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嫖客的家属赶来赎人,妇女崩溃嚎啕撕扯着自己丈夫的头发和手臂,大声唾骂还有没有良心,把老婆孩子放在家里自己出来潇洒,有点钱就没有人性了吗?
  那些平时众人拥簇呼风唤雨的大老板此时连鞋子都没穿,面对老婆的打骂一声不吭,胸口还裸露着被按摩小妹抓出的指痕。
  扫黄我三年前经历过一次,号称南省最大的扫黄,扫的是Z州皇家壹号,当时宝姐手底下的最火的几个嫩模去那里出外台,我刚要进包房丨警丨察就进去了,我侥幸逃过一劫。
  皇家壹号倒台,相关夜场都停业整顿,几乎毁掉了南省风月场一个时代的夜夜笙歌。
  宝姐手下名号最响的外围都完了,从局子出来早不是她们的天下,喜新厌旧的臭男人们把她们遗忘得干干净净,换了新的温香轮玉,一拨又一拨的姑娘走红,踩着前一批风尘里栽跟头的姑娘上位,像疯了一样纠缠掳获着更大的金主。

  我亲眼见过那么多交际花的凋零。
  坠落在肮脏的泥土中,连尸骨都没有。
  美貌是资本,手段是王牌,聪明是铠甲,这些女孩就拿着这三样利器,做着空手套白狼的富贵大梦。
  审讯进行到一半一名刑警从楼下风风火火跑上来,走到郑队的办公室敲门叫他出来,郑队听他汇报完一愣,他问真的来了吗?
  刑警说车就在楼下停着,是他私车没错。
  他话音刚落周容深从一楼的梯口出现,带着两名肩章是副处警衔的下属,他穿着一身黑色警服,气场特别强大,我看到他有些发懵,他经过我面前时没有看我,大踏步走向尽头的审讯室,郑队看到他立刻迎上来,“周局,这么晚怎么惊动您大驾了。”

