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将白纱系好迈下泳池,迅速沉入池底,把自己整个身体都隐藏起来。
  周容深站在岸上不动声色扫视宴厅的每一个角落,他没有发现我,但凭借出色的侦查能力,他看到了天花板上的玫瑰花瓣,他不知道我今天会以怎样的方式迷惑胡厅长,我没有告诉他,我的目标是胡厅长,可包括他在内也是我想要色诱的猎物。
  给他一点调味剂,他才会在我身上吃出更好的滋味。
  所有宾客都进入宴厅后,胡厅长吩咐秘书可以让演员下水歌舞,秘书神色慌张从外面跑进来,他小声说演员来不了了。
  胡厅长脸色一沉,他问为什么,秘书说路上出了点事。

  这么多宾客都在等节目,显然这一关糊弄不过去,但谁也替代不了,水下歌舞首先要会水,其次也得经过训练,否则没有任何美感可言,胡厅长勃然大怒,他告诉秘书去催,不论如何她们必须过来。
  我从水底浮上水面,将身体完全伸展开,白纱几乎融化成透明,露出里面的紫色泳衣,灯光洒落,笼罩住我姣好玲珑的曲线,岸上有一些女伴看到了我,大声喊水下有人!
  胡厅长一愣,也在这一刻静默下来,他专注看着我在水中的舞动和旋转,泳馆天窗射入进一缕黄昏的阳光,和灯光融合,为我纤细轻灵的身体镀了一层金色的光芒。
  我换气的时候看到自己的长发拂动在水面,岸上鸦雀无声,我像一条紫色的鱼,缓慢靠近岸边,靠近胡厅长。
  天花板上的灯罩在这时抖落,大片的玫瑰撒入池水中,女伴捂住嘴发出一声声惊呼,男人早已沉醉其中浑然忘我。
  我没有立刻仰起自己的脸,而是将两条腿搭在扶梯上,平躺于水面,露出起伏的胸口和一截腰肢,发丝挂着水珠,缠绕住锁骨,我眯眼透过荡漾的水波看到胡厅长痴迷垂涎的目光。
  其实这世上有太多身材和美貌并存的女人,然而不是每个女人都有出色的心计,知道怎么把自己包装成诱饵,激起对于美色早就司空见惯的男人的兴趣,投其所好往往比毫无新意卖弄自己的风情更有胜算。
  我从胡厅长火热迷失的眼神内明白时机已经到了,男人对女人撩起的欲望只有短短五秒钟是最热烈的,太拿着他反而会错过这最Ju有冲击力的时刻,让效果减弱。
  我深吸一口气从水面跃起,将自己饱满婀娜的上身暴露在空气中,岸上围观的人群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呼,所有男士都将目光死死定格在我身上,我抹掉脸上挂满的水珠,将湿漉漉的头发拨弄开。
  痴迷于我舞姿的胡厅长此刻终于清醒过来,他看清我的样貌露出非常惊讶的表情,“何小姐?”
  我伏在波光闪烁的泳池中央,一头柔顺的长发完全散落在肩头,因为在水中浸泡太久,原本白皙的皮肤更加莹润夺目,我舔了舔唇角咸涩的水迹,透过模糊水雾看向岸上的男女,胡厅长右侧站立着周容深,他脸上是深深的震撼与惊愕。
  他没有见过这样的我,甚至他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
  风月场上都是妖娆风*的美女蛇,蝎子津,男人在用女人做礼物时,为了保险都会把赌注压在一个尤物上,性感火辣的女人胜算最大,几乎没有男人不好这一口。于是这些爷从她们身上尝够了千娇百媚,放荡Y`in 靡,周容深厌恶那样的女人,胡厅长也一定腻了。
  我迈上岸,服务生将浴袍裹在我身上,周容深愣在原地忘记了上来接我,他和我隔着虚无的空气,我从他眼睛里看到了一丝陌生,对于他完全不了解的我,探究欣赏和更深的欲望。

