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6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要找你,在大门口的传达室都登记过了,可他偏偏还拦着我问东问西,我不回答,他就要打我,所以我就反……”
  “等等,”田新桐突然打断他,眼睛明亮的问:“是他先动的手?”
  “当然啦!”萧晋一脸无辜的说,“你还不了解人家么?人家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不是人的嘛!”
  田新桐“扑哧”一声乐了,白他一眼,说:“一个大男人,说什么‘人家’,恶不恶心?”
  说完,她站起身,又道:“老实在这儿呆着,我去看看监控记录,要真像你说的那样,那这事儿就不大。”
  “桐桐,”临出门前,萧晋叫住她,问,“喜欢我送你的百合吗?”
  田新桐俏脸微微一红,又瞪了他一眼,说:“不喜欢!”
  这话的意思当然要反着听,萧晋嘴角翘起,就开始小声哼起了歌。

  过了没多久,田新桐回来,帮他打开手铐,说:“监控我已经看了,确实像你所说的那样,但是人家拦着你问话也没有错,派出所办公楼本来就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进入的。所长说看在你是我朋友的份儿上,这件事可以不追究……”
  “是嘛!你们所长还挺上道儿。”萧晋嘿嘿笑着就要起身,“既然没事,那咱们就出去吃饭吧,我快饿死了都。”
  “你听我把话说完!”田新桐把他摁回到椅子上,微微有些犹豫道:“事情是可以不追究,但你毕竟是在派出所打了丨警丨察,所长的意思是……是你必须去跟我的同事道歉。”
  萧晋眉头高高挑起,紧接着,笑容就迅速冰冷了下来。
  “不管在什么情况下,被丨警丨察打都不能自卫或者反抗。你们所长是这个意思吗?”
  田新桐知道他是个骨子里就很骄傲的人,一看他生气了,连忙柔声劝道:“别那么大的火气,我们所长也有他的难处,他作为派出所的领导,自然是要为手下做主的,你在这里打了他的人,要是再让你大摇大摆的离开,他身为领导的脸面就没了,以后谁还服他?”
  “脸面?”萧晋冷笑,“小爷儿长这么大,还就从来都不喜欢给人留脸面。”
  说着,他拿出手机就要拨号。田新桐赶紧拦着,问:“你要干嘛?”
  “不干嘛啊!你们所长不是喜欢不**理讲脸面嘛,那我索性就跟他比比,看谁的脸大。”
  “哎呀!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为什么非要把它给复杂化呢?”田新桐急的跺跺脚,“说声对不起而已,会死么?”
  “会!”萧晋无比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说,“我就是死,也不会因为做了正确的事情而向任何人道歉!”
  田新桐从来都没见过萧晋用如此凝重的态度和自己说话,一时间呆愣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他一连打了三个电话。
  “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等萧晋收起手机,她小心翼翼的问。

  萧晋摇摇头,没有解释什么。
  田新桐不知道,他正是因为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而不肯道歉和付出代价,才会沦落到有家不能回、像个孬种一样藏头露尾的地步的。
  不知过了多久,审讯室的房门被推开,那位圆脸的女警员探头进来,呼唤道:“桐桐,你快出来!”
  田新桐不明所以的走出去,问:“怎么了?”
  “你不知道?”

  女警员激动道:“刚刚一下子来了三位律师,上来就要求查看并复刻咱们院子里的监控录像,说他们的当事人在这里无故被打,被迫正当防卫之后还要被无理关押,严重的侵害了他们当事人的什么什么权,不但要我们立刻放人,还说要起诉志明和咱们派出所呢!”
  这里是华夏,不是西方,谁都知道一般的律师在丨警丨察面前不可能这么硬气,但萧晋叫来的律师却不一般,他们分别是凝海实业、诗咏国际和凌光国际的法律顾问,全都是国内大名鼎鼎的讼师。
  尤其是凌光国际的那位一说自己的来头,那名叫志明的丨警丨察脸都吓白了。黑社会怕条子,条子同样也怕黑社会,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在某次回家的路上被人打闷棍,或者家门上被泼红油漆,就算抓到了人,也没办法严惩,关几天放出来,照样找你的麻烦。
  不弄死你,光恶心折磨你,谁受得了?
  余光瞟着那个一脸得意贱笑的年轻人,滨江路派出所所长的心里很想杀人,先宰了他,再宰了在他低着头道歉的王志明。
  是的,原本他的意思是让萧晋给王志明道个歉,里子面子都有了,田新桐那边也说得过去,谁知道那个姓萧的竟然来头那么大,分分钟就拉来了三座大山来压阵。
  诗咏国际,那是本市的龙头企业,纳税大户,市领导没事儿就会视察视察给点儿鼓励和政策倾斜的亲儿子;凝海实业就更厉害了,那是在世界500强里都能排上号的大鳄,富豪榜第五的位置可不是开玩笑的。
  说句不好听的,光是让这俩存在来压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就让所长觉得有点儿杀鸡用牛刀了。
  至于第三个,凌光国际,在地位实力上虽然跟前两者根本没法比,但对于丨警丨察来说,却是更加真实和有压迫感的存在。
  还是那句话,黑社会犯了法,丨警丨察可以抓,但要是人家啥都没干,你却上赶着去欺负人家,那这事儿可就不是一般的麻烦喽!
  地痞流氓最不怕的就是拘留,蹲上十天半个月的,跟度假似的,可他们一出来,就能成为你和你家人的噩梦。
  媳妇儿出门就有人摸屁股,孩子学校门口天天有人盯着,老人家的院子里时不时的就会出现一只死狗死耗子之类的,谁受得了?
  所以,王志明只能认怂,所长也只能换上一副笑脸,道歉赔礼,好声好气的将人当大爷一样给送出去。
  这就是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悲哀,你不爬到最高的那个地方,永远都会有更特权的人来压你。
  走出派出所大门,萧晋做了个扩胸运动,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只觉神清气爽,来之前的那点郁结也都通通消失不见。
  三位大律师没有多说什么废话,每人给了他一张名片,就告辞离开了。
  “我现在才明白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坏人,”他笑着说,“原来忘记理智的欺负人可以这么爽。”
  田新桐苦笑着摇摇头,说:“心里不爽跑来派出所发泄的,也就你这个神经病了。”
  萧晋转头看她:“我来这里,是因为你呀!”

  田新桐心弦微微一挑,不自然的移开目光,噘嘴道:“那你以后还是别来了,再有几次,所里的同事估计就会被我给得罪光。”
  “那我以后想约你怎么办?”
  “你可以给我打……”说到一半,田新桐忽然反应了过来,红着脸瞪他一眼,又改口道:“没事儿就离我远点,我讨厌你,你不知道么?”
  萧晋无所谓的笑:“知道,上次在商场抓小偷的时候,你就说过了。”
  日期:2017-08-01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