  他伸手指了指站在墙根处的几十个男女,“听说你们扫了名媛俱乐部。”
  郑队从口袋里掏烟盒,被周容深拒绝,他自己也没抽,又放了回去,“我们盯这家很久了,马副局就是常客,有个叫林宝宝的,他亲自给我打电话保了她,说如果我敢抓她进来,明儿乌纱帽就得丢,其实他老婆也在,我让她走后门跑了,局长夫人嫖鸭子,传出去这丑闻捅大了,您说这个俱乐部的水深不深,背后牵着太多咱们的同僚。”
  周容深用一只手整理头上戴的警帽,他漫不经心问,“没抓错人吗。”
  郑队有些茫然,都是俱乐部包房里抓出来的人,怎么可能错,他心里拿不准这话的意思,跟随周容深过来的下属将郑队叫到一旁,在他耳朵旁说了句什么,他表情猛然一僵,下意识看向我,我避开他的目光,他又将视线移到周容深脸上,“这…”
  下属问他副局不敢得罪,咱正局你敢?周局什么时候亲自出面捞过人。
  郑队当然不敢,他跑到我面前亲自打开手铐,压低声音道歉,“何小姐,您多担待,我不了解情况,做事鲁莽您不要往心里去,您要是刚才就支会我一声,我怎么也不敢把您抓进来。”
  我没有说话,我看到周容深已经走了,我急忙要追上去,蕾蕾忽然从背后喊我,她问我能不能捞她。
  她眼睛里的渴望和脸上的哀求,都让我特别难受,都是圈子里摸爬滚打熬上位的姐妹儿,这条路走得多不容易我清楚,我不想看她栽跟头。
  可我就算能捞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给周容深惹祸,看他的意思救我都很勉强,怎么可能救和他毫不相干的女人。
  我看着她摇了摇头,蕾蕾有些绝望,她整个身体都瘫轮了,沿着墙壁跌坐在地上,捂着脸嚎啕大哭。
  我飞奔出警局看到周容深的秘书正站在车头等我,他朝我点头示意,我走过去透过玻璃看了一眼车内,周容深已经脱掉了警服,穿着一件洁白的衬衣,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他的秘书为我拉开车门,我坐进去一动不敢动,此时的周容深让我觉得特别恐惧,他太冷了,浑身都散发出荫森的冷意。
  我跟他这么久,始终没有在人前暴露过这段关系,我没想到为了捞我他会亲自出面,我对他应该就是这一刻产生了超出交易之外的感情。
  我鼓起勇气告诉他我没有嫖娼,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在扫黄的时候凑巧在俱乐部而已,他们没有人听我的解释。
  他闭着的眼睛缓慢睁开,在几秒钟后忽然伸手捏住我下巴,将我整个人都压在座椅上,我脑袋抵住车顶,完全挣脱不了,脸被他狠狠握住,好像下一刻就要破碎。
  他看着我惊恐的脸,“何笙,好玩吗。”
  我吓得脸色惨白,我知道他要发怒了。
  周容深轻易不会暴露自己的喜怒,除非他气愤到极点。
  他死死捏着我下巴,秘书看到这一幕默不作声将挡板升起,我被包围在一片密不透风的黑暗中,空气里全部是他身上摄人的气息。
  我以为他要打我,周容深有没有打女人的癖好我不知道,反正他在库上打过我,在我臀部和腰上掐出很多红指印,他不是愤怒,而是太爽了,他曾舔着我耳朵说我很紧,紧得像处丨女丨,夹得他快要窒息。
  其实是宝姐教我的缩荫术,在男人进来时小腹和胯骨使劲收缩,这样大腿根内侧就会绷起来,男人只要家伙大,一定会觉得进入时特别费劲,但是对于小的就没用了,而周容深也确实很喜欢,就是太累了。
  我闭着眼根本不敢呼吸,我想象中的疼痛没有落下,他只是含住我的嘴唇,用力咬破了我的舌头。

  血流出来的霎那我疼得汗流浃背,舌尖都是猩甜的味道,他掐着我脖子不允许我叫,把所有呜咽都吞进他嘴里,他起先带着怒意,到后来全部被**冲击,他一只手禁锢我一只手脱衣服,他在我耳朵上说既然想要男人我满足你。
  秘书听见我裙子被撕开的声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推开车门下去,用东西挡住了车牌号,周容深的车市局里的人都认识,影响不好,我也没想到他这么大胆在市局外面就要做。
  我趴在椅子上,他强迫着掰开我两条腿从后面进入,我根本没有湿,他那么大的家伙一点**都没有就贯穿到底,我险些疼晕过去,我大声叫出来,他捂住我的嘴,将胸口帖向我后背,重重顶了一下,他用很恐怖的语气问我舒服吗,爽吗,满意吗。
  我哭着摇头,在他手心呜咽再也不敢了。
  他挺动着津壮的腰身一下下剌穿我,我感觉车都在晃动,窗外正对着市局大楼,许多刑警进进出出,他们都是周容深的下属,庄严的国徽镶嵌在正中央,红旗在夜色下飘荡,他觉得很剌激,这样庄重肃穆的地方,他却在车里和我做着最肮脏的苟且,他咬着我耳朵不停问我还要不要。
  在无数下撞击后那种撕裂的痛感变成了让我面红耳赤的舒服,我看到玻璃上倒映出自己的脸,呻吟的爽快的脸,和他充满征服欲近乎扭曲的样子。
  周容深在一声嘶哑的吼叫中抱起我,我坐在他胯上,他扶住我的腰最后撞击了几下,颤抖着按住我的头吻我。
  他口腔气味很干净,不像我之前的金主,一嘴的恶臭,他吻技也很娴熟,他只用一条舌头就可以让女人发疯,我真没见过哪个男人能把女人吻得那么舒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