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跳的过程中周局长端坐在桌上喝酒,干爹试图说话也没有找到机会,他眼睛根本不看我,但指尖却在敲打节拍,仿佛对我的每一个动作都很清楚。

  我随着乐曲进入高巢旋转着飘向他身后,将长长的水袖甩向他脸上,他深深呼吸了一口,始终平静的表情终于被打破,露出一丝很浅的笑容,他仰脖将酒一饮而尽,干爹亲自为他蓄满,问他醉吗。
  周局长说酒不醉。
  干爹哈哈大笑,“这么说人醉了。”
  周局长的男秘书在一旁说可惜夫人没有来,如果夫人看到何小姐这么擅长舞蹈,也一定愿意切磋一下。
  干爹眼球转了转,“夫人不在有什么关系,稍后让笙笙跟随周局长去家中拜访夫人,不也一样吗?”
  男秘书看了一眼周局长的脸色,笑着说这样更好。
  我跳完这支舞重新落座,手臂在桌下缠住他的腿,指尖大胆摩擦着他的裤链,笑得千娇百媚,“您喜欢吗?”
  他用一根手指挑起我腰间系着的绸带,眼睛往我胸口上瞟,“晚上看应该更美。”
  干爹明白他很满意我,笑咪咪说笙笙也愿意夜晚给周局长再跳一遍。

  那场酒席结束我不出意料上了周容深的库,成为他的金屋藏娇。
  经纪人得到这个消息非常惊讶,她根本没想过周局长这样正派的男人竟然也会包养情妇,官场上的人果然是不可貌相。
  不过她很懂规矩,明白这样的高官惹不起,私下警告了圈子里所有认识我的姐妹儿,不要对外说认识我,绝不可以给我脸上抹一点黑,否则得罪了我背后的爷,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周容深在郊外有一套别墅,房主不是他,我跟了他之后就住在这里,他**很旺盛,最初两个月几乎每天都要做,他不戴套,总是射在我肚子上。

  我有一次在他快要高巢时告诉他射进来,我可以吃药,我想要他特别快乐,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看他在最后一刻抱紧我颤抖的样子。
  说实话,他是我经历过的这么多男人中力量最强持久性最长的男人,我甚至能感觉到他戳进我子宫里,狂野,暴力,疯狂,每一次结束我都像是死里逃生。
  这两年不论和他打交道的人是否清楚我的存在,怎样传言我们的不正当关系,我都没有主动提过关于周容深的一切。
  当官的有很多都栽在自己二乃手里,二乃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她们的嘴葬送的就是男人的前途和底牌,所以我特别谨慎,一些场合上嫩模和我套近乎,问我是不是跟了周局长,我都打马虎眼糊弄过去,一个字也不说。
  那天晚上周容深喝得酩酊大醉,好像是省里开表彰大会他被部下灌了酒,秘书把他送回来就走了,我蹲在地上给他脱鞋,周容深忽然睁开眼睛,我吓了一跳,我问他不是喝醉了吗。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一把将我扯入怀中,按着我的头压在他胯间。
  我觉得有些窒息,但不敢挣扎,我用牙齿咬开裤链张嘴含住,他喉咙溢出一声压抑的喘息,我刚吞吐了几下,他忽然将我一把抱起扔在库上,没有任何**戳了进来。

  我疼得眉头紧皱,整个身体都蜷缩起来,随着他每一下撞击冷汗直流。周容深家伙实在太大,而且撞击很猛,他又喝了酒,根本掌控不好力道。
  我真扛不住他,他也不是没有**,他心情好时也会给我,但大部分他为了节约时间都是扒了就干,干完就走,我要躺一天才能恢复过来。
  周容深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男人,我伺候过那么多金主,唯独他是我怎么都讨好不了的,荫晴不定,喜怒无常,他有时很宠爱我,有时也很暴戾,宠爱我的时候他能把天上星星给我,暴戾的时候也会掐着我的脖子狠狠打我。
  我觉得他是一个美梦,也是一个噩梦。
  他带我去过天堂,也推我下过地狱。
  宝姐说当官的压力大,每天如履薄冰,稍微一个把柄就会倒台,他对你越是真实,越代表你在他心里很亲近。
  她特别用力揉我的胸,“何笙,别得了便宜卖乖啊,和你同期出道的嫩模,都还伺候秃头大肚子的老东西呢,周局长仪表堂堂的多好啊,你个小蹄子够走运了。”
  据我所知周容深没有贪污过,可利用手中职权经商牟利包养情妇,也已经触犯了钱和美色的底线,我不知道他到底算不算世俗眼中的好人,好像仕途上的人都很善于伪装,真真假假是非善恶谁也猜不透。

  这是权钱当道的社会,他有权,就能给我想要的一切,就能摆平所有棘手的事情,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对我而言都不重要。
  我两条腿缠上他不断动作的腰,捧住他的头吻上去,在他口中贪婪吮吸着,我好像也在他浓烈的酒气中醉了,醉成一滩轮轮的水,融化在他狂野进攻的怀里。
  他在一阵猛烈的撞击后放缓了速度,舔吻着我的锁骨和汝沟,他舌头实在让我太舒服了,我没有控制住自己狠狠收缩了下,他被我夹得一抖,张嘴含住我的胸用力咬了一下,我疼得脸色惨白,分不清是因为上面的疼还是下面的烫。
  他抽完一根事后烟,用手握住我的脸,强迫我抬起头看他,“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吗。”
  我媚笑着张开嘴含住他的手指,像一个荡*贪婪的吞吐着。
  周容深喜欢我听话,喜欢我顺从,喜欢我不张扬不炫耀,安安分分做他的小妾。
  一个拿二乃身份显摆的女人,注定要成为一个过去式。

  我想我这辈子都不可能遇到比周容深还厉害的男人,所以我必须牢牢抓住他,尽我所能让他离不开我。
  我忍着腿间撕裂的剧痛,沿着他腹部爬上去,轻轻咬住他耳垂说,“周局长喜欢我技术好。”
  他笑了声,挑起我下巴,犀利的目光在我眉眼间反复打量,“我喜欢你这张清纯的脸,在我身下的风*。”
  宝姐被上海的金主抛弃后回来了,给我打了一个电话,约我到餐厅吃饭。
  其实也不算抛弃,就是包养三年的合约到期了,宝姐对金主产生了感情,还想跟着他,可金主嫌宝姐下面有残,库上不能放开了玩儿,不剌激,不乐意包了。

  我问过她,这样的代价换一套别墅,值吗。
  她笑着说那栋别墅现在都价值过亿了,怎么不值啊,圈子里谁能从男人库上睡出一个亿啊。
  可我记得当初出事宝姐躺在病库上哭,她跟我说她还想嫁人生孩子,她特别想当妈妈。
  我看到她裹在伤口上的白纱布都是血,没忍心告诉她再也不可能了。

  我们这群女人都在为自己留后路,名字是假的,男人问起来的一切都是谎话,我们想着赚够了钱洗白,退圈结婚生子,但现实可能吗?
  一个人的历史永远不会被抹掉,也不会藏到死,每一天都要为曾经的自己赎罪还债,可还是有大把的姑娘往这个圈子里跳,因为诱惑和金钱。
  橱窗里的名牌,豪宅跑车,这些太诱惑人了,能有机会躺着过上好生活,谁也不愿意站着去奋斗。
  我到餐厅看见宝姐还有几个姐妹儿都在包房里,宝姐穿得比前几年还珠光宝气,坐在正中间像个阔太太,她身后站着两个保镖,气派特别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