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容深在余韵里剧烈喘息着,他没有从我身体内抽出,我仍旧能感觉到他的膨胀,我撑着最后一丝力气抱住他汗涔涔的后背,我知道他放过我了,从他没有任何措施和我融合到一起那一刻就放过了。

  他很迷恋我的身体,迷恋到他会不计较我的过去吻我每一个地方,做这行的姐妹儿都清楚,库是我们讨好男人的温柔乡,一切都以金主爽了为目的,周容深对我最大的触动就是他不嫌弃我。
  圈子里的外围每傍一个男人都是写了一篇血泪史,最得意的风光给外人看,最残忍的苦水自己咽,当官的金主变态,经商的金主奸诈,都不是好算计的省油灯,捞一笔钱费尽心机。
  蕾蕾之前跟过一个区委的退伍干部,六十多岁,每次去找蕾蕾都提前吃药,拿皮带把她手绑在库上,用皮带抽,她叫得越惨他越兴奋,很多时候根本不玩儿正常的,都是直接口,蕾蕾说她从来没遇到过那么腥臭的,那地方都是老年斑和皱纹,她当时死的心都有了,可她不敢跑,她能逃得过这种有权的男人掌心吗。
  上层社会的游戏,权贵不叫停,女人是没资格终止的。
  这些男人对情妇永远嫌弃而憎恶,他们只知道享受和索取,根本不会考虑情妇的尊严与感受,周容深让我感觉到自己是个人,甚至有时候像他的妻子,只要我不惹怒他他会给我有尊严的生活,而不是一个谢欲的玩物。
  我从没有和周容深谈过感情,感情是做这行的禁忌,爱上金主意味着人财两空,能娶二乃的权贵太少了,就算是喜欢,也止步于对性的欲望,触碰这道线等同于自焚。
  我一直奇怪他混迹官场这么谨慎,半点把柄都不给人留,怎么会栽在美色这一关。
  秘书从车外进来,他敲了敲挡板询问回去吗,周容深一动不动,抱着我喘息,我只好替他说回别墅。
  司机开动后我盯着他湿漉漉的头发,“你为什么找麻爷要我,你喜欢我吗。”
  周容深滚烫的身体微微一僵,我等了很久他都没有任何回应,我用自己赤裸的胸部蹭他的脸,每次我在事后这样挑逗他,他都会按捺不住压着我再来一次。
  我可能是唯一一个见过周容深失控的女人。
  包括他老婆都未必。
  男人既然在外面包养二乃,势必和妻子同库异梦,只是碍着名誉不能离婚而已。
  保姆说他和夫人感情很好,我当时问她你怎么知道,她说看见的,局长对夫人非常顺从,夫人不让他抽烟他立刻就灭掉,夫人打个喷嚏他都十分紧张。
  官场的男人啊,是这个世上最会演戏的,从头到脚都写着大大的虚伪两个字,他们连眼睛都在骗人,周容深更是从仕途的烈火里闯出来,他想要隐瞒,谁能识破呢。

  他脸埋在我胸前用力啃咬,我视线中逆着窗外的灯火他的脸很虚幻,五彩斑斓的光束投射在上面,他沉浸在我温香轮玉的诱惑里。很久之后他才停下为我穿好衣服,他反问我,我说我喜欢周局长。
  他笑时眼角有细细的皱纹,“喜欢我的钱,还是我的权。”
  我搂住他脖子,脸上一层媚笑,“都喜欢,更喜欢周局长的勇猛。”
  周容深亲自出面到市局捞人引起很大轰动,许多下属都在猜他捞的女人和他什么关系,怎么能让从不徇私的周局长破例,那天被扫进去的几个富太太放出来后说周局长捞了之前麻爷的干女儿,可能是二乃。
  这事传到他老婆耳朵里,周容深一连几个晚上都没回来,电话也不接,他秘书到别墅跟我说周局长在家中陪夫人和女儿,让我尽量不要打扰。

  情妇是给男人的激情岁月锦上添花的,一旦人家正室登场了,我们只能躲起来,连面儿都不敢碰。碰也行,不是挨打就是挨骂,总之讨不到便宜,男人也不会向着二乃,顶多事后多给点钱,还是乖乖跟自己老婆回家。
  也有情妇大获全胜的,我有那个手段,可周容深不是那么糊涂的金主,他对外的形象是好父亲好丈夫,清廉的局长,他能为我背负这么多闲言碎语已经让我感恩戴德了,我不会做他娶我的春秋大梦。
  宝姐当初遇到一个富二代,家里卖马桶的,比宝姐小六岁,当时跟着了魔一样追她,光玫瑰就几车几车的送,更不要提珠宝衣服,宝姐也动心了,哪个女人不想嫁豪门,这年头夫家的白饭也不是那么容易吃,嫁豪门只需要生儿子就够了,锦衣玉食什么都不用操心。
  可动心归动心,宝姐硬是守着底线没有答应,富二代觉得没戏了,耐心也耗得差不多,扭脸泡了一个京圈的小车模,据说是奉子成婚。
  我们惊得下巴都掉了,宝姐跟没事人一样,好像早算准了结果,她问我们如果她嫁了这种一时兴起的公子哥,现在的下场是什么,当一个豪门怨妇都是好的,最惨就是直接踢出门,她本来就是**,再冠上一个离异妇女的头衔,她这辈子没熬头了。

  情妇是游走在豪门官场边缘的女人,进不去那扇门,就算朝我们打开了,聪明点的也该识相,不能往里头蹦。没有好娘家,一肚子算计人的坏心眼,有钱有势的男人不可能和我们过一辈子。
  周容深不在的日子我过得挺滋润,虽然睡着那么大一张库有点空虚寂寞,但有吃有喝有钱花比什么都强。
  扫黄之后蕾蕾倒台了,王处长知道这事儿打了她一顿,深更半夜的从库上拖出去,连衣服都没让她穿。
  蕾蕾找到宝姐求她帮忙,宝姐人脉广,当初上海外滩不是白混的,据说给勾搭了一个电视台的副台长,没什么名气,但钱不少,明确表态不离婚,也不能让老婆孩子知道,限期一年,一百万。
  蕾蕾眼光高,根本瞧不上他,只是被王处长甩了想找个依靠过渡下,电视台的领导没发展,不如商人钱多,在社会上也没多大权,她想要傍官。
  她早就问宝姐有没有市局的资源,宝姐有,可不敢扔给她,仕途的人眼光太高,规矩也多,她觉得蕾蕾资本不够,在她眼里非得有我的手段她才敢往官场的爷怀里送。
  周容深这种难伺候的主,我也陪了快两年,其实这些爷脉很好摸,只是身份太牛了,让人骨子里怕。
  他秘书在第二十天早晨给别墅打了个电话,告诉我周局长不出意外明早回来。
  我问他周夫人知道我的存在吗。

  秘书说知道。
  我当时脸都白了,我最怕他不要我了,我不愁金主,可我私心想跟着他,我习惯了每个晚上看到身边躺着的男人是周容深,这么多年混圈子,从没有一个男人让我心里这么踏实过。
  尤其这次我进局子,一般人捞不出来,也不会费那个劲,他为我做了,给我的触动太大了。
  我问秘书他回来是和我摊牌吗。
  秘书说周局长之前怎样,以后还怎样,不存在这个想法。
  我整个人都松了口气,没有这件事我可能还感觉不到周容深对我来说已经这么重要,他不单纯是我的金主,在物质上满足我,他已经是我在这座城市的依靠,我再也不想回到被男人送来送去的日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