  我将头发捋到一侧,“胡厅长,演员没有到,不知道您满意我这个礼物吗?”
  胡厅长听我这么说,顿时明白了,他看了一眼周容深,“你安排的?”
  周容深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说您喜欢就好。
  胡厅长哈哈大笑,他的笑声惊醒了岸上失神的宾客,纷纷附和着他一起笑,有的褒奖周局长好眼力,觅得这样的尤物为胡厅长贺寿,也有的拍马屁说沾了胡厅长的光,才能看到这么美妙的水中舞。

  每个人都竭尽所能搞热气氛,舌灿莲花谄媚至极在胡厅长和周容深面前混脸熟。
  胡厅长非常满意,盯着我浴袍遮盖住的身体眯眼遐想,他和周容深被几名西装革履的宾客簇拥在中央,议论我刚才的舞姿以及我的身份。我在这时被一束强烈到穿透我身体的目光吸引,我顺着看过去,距离我半米之外站着一个男人,是周容深那晚在包房约见的乔先生。
  他似笑非笑叼着一根雪茄,微微启开的唇缝里吐出一口烟雾,他从嘴里拔出,鲜红的舌尖舔过门牙,将还燃烧的烟蒂塞进旁边礼仪小姐的胸罩里,礼仪小姐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托住自己硕大的汝房娇呼一声,红着脸说乔先生真坏。
  他站在人群最前面,隔着雾气凝视我落满水珠的双腿,我从他面前经过,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看到他的眼睛。
  我见过成千上万的男人,逢场作戏,擦肩而过,一面之缘,多到数不清。
  在霓虹璀璨的街头,在车水马龙的路口,在衣香鬓影的宴会,在灯红酒绿的包房,唯独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睛。
  冷冽,深沉,荫郁,好像一支利剑,可以剌穿铁靶,猜中人心。

  此时那双眼睛在我靠近他面前时漾着浓浓的笑意。
  他手指不动声色勾住我浴巾的一角,我停下看他,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场令人发颤,根本不需要开口讲话,只站在这里就霸道得惊心动魄。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他穿着松松垮垮的衬衣,坐在沙发上一身轻挑匪气,亦正亦邪的眉眼像极了一个纨绔子弟,江湖浪子。
  没想到他穿正装会如此英俊高贵。

  他骨子里散发出的翩翩风度,这里任何男人都无法遮掩他的光芒。
  他手指微微一挑,松开了我的浴巾,也恰到好处露出我雪白的肩头和胸部,他仰脖灌下最后一口酒,猩红的液体从他唇角溢出,流淌过咽喉和胸口,他在吞咽时目光没有放过我,仍旧无比火热定格在我的汝沟。
  我惊讶发现他眉峰中藏着一道很深的疤痕,像是匕首留下的,应该有许多年头,颜色已经开始发白。
  他身后的人群中传来一阵骚动,几个黑衣手下匆忙走来,站定后干脆利落喊了声苍哥,乔苍放下酒杯问什么事,为首的人用手挡住自己的唇,在他耳畔停了几秒,他眼神示意手下离开,又端起一杯香槟,走向不远处的胡厅长。
  他简单寒暄了两句,胡厅长似乎很买他的面子,对他特别客气,连自己的官腔都收敛不少,“感谢乔老板百忙之中为我贺寿,您有事请便,我吩咐车送您?”
  乔苍说手下在外面等。
  胡厅长和他握了握手,想要亲自送他出去,乔苍让他留步,散布各个角落的手下在他离开后纷纷跟上,一帮黑衣男人蜂拥而至门口,粗略一看不低于二十人,有女伴看到这副阵仗问旁边的男士他是什么人物,怎么在寿宴现场还带这么多保镖,架子摆得比胡厅长都大。
  男士装作饮酒,将唇抵住杯口小声说,“能不带着吗,想要取这位黑老大性命的人比江里的鲫鱼还多,这种场合就保险了?一样出事,这是白道的地盘,说翻脸就翻脸,他得防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