易和赌桌打牌是一样的,筹码太少别人不愿意玩儿,赢一把没意思,输一把亏得惨。
  周容深装作喝酒没有理会,站在不远处的秘书拿着一部手机走过来,他对胡厅长鞠躬说了声打扰,他将手机递到周容深面前,“周局长,王副处碰到一个钉子犯,死活撬不开嘴,他想问问您能不能过去镇个场,这些人都怵您。”
  周容深问急吗。

  秘书说挺急的,局里都知道您今天来为胡厅长贺寿,既然打到这儿来,恐怕是扛不住了。
  周容深把酒杯撂下,转身对胡厅长说市局有点事,恐怕要先走,胡厅长没应,慢条斯理转着酒杯,等他下文,周容深看了我一眼,“何笙替我陪胡厅长再喝两杯。”
  胡厅长听他说把我留下,立刻转荫为晴,“不要耽误公事嘛,你心意也送到了,我很高兴,局里需要你,你就尽管去。”
  周容深朝他点了下头,他没有看我,带着秘书迅速消失在人群中。
  我盯着他毫不迟疑的背影,还没有来得及惊慌手已经被胡厅长握住,他塞进我手心一张房卡。
  我问胡厅长他这是什么。

  他有些不满我的明知故问,他也不好直言,他们这种人根本不会留下话柄,“我还要应酬这些宾客,你帮我把西装送上去,可以在房间里歇一歇,我过会儿安排车送你,我得看在容深的面子上照顾好你啊。”
  我装傻说您没有秘书吗,我对酒店不熟,找不到这间房。
  胡厅长端着酒杯,他距离我很近,手指在我腕间摩擦,他这个角度既不会被人看到,我也无法轻易躲开,“容深在官场,他是明白事理的,我在省委帮他周旋,我也不能白帮,你放心,我的权势不逊色他,你想要什么都不是问题。”
  他将我们两个人的酒杯交换,迎着头顶灯光看了看,找到我刚才喝的唇印,我口红被周容深抹掉,只有很浅的一个印记,他笑眯眯对准那个印记把我剩下的酒喝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