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44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诶!你手往哪抓,那是嘴巴!”
  “咯咯”笑声在山间小路响起。
  山顶寺庙,狗不让进,纪安和他们约好半小时后碰面,带着八万等在寺外。
  清雅檀香飘出寺庙院墙,与山林植物气息混合到一起,纪安这个俗人也不觉沾了一点出尘的味道。
  反正没事干,他牵着八万溜达起来。
  刚走没两步,系统提示:“侦测到附近有镇宅瑞兽出没,需要龙宫银鲦引诱收取……”
  镇宅瑞兽,最常见的是银行门口一对石狮子,貔貅镇门,意在只进不出。
  而普通人家里也有瑞兽,如喜鹊筑窝、青龙绕柱……

  一般老房子里如果碰到蛇,长辈都会告诫不要去伤害它们,跟人同吃同住同享一个屋檐的蛇不叫蛇,而叫青龙。
  青龙镇邪,祛祸避灾,可保一家平安。
  钟声嘎嘎响,乌鸦当当叫
  寺庙里禅钟敲响,告诉香客们今天第一炷香开始。

  一墙之隔的纪安站在明黄色院墙边,眨眼道:“镇宅瑞兽?”
  回忆起外公以前跟他提起过的喜鹊、青蛇……纪安想了想,觉得搞一只回家养养也挺不错的,反正他都不讨厌。
  “不过龙宫银鲦是什么东西?”
  系统苍白回复道:“龙宫里的银鲦。”

  纪安翻了个白眼,显然对系统没营养的废话很不满,随即皱眉:“妈蛋,哥到现在龙宫还没开启,算瑞兽从面前走过,我也收不了……”
  甩了甩头,闲着也是闲着,他打开手机,搜索“银鲦”。
  太湖有三白:银鱼、银鲦、白虾
  太湖银鱼:肉质细嫩,营养丰富,无鳞、无刺、无腥味,可烹制各种菜肴。出云国的食客常把银鱼与鲱鱼籽、海胆酱一起,配调味品,制成珍贵菜肴。将银鱼晒成干,色、香、味、形,经久不变。烹制前,用水浸一下,柔若无骨,制成各类应时名菜。
  太湖银鲦:因“头尾俱向”而得名,体狭长侧扁,细骨细鳞,银光闪烁,肉质细嫩,鳞下脂肪多,酷似鲥鱼。
  太湖白虾:白虾壳薄、肉嫩、味鲜美。白虾剥虾仁出肉率高,据说还可入药。
  从山顶往码头方向望去,晨光下,波光粼粼的太湖美得有些让人窒息。纪安在寺庙外等了半个多小时,八万抽空在那尊巨型弥勒佛像脚下留了一滩记号。
  完香,向菩萨诉说完心愿,老太婆一脸虔诚走出寺庙,然后义无反顾地朝山脚下的滚滚红尘走去
  灵岩山像是通向极乐世界的一道门,从码头千辛万苦爬山,再从后山走下,一片风景秀美的湿地度假区迎接人们返回尘世。
  看向山脚下,被错综水道分割成无数微型岛屿的大片湿地,纪安摸了下他的渔具包。
  严胖子昨天没说错,在这样的环境里抛竿,确实很考验技术。
  一路下山,舒静不停催促众人加速,好不容易有空来一次,她对这里的SPA(水疗)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而山脚下,已有人在等他们。舒静几人带着琪琪和八万被服务人员开观光小车接走,严立伟伸手走向一位肩背渔具包,跟周柏桐一样,一身专业“渔夫”打扮的年人,两人互相寒暄。
  严立伟递烟,名叫郑明,50来岁的年人摆手道:“不抽了,我已经借了。
  到底了年纪,身体不过你们年轻人,你看,我都开始健身了。”他了肩渔具包。

  严立伟:“还是老郑你会玩。
  这是我两个小朋友,都刚入门,老郑一会你给他们课。”
  郑明笑道:“可不敢这么说,小严你自己是行家,大家互相切磋,互相切磋……”
  之后,严立伟向郑明询问过这里的鱼情,几人开始准备钓组。
  纪安最方便,他只用软饵,专攻鲈鱼,矶钓竿和尼龙线也还是跟次一样。
  老郑看了一眼,不说话,转向周柏桐,他眼睛一亮:“小兄弟你这一套不错啊,红狼软典藏版的竿子,菲戈的金属水滴轮,犀百丽的米诺硬饵,托人从国外买的吧?”
  周柏桐翘尾巴一一显摆,严立伟偷笑不语,然后道:“老郑,我们今天要钓一整天,时间长,不如我和你一人带一个, 2对2,我们掐个鱼?”
  郑明笑答:“好啊,来点什么彩头?”
  严立伟:“我出一盒原产地的科伊巴雪茄。”
  “唷,好东西啊。那我来一瓶60周年的纪念茅台吧。”
  两人一拍即合,严立伟指了指纪安:“我和他之前一起钓过,熟悉了方便配合,老郑你是这里的东道主,指导一下柏桐,你看可以吗?”
  郑明看向纪安的矶钓竿,对严立伟道:“你确定?”
  严立伟点头,郑明拱手笑道:“哈哈哈,小严,你客气了。”
  严胖子同样“哈哈哈”回应,小眼睛闪烁得意光芒。

  于是,两人商议午午饭的时候大家先对一次重量,等到傍晚收竿再算最后输赢。
  四人两两组队,正打算分头行动,周柏桐突然道:“我觉得不公平,到时候输赢都是你们长辈的,我和纪安之间怎么算?”
  严立伟:“你想怎么算?”
  周柏桐坏笑:“晚饭的时候,谁输谁先来三杯酒,白的。”

  “可以!”
  严立伟自作主张答应,纪安瞪眼看去:“我不会喝酒啊!”
  严胖子挤眉弄眼,低声道:“你是不会喝啊。”
  “靠……”反应过来,纪安摇头笑骂。
  度假区湿地,众多“岛屿”被水路分割开来,面积或大或小,一些绿草茵茵,一些灌木茂密,岛与岛之间由无数木桥互相连接。
  纪安和严立伟提着竿子,在寻找合适的路亚标点,纪安手机响起。

  号码不认识,他担心是“家长”打来的,选择接听。
  “¥#@!#*%¥……”
  电话里叽里咕噜说了一通,纪安皱眉,听着感觉像,可他一句也没弄明白。
  觉得对方可能用的方言,纪安道:“说普通话,可以吗?”

  “%¥#@!@#¥……”
  纪安:“……”
  语言包不在一个频道,无法交流,纪安挂断。
  可手机还没放回兜里,铃声又响。

  接听后:“%¥#@!@#……”
  纪安认真重复道:“好好说话,行吗?”
  “%¥#@!@#……”
  “妈个蛋。”纪安骂了一句,把号码拉黑。
  严立伟回头问道:“怎么了?”
  “不知道是谁,话都说不溜还给我打骚扰电话,我直接拉黑了。”
  他拉黑拉得干脆,可有人急得快要崩溃了,发现电话打不通,没办法,只好再到帖子里留言。

  而湿地另一个方向不远处,周柏桐找了片开阔水域,在练习抛竿热身。
  刚才故意提出罚酒三杯,周柏桐有自己的打算。
  掐鱼最后的结果,不用想,周柏桐觉得他赢定了,自己一套装备将近7000多人民币,总不至于输给拿着矶钓竿的纪安吧?
  日期:2017-12-10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