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歪着头笑得明媚奸诈,问周容深是这样吗。
  他将我的狡黠尽收眼底却没有戳穿,顺着我说他们这样觉得,当然就是。
  那些和他共事的官员则聚集在角落打量我的同时窃窃私语,猜测我是不是周容深从市局保出来的女人,是不是他的二乃,周夫人怎么可能这样年轻。

  我大概扫视了一圈,不出意料现场的女伴十有八九都浓妆艳抹,穿着也很奢华,相比之下我的旗袍虽然简单,却非常津致亮眼,在一群过于华丽的女人中格外清新脱俗。
  周容深轻轻握了握我挽在他臂弯的手,“刚才调皮了。”
  他这样的语气就是没生气,我说周局长给我撑腰,带我出风头,我为什么要藏着掖着。
  他眼睛里含着一抹浅笑,“以前来过吗。”

  “陪麻爷出席过几次,他干女儿多,也不是每次都轮上我。”
  周容深包了我之后对我的底细调查得一清二楚,我跟过哪些人,跟了多久,怎么结束的,有没有打过胎,他都了如执掌,我瞒不了,也骗不过,所以不管他问我什么我都坦白交代。
  周容深目光从不断朝我张望的宾客脸上掠过,“他们认识你。”
  我招手叫来一名侍者,让他递给我两杯白葡萄,“这些人都是贵胄,怎么可能把我放在眼里,他们是想看看到底什么女人掳获了周局长,打破了你坐怀不乱的原则,以后投其所好多送你几个,找你办事。”
  我喝酒的时候看见自己之前的老熟人,也是圈子里的嫩模,和我竞争很激烈,她站在一个秃头矮胖的老男人旁边,她也看见了我,整张脸上都是对于我今天飞上枝头当凤凰的不可置信。
  她当时和我抢麻爷没成功,背地里找宝姐骂我太嚣张,明明她先看上麻爷,我半路杀出去一点不顾及行业规则,宝姐告诉她谁有本事就是谁的,行业规则没说不能截胡。
  她气不过和我撂下一句狠话,让我等着她弄死我,我跪地求她她都不会手轮。
  她可能也想起了这件事,脸上特别尴尬,目光躲躲闪闪,还试图挡住她那位跟武大郎一样的金主,不让我看到。
  可那位金主很想要巴结周容深,拉着她走过来对周容深点头哈腰,旁敲侧击问他土地局最近有什么项目,能不能请他吃顿饭,某某酒楼新来了大厨,江南菜一绝。
  结果碰了钉子,这种谄媚的商人太多了,抬起屁股拉什么屎周容深心里门儿清,根本不会赏脸,他能无惧流言光明正大养情妇,其他方面戳得不稳早就倒台了。
  男人见他没戏,又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他打量过我的模样露出惊为天人的表情,“都说周夫人不喜欢热闹,所以轻易不露面,其实是周局长不愿意让别人见识夫人的美貌吧。”
  他笑眯眯给我敬酒,“夫人这身旗袍如果配上一套珠宝,一定更风姿绰约。”
  我推开他递上来的酒,“我不喜欢金饰。”
  他脸色一僵,那姐妹儿一个劲儿拉扯他,问他走不走,那边很多人都等着打招呼呢,别在这里热脸贴冷屁股了。
  男人有些不满,警告她不要吵,她根本不想在我面前用她的狼狈对比我的得意,她看到我傍的男人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又大权在握,而她却搞了一个土豆,她简直无地自容。
  在她强求男人离开的的过程中男人手腕一松酒杯打翻在地上,他顿时暴怒,反手甩了她一巴掌。
  “妈的,老子给你脸了?吵什么,那些狐朋狗友怎么能和周局长比!”
  她捂着被打的半边脸颊双眼通红,忍了忍还是没有抵住尊严扫地的崩溃,啼哭着冲出人群消失在宴厅。
  一个人的失意在敌人的得意反衬下,才会崩溃绝望,失魂落魄。
  男人没有去追,他敬完周容深一杯酒,又提起土地局的事,胡厅长的秘书在这时过来邀请他去说话,他笑着对男人说了声失陪,没有理会男人的阻拦和笑脸拉着我迅速离开。

  胡厅长和我想象中很不一样,腆着啤酒肚,一脸的油光,有点贼眉鼠眼,看着就很圆滑,一般仕途上的人这副长相不是贪钱就是贪色,很少有正直的,相由心生这话真没错。
  “怎么样,被那些人缠得脱不开身了吧。”
  周容深接过他递来的酒,“胡厅长再不解围,我恐怕要被他们灌醉。”
  “人之常情,他们缠的也不是你,是你手里的权。”
  胡厅长和他碰了一杯,问他怎么没有把夫人带来。
  周容深不愿意多谈家事,只说她在家里照顾女儿。
  胡厅长让他过去一点,周容深走到他跟前,他拍了拍肩膀,“容深,我退了之后刘副厅要扶正,他那个位置就空了,我已经给上面透露过,把你安排进来,基本八九不离十,就差省委开会通过了,调上来好好干,记住我对你的恩情,知道吗。”
  周容深转动着酒杯没有说话,胡厅长看见跟在他身后的我,他问这是谁。
  周容深介绍了我的名字,让我给胡厅长敬酒,胡厅长没有拒绝,我在这时突然捂着胸口说有点不舒服,想去趟洗手间。
  周容深说敬了酒再去,胡厅长倒是很随和,他说让何小姐先去,酒不急着喝,女人有些时候刻不容缓,咱们男人要理解。

  他说完哈哈大笑,眼睛似有似无往我敞开的胸口看,有一些情色,周容深示意我离开,我找到那天带我进来勘察场地的服务生,和他进了旁边有水池的宴厅。
  水池歌舞的项目定在晚宴开始之前,还有十几分钟,所以宴厅内一个人都没有,我将事先准备好的泳装换上,外面罩了一层乃白色的薄纱,纱很透,把裸露的肉体遮盖得若隐若现。﹎
  这样其实比完全暴露更诱惑,男人喜欢一点点探究,就像**一样,循序渐进,这个过程妙不可言,一旦没有任何神秘感,失去了层层剥开的乐趣,男人也不会放在心上。
  我坐在岸边,一头长发垂在身后,水面倒映出我毫无瑕疵的脸孔,我伸出一只脚在那张脸上轻轻一点,水纹破碎了。
  送我进来的服务生将玫瑰花全部塞进天花板上的吊灯里,他告诉我只要我浮出水面,会立刻摇绳。

  我问他浴袍准备好了吗。
  他说只要我上岸就会立刻裹住我。
  有些美妙的东西,远观比近看更有意思,不能喂得太饱,在他最想要一探究竟的时候消失,才能吊起最大的胃口。
  我非常清楚今晚这场色诱的重要性,必须成功,绝不能失手。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帮助周容深,我只要安分守己做他的情妇,他也不会亏待我,但我想要为他做点什么,因为他比我之前的金主对我都好,也许在外人眼中我们这种女人是吸食人血的妖津,没有心,没有良知,可我们也分得清好坏,谁不愿意报恩呢,乌鸦还知道反哺,我们到底是人。
  何况保他也是保我自己,周容深在官场当然很清楚其中乱七八糟的门道,他不肯归顺胡厅长,一定是知道这个人有问题,怕受到牵连,他倒了我也完了,周容深屹立不倒,我才能在他身边平安无恙。
  服务生刚离开宴厅外就传来一阵男人女人交织的笑声,隐约能听到有人在恭维胡厅长老当益壮,声音正朝这边飞快逼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