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53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飞哥好。”
  我看条子风尘仆仆地赶回来皱着眉头问:“怎么了?”
  条子叹了口气说:“还不是因为咱们店开业招人的事,那乔老虎手段也太狠了,昨天刚来两个面试通过的服务生,回去路上就被他手底下的兄弟打了,我刚从那俩被打的小孩那回来。”
  手段确实挺荫的,我就纳了闷了,这乔老虎是跟我多大仇总是找我茬,安安静静地让我开个店不行吗。我安慰条子道:“行了行了,给那俩面试的一笔医药费,等他们伤好后,如果还想再来我们店随时欢迎。今天我过来找你有要紧事。”

  条子机灵得很,冲着我诡异的笑了一下,这小子我是什么都瞒不住点点头道:“你猜的没错,乔老虎后天凌晨四点行动,报仇的机会来了。”
  店里的兄弟在得知我开始对乔老虎下手后各个振奋得不行,由于这段时间总被乔老虎打压着到处不顺心,尤其是上次兄弟们在店里被乔老虎的人偷袭,每个人心里都噎着一口气,就差这会全部发谢出来了。
  乔老虎的交易地点在城南郊的一家废弃的化工厂,我没有去过,但听一个兄弟说,那家化工厂废弃好几年了,早前因化学气体谢露害死很多人,周围的住户早早搬走了,很少有人去。
  既然乔老虎选择这家化工厂,厂内外势必有他的人看守,晚上目标太大,所以我带着条子和四个身手不错的兄弟过去踩点,飞哥则去联系朱文军和马莉并商议Ju体细节。我的人手不足,朱文军笼络的李大兴和他的兄弟势必要派上用场。我并不确定朱文军的人是否可靠,所以我让飞哥多留个心眼。
  在去化工厂的路上,我一直坐在后座研究杨昊天给我的乔老虎的行动计划书,条子一直没敢打扰我,直到眼瞅到化工厂的时候,条子才提醒我:“小飞哥,我们要到了。”

  我抬头看向车窗外,路两边杂草丛生,还有一些废弃的民宅,突然我看到不远处挨着公路最近的一家民宅的烟囱里还冒烟,我连忙叫停他们:“停车!”
  条子看着我愣了一下,却又不敢违背我的话,连忙拿出对讲机对在我们前面的那辆车的兄弟说停下来。车子停下来后,条子问我:“小飞哥,怎么了?”
  我一直注视着那家烟囱里冒烟的民宅观察了许久,从房屋的损坏程度上来看这家与周围的并无差异,绝不像住人的地,也就是说这里有外人,不出我所料的话应该是乔老虎的人。
  “乔老虎的人在那里!”我摇下车窗伸手指向烟囱里冒烟的民宅,条子立马了然连忙对我一番拍马屁,我对这些虚假的话语并无太大感觉,条子见我不动声色没反应也知自讨没趣转而问我:“那怎么办?去化工厂只有这条路。”
  化工厂的建造位置挺有意思,位于民宅聚集地,很难被发现,出来的路只有这一条,而且厂后面是条河,听说之前还是条清澈的河流,自从有了这家化工厂已经污染的不成样子,一般来讲化工厂的选址要远离民宅的,也不知道是哪个有钱人在这作。
  我先让他们把车开到隐蔽的难以被乔老虎的人发现的地方,然后对条子说:“让另外那辆车的兄弟把车开出去把乔老虎的人引开。”

  很快,另外那辆车大摇大摆地行驶在公路上,就在快要靠近冒烟民宅的时候,里面走出一个年轻力壮手里拿铁棍的小伙子喝停住他们,但我早就指示他们,不要听他们的埋头向前开就行。
  果然,车子一脚油门直接奔化工厂而去。
  手里拿铁棍的小伙子连忙呼喊民宅的其他人:“来人啊,有人闯进来了!”民宅里陆陆续续跑出七个人,总共八个人,看他们的样子像是做饭吃饭,还好我眼尖,提前看出来,否则我们今天能不能过去还是一回事。
  他们随手抄起铁棍,骑上隐藏在院里的摩托直追我们那辆车,瞬间,耳边全是排气筒嗡嗡的声音。看样子,乔老虎对待手下的兄弟极好,就连这四辆摩托车都是高配,应该值不少钱。
  另外那辆车开车的兄弟车技很好,远远地将他们甩在身后,我已经提前交代清楚,他们的目的就是引开乔老虎的人,眼瞅着他们消失在民宅堆里,我们的车子又驶回公路上,直奔化工厂而去。
  化工厂的大门破烂不堪,有被撞的痕迹,不过我没让他们直接开进去反而让他们先行离开,车子目标太大很容易被发现,我和条子下了车直接走进去。厂子很大很旧,这乔老虎也挺有本事,竟然能找到这地。
  按照杨昊天给的地图,我和条子踩过所有的点,化工厂还有个后门,出去没一百米就是那条被污染的河,只要到时候我们守住进出口,不怕不能把乔老虎一网打尽。

  条子一直跟着我做标记,这一路上我看他总是在看我,便开口问道:“有什么话直说。”条子傻傻一乐,欲言又止道:“我……”
  看他这副模样不像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也懒得理会他,自顾自地向化工厂的主楼里走,主楼总共五层,我想去顶楼观察下周围的环境,单看杨昊天给的平面图并不能完全看出所有。
  条子赶紧跟上我的脚步说:“哎小飞哥,你等等我啊!”
  我特意放慢脚步等了他一会,这时条子终于鼓足勇气问我:“小飞哥,你不害怕吗?”

  条子的意思我明白,他基本都知道我的情况,虽然我有勇有谋,但毕竟还是个高中生,没有经历过大场合,比如这次对付恶霸乔老虎,对他来讲应该是不可思议吧。
  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你不相信我?”
  条子连忙摇头道:“不不不,我不相信谁也不能不相信小飞哥你啊,条子也知道你很有胆识,但这乔老虎很少有人敢惹他,所以我担心你……”
  “a市既然养了一只老虎,势必会出现他的克星,我就是他的克星‘武松’。”说出这话我自己都想笑,也不是说我不怕乔老虎,自从开始对付老头我就已经开始每天提心吊胆了,所以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需要经过深思熟虑,稍有差池便会陷入万劫不复。
  也不知道是不是条子对我有盲目的崇拜,听完我这话竟然一脸严肃地说:“我条子就是那碗酒。”
  莫名地感觉这话有几分喜感,我呵呵一笑安慰他道:“不用紧张,我不会让你们在我手底下出两次事。”

  “哈哈哈……”一阵狂笑传到我的耳朵里,我和条子立马警惕起来,我们现在身处一楼大厅,环绕一圈,四周许多窗户早已成空窗没了玻璃,空荡荡没有人。
  “毛都没长齐的小毛孩,竟然还要效仿武松打我乔老虎,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就在去二楼的楼梯口处走下四五个大汉,各个身强体壮,尤其站在最前面那个大概有一米九了,拖着圆滚滚的肚子,与他的身高极为不协调。
  我第一眼就认出,他就是乔老虎。
  条子连忙拉着我向刚进来的门口退去,可谁知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守了两个人,这下完了,完全中了乔老虎的套。
  “坏了小飞哥,我们被包围了。”条子警惕着四周提醒我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