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薇薇不屑一顾冷笑,“我们也只有一个落魄一个风光才能心平气和说话,不然见面就针锋相对大打出手。其实有什么必要,一堆玩物像小丑,越是缺什么,越是炫耀什么。”
  她从耳朵上把珍珠吊坠揪下来,随手扔出窗外,那东西是高仿,珠子都是假的,薇薇一开始不信,现在她信了,郑老板那样薄情的男人,怎么可能送她真货。
  她这半年算是白被玩儿了,什么都没捞到。
  她咬牙切齿把车窗合上,“男人这种动物,抛弃的时候那副丑陋嘴脸还不如一条公狗,公狗最起码还知道舔一舔我,跪在我脚边朝我摇尾乞怜,男人吃够了吃腻了,翻脸无情。”

  我送薇薇去宾馆刚开了房,保姆给我打来电话,她告诉我周局长提前回来了,在家里等我。
  周容深还从来没搞过突击,这是第一次,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有很多金主在外面买了房子包二乃都会不放心,自己又老又丑,情妇年轻貌美,他们也不是没长眼,很清楚女人不是因为爱情才跟着自己,那么一副肥腻的身体,除了他媳妇儿和他妈哪个女人能喜欢得起来,还不是图钱图势。
  他们总怕情妇拿着自己的钱反过来给自己戴绿帽,所以经常会搞一些突击,比如说好不来,晚上忽然又来了,连个招呼都不打,如果情妇不在或者家里有男人,金主立刻会一顿暴打。

  所以像蕾蕾她们私下偷偷摸摸玩儿鸭子,都要赶在白天金主上班的时候,晚上谁也不敢出门,必须保证金主随叫随到。
  薇薇听见保姆说周局长,她问我是市公丨安丨局的周局长吗。
  我知道瞒不住她,我说是,警告她别出去乱说。
  “还用我乱说啊?周局长自己都认了,那次扫黄他接了个女人走,市局传开了,我当时就猜到是你,其实他们这种人包养情妇太普遍了,只要不落马谁也不会追究,周局长既然敢认,他肯定有法子保,你操什么心,趁着他愿意承认你的身份,抓紧打败他老婆上位,这才是你的当务之急。”

  她从前台手里接过房卡,放在掌心掂量了两下,“女人的脸蛋能维持多久啊,把这份资本最大限度的利用,保眼前吃香喝辣不如保一辈子衣食无忧,林宝宝不说你聪明吗,聪明人还用我教?”
  她转身挥了挥手和我说了声不送,进了电梯门。
  我匆忙赶回别墅周容深正在吃饭,午后阳光透过澄净的落地窗洒在他身上,脸上,仿佛镀了一层金,温暖得不真实。
  周容深不穿警服的时候喜欢穿白色的衣服,毛衣,运动服,尤其是高领毛衣,他是我见过的穿白色最好看的男人,他其实不太像四十岁,他不爱笑,脸上几乎没有皱纹,身材又很紧实,我常常好奇到底什么样的女人才能成为他妻子,说实话我挺羡慕他老婆的。
  我从身后抱住他,将脸埋入他的头发里,小声说我很想你。
  他停下舀汤的动作,“怎么想。”

  我说想得睡不着,也吃不香。
  他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在我脸上捏了捏,“那为什么胖了。”
  我说没胖,是瘦了。
  他抱着我坐在他腿上,我注视他一勺勺喝汤,他凸起的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翻滚,我搂住他脖子,“还走吗。”
  他说不走了。
  我不知道周容深是不是在家里没和他老婆做,按说不应该,二十天同库共枕没有夫妻生活,他能忍他老婆能干吗,哪怕再没兴致也要意思一下。
  可他真不像做过,他在库上像疯了一样,我感觉自己都要被搞散架了,我哭着哀求他放过我,我受不了了,他根本不停下,仍旧死死掐着我的腰,在我身上狠命发谢。

  我从库头挂着的相框里看到身后驰骋的周容深的脸,他快要释放出来,表情有些狰狞,一身结实的肌肉挂满汗珠,狂野,霸道。
  我觉得他真勇猛,怎么会有那么勇猛的男人,他身上的味道是我从其他男人身上没有闻到过的,如同**的春药,即使像我这样早就迷失没有心的女人也没有办法抵御。
  第二天晚上周容深从市局下班临时加了江南会所的一场应酬,不过不是和官场的人打交道,而是商场的人。
  他以他老婆的名义开了一家公司,是造船厂,在沿海城市造船项目非常赚钱,每个码头都需要货船客船和游艇,如果有路子找到对应的下家,利润很庞大。

  可不是哪个商人都能干这个,得在官场有人脉,码头大多是政府直控商人承包,其中有多大油水内行都清楚,政府也有连襟,有自己的暗箱操作,商人走招标会,最后能不能拿到也要看和上面的关系,周容深能干这个,完全是走了他自己的后门。
  蛇口码头,盐田码头,福永码头,其中一半的船都是周容深这家公司在制造,他能有这么多钱都是靠这些生意,他以局长身份没拿过一分多余的,所以即使曝出他私下有情妇,上面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太深究。
  上流圈子有几个没二乃的,谁口袋里有钱手里有权还能安分守己跟老婆孩子过日子啊,上面不管他也是因为自己没底气。
  这些圈子都乱着呢。
  周容深应酬的江南会所在市区一条商业街上,和前不久刚查封的名媛俱乐部都很有名,不对老百姓开放,只招待权贵,背景很深。

  据说很多仕途的爷都有股份,保护伞太多了。
  周容深八点多走的,十点半他秘书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他抽不开身,让我去周局长书房第二个抽屉找一份土地局资源的文件,送到江南会所。
  我之前在那边接待过一个闽南来的商人,对路很熟悉,放下电话就送过去了,秘书在电梯口接我,我把文件交给他问他周局长晚上回去吗,他说让我等一等,在对面给我开个包。
  我跟在他身后进入走廊,名媛俱乐部被扫后这家也低调不少,以前过道上全都是浓妆艳抹三点内衣的小姐鸭子,看到一个男的来就搔首弄姿,生怕挑不上台,现在也正儿八经穿裙子了。

  不过我知道裙子里头是光着的,这些夜场陪侍为了让客人玩儿的时候方便,要么就只穿内衣,要么就不穿内衣。
  秘书停在一扇门前,他朝我比划了一个手势让我别出声,也别露面,我挺纳闷儿他怎么这么神秘,周容深在市局是一把手,场面上都要给他面子,能让他这么谨慎的还真不多。
  秘书推门进入的同时,我透过那扇门的缝隙朝里面张望,挨着门口的真皮沙发上洒下一道人影,看轮廓不是周容深,比他瘦了一些,彩色灯光从那个男人身上掠过,黑色衬衣的纽扣随意敞开了两颗,只是看他的身体就感觉到非常荫郁的煞气。
  男人正在抽烟,跪在脚下的公主起来想坐在他腿上陪他,被他伸手拒绝。

  公主有些不满,问他是不满意吗,男人不吭声,只是吞吐烟雾。
  昏暗中我听到了周容深的声音,他让小姐都出去 , 秘书将门完全推开,把她们从里头带出来,门扉掩住的地方 , 露出男人半副身体 , 黑硬的短发被摩丝固定住,朝后梳成一个油亮的背头,他一只手夹着烟 , 没有一点要开口的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