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50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兄弟,不能计较这么的多。”我说。
  张奇冷笑了一下,说:“兄弟?为什么你对我们这么好?每个兄弟都给发钱,死了的兄弟照顾他们全家,这些难道他不应该做吗?他心里根本就没我们手底下这些兄弟。”
  我听着张奇的话,就皱起了眉头,张奇的怨气我可以理解,但是我的兄弟,我自己罩着。
  我说:“你跟我混,我当然照顾你,你又不是跟他混?别废话了,以后不准在光哥面前说三道四的,知道了吗?”
  张奇很不服气,但是没说话,而是点了点头,我叹了口气,没在说什么,大哥的位置不好做,有时候人就算是在精明,有些方方面面的事还是照顾不周的,总会有人不服气的,所以,出来混的,很难。
  车子到了看守所,我看到马炮早就在了,我下了车,走过去,他招招手,说:“我草,邵飞,大表妹出来,你给他一个惊喜啊?买束花什么的,女人在他妈粗鲁,也喜欢浪漫的。”
  我撇撇嘴,我说:“你大表妹不喜欢的,拿钱堆还差不多,不过,好像被砍的人是我,是不是应该抚慰一下我的心情呢?”
  马炮嘿嘿的笑着,说:“晚上给你十个套子,心里有多大怨气,就用多大力气搞啊,十个够不够啊?”
  他说着就拿出来一盒给我,我看着那性感的诱惑,就无奈的摇头,我说:“老子重来不用的。”
  “我草,那么不小心,要是中奖了怎么办?还是你不行啊?”马炮严肃的说着。

  妈的,马炮说话真的不好听,我没理他,我看着看守所的门开了,马玲从里面走出来,穿着很得体,没有以前那么嚣张的感觉,而且,瘦了不少,也很憔悴,头发很短,中性美很十足。
  他看着我们站着,就撩起头发,眼神有点迷的感觉,我跟马炮走过去,我站在他面前,笑了一下,她瞪着我,眼泪一下就掉下来了,马炮说:“我草,都他妈出来了,还他妈哭?我听说里面没有男人的,女人都很饥渴的,你是不是被人爆菊了?”
  马玲狠狠的给了马炮一巴掌,打的非常响,骂道:“你他妈的能不能正经点?老娘在酝酿情绪啊,能不能让我们单独说点话啊?”
  马炮被打的有点发愣,默默的后退,说:“早说啊,没必要动手的,草,力气还挺大。”
  我看着马玲,她也看着我,很委屈的样子,眼泪不停的掉,她低着头,不说话,突然大哭起来,我深吸一口气,说:“好了,好了,来吧来吧。。。”
  我说完就抱着她,她没有躲开,而是靠在我的胸口,说:“你妈的,你找死啊,玩这么大,你有没有想过我啊?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砍死你了,王八蛋,我发现你最没良心了。。。”
  我叹了口气,我说:“你是个大嘴巴啊,跟你说了,全世界都知道了,所以我才没跟你说,还有,是你砍我,怎么你比我还委屈啊。。。”

  “砍在你身,痛在我心啊。。。”马玲动情的说着。
  “呕,大表妹,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啊,我他妈的都准备了场子了, 你要不要出去爽啊?”马炮不爽的说着。
  马玲非常生气的要踹马炮,但是被我拉住了,我说:“天变了,雨过了,昨天过去了,今天咱们尽情的玩。”
  我拉着马玲上车,朝着瑞丽大世界夜总会去,在夜总会,有很多小弟,马玲很豪气,说:“今天在场的,都有红包,回头到前台领。。。”
  张奇把一箱子钱放在前台,说:“妈的,马姐赏的,不知道说话啊?”
  “谢谢,马姐。。。”
  大厅里所有的服务员小弟都齐声喊着,马玲无所谓的摆摆手,说:“老娘今天要玩的开心,给我上酒。。。”
  “选贵的,别他妈拿掺水的酒给老子。。。”马炮不爽的说着。
  我们跟着马玲,在夜总会动听的音乐里,朝着包厢里走,白天,夜总会并没有多少人,但是大世界就是大世界,就算是白天,依然有哪些留恋酒色场所的富豪与玩客门在这里猎艳,到了包厢,马玲丢下皮包,坐下来,靠着沙发,马炮让人上酒,叫女人,他很热心,很积极。
  我坐下来,拿着烟,点着了抽了一口,塞到马玲的嘴里,马玲的电话不停的响,她一边抽,一边接电话,很豪气。
  我靠着沙发抽烟,今天就是要爽,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就是要爽翻天。
  我看着十几个女人走进来,都穿着暴露的衣服,马炮招呼着,说:“今天玩骰子,谁他妈输了,谁脱衣服,脱光了,吹喇叭,哈哈。。。”
  马炮是污言秽语,我只是摇头,他跟张奇玩的很嗨,都是玩咖,我也没有管,这个时候老五进来了,说:“飞哥,有点事商量。”

  我跟着老五走了出去,在门口,老五小心的说:“飞哥,小咪要我拿人。”
  “她要动我大哥。。。”老五说。
  我听了,就捏着下巴,我说:“别理她,我们还有重要的事要做,我现在做马帮的代理理事,算是代理董事长,这个级别,你应该懂,不是虚的,但是,我压力也很大,我需要到缅甸去发展,钱有的事,你跟我混,我肯定会给你足够的钱发展,老毛子你继续联系,给我准备一百人的私人武装,钱管够。”
  老五点头了,有点担心,说:“小咪不是闹着玩的,还有五爷那边,他一直没有给我要停手的命令,我觉得。。。”
  “邵飞,说什么悄悄话,你他妈的出来玩就别谈事情了,进来喝酒。。。”马炮出来拽着我说着。
  我还想说什么,但是很快就被他拽进去了,到了屋子里,几个女人就扑上来了,浑身上下早就被剥的赤条条的,张奇拿着泡泡枪喷她们,弄的他们身上油腻腻的,很酒池肉林。

  “我草,给我滚开,这他妈是我男人,滚滚。。。”马玲嚣张的喊着。
  几个女人很识趣的从我身上离开,马炮就过来灌我酒,说:“邵飞,上次让你跑了,今天老子抓着你,灌死你。。。”
  我有点吃不消,我说:“炮爷,我这不能喝,背后的刀疤还没张全呢。。。”
  “我管你?给我喝。。。”马炮不爽的说着。
  马玲抓着马炮的手,说:“我喝,我替我男人喝。。。”

  她说完就把马炮手里的酒抢过去喝掉,很豪爽,马炮很不爽,说:“我草,你吗的,真走运,行了,真没意思,你们自己玩吧,老子玩妞去了。”
  我看着马炮走了,心里就松了口气,妈的,要是被他给抓住了,就玩了,他是个酒桶,跟他喝,喝死了都有可能!
  马玲喝了一会,就抓着我,说:“恨我吗?”
  “废话,你要看看我后背的刀疤吗?”我说。
  马玲笑了起来,捏着我的嘴巴,说:“恨我,你也忍着,是你自找的。”
  马玲真的是没心没肺,真的,我苦笑了起来,跟他没办法认真,我说:“行了,不恨你,怪我自己。。。”

  马玲立马捂着我的嘴,说:“这辈子,没下次。。。”
  她说着,就拉着我去跳舞,换了一身衣服的她,显得容光焕发的,看来在里面他调养的不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