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50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啪”的一声,一个耳刮子落在马莉的脸蛋上,是朱文军打的。
  “给我住口!”
  难怪马莉天天在外找男人寻乐,就他们俩照这样的夫妻模式相处,现在竟然还不离婚我真是奇了怪了。马莉被打了一巴掌后老实了很多,趴在桌子那哭着碎碎念:“你特么竟然敢打我,朱文军,你有种!”
  飞哥正好坐在马莉身边,我和飞哥一样都是见不得打女人的男人,出于同情心,飞哥上前安慰着马莉。
  从我见到朱文军第一面起,我就能感觉到他绝对不简单,在乔老虎手底下忍辱负重多年,更甚至把媳妇交了出去,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出来的。
  “叶小飞,你好!”管他是猫是虎,我也不怕他,大步流星地走到他面前做自我介绍并主动与他握手,谁知他一点面子都不给我,我伸出去的手被晾在半空中无奈呵呵一笑又收了回来。
  “我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既然都来了,说说目的吧。”朱文军是聪明人一眼就分析出我与飞哥关系匪浅。
  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我也喜欢,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条子就站在我身后,其他兄弟被我留在了包厢房,朱文军也看出了我来头不简单主动给我倒了一杯酒要敬我,不过我以身体不适给拒绝了。

  朱文军知道我是故意找回场子,也不和我一般见识扬起一杯白酒一饮而尽道:“这杯算我赔罪,你随意。”
  今天我来也不是蹭吃蹭喝的,简明扼要地说了一下我的主要目的,倒是朱文军听完对我多了一分警惕道:“你这么帮我想要从我这得到什么?如果你想做第二个乔老虎,奉劝一句痴心妄想。”
  我呵呵一笑不说话,端起身前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马莉这会已经恢复成刚才一见她的样子,真是挨了打忘了疼,难怪能够和朱文军一直牵扯下去,她听明我的来意后又重新审视了一遍我和飞哥,似乎明白了什么。
  “好啊,你们俩兄弟联合起来唱双簧啊!”马莉虽然是指着飞哥说的这话,但我能看出她并没有真正生气,反而有点兴奋,不避讳地说道:“不过这也挺好,如果我们联手合作了,以后岂不是天天见到你们。”
  窝草,你个不要脸的女人,还打算对我和飞哥左拥右抱,想什么呢?
  像马莉这种女人以我现在的功力是降服不住他的,我也懒得搭理她,直接和朱文军道:“就如朱太太所说,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合作,而不是制衡。”

  朱文军想了一会,他似乎是被乔老虎控制怕了,再次向我确认了一遍问:“只是合作?”
  我认真地点点头道:“只是合作。”
  这下朱文军才对我放心,经过一番深谈后,他果然知晓许多乔老虎的秘密事件,包括这次乔老虎的行动,他也知晓部分,仅是部分,详细细节乔老虎也没有透露给他,比如说时间。
  我摸摸下巴思索着:“没想到这乔老虎还是个心思缜密之人。”
  马莉C`ha 言道:“可不是嘛,就我俩在库上我把他伺候得那么舒服,他也死活不肯多告诉我一点,可把老娘我累死了。”

  咳咳,忍不住咳了两声,我说这位姐姐,请问你在说这事的时候有没有考虑你老公的心情?我偷偷看了一眼朱文军,他听了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飞哥也是见怪不怪的表情,窝草,难不成只有我才是最单纯的吗?
  马莉似是看出我心中所想白了一眼朱文军对我解释:“你别看他,我们俩现如今也只不过是名义夫妻。”
  说这话的时候马莉还对我抛了个媚眼,也不知道她对我是不是有什么不轨的想法,吓得我寒毛直竖赶紧看向朱文军道:“我们时间不多了,必须趁早摸清乔老虎的路子,知己知彼才能提前做好应对之策。”
  朱文军甚是满意地看着我称赞道:“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有这番胆识,这倒是让我小瞧了。”
  我也客气地回应道:“希望将来你不会后悔与我的合作。”
  朱文军哈哈大笑起来道:“我相信我看人的眼光。”
  与朱文军达成合作共识后,我们各自散去,本来马莉要带飞哥赶下一场的,但是知道了我与飞哥对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也就不不再难为我们。回去的时候我让条子他们回店里了,像往日那样,我坐飞哥的车。
  “回学校?”一上车飞哥就调侃我,他明明知道我宿舍的库上躺着一个张萌萌却还这么问我,让我尴尬地不知所措。
  我可以在任何人面前伪装却唯独在亲人面前伪装不了,在飞哥面前也是一样我还是最原始的我。飞哥看我这反应直接被逗乐,宠溺地摸摸我的脑袋说:“没想到我的弟弟这么受女孩欢迎。”
  飞哥,你可饶了我吧,我天天可架不住这阵势。
  突然飞哥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急打方向盘在路边停车,好像是刻意组织了一下语言,看着我说:“小飞,我觉得有件事你必须知道一下?”
  “什么事?”我还是头回见到飞哥这副表情,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可控制的大事。

  飞哥停顿了一下道:“有关赵枫的。”
  “有赵枫的消息了?”一听赵枫,我立马打起十二分津神,自从赵影回了燕京以后,我天天给他们两个打电话可就是不通,但我赵家人我也只认识他们两个了,就算我再着急担心也是做无用功,后来一想毕竟赵枫是赵家的长子,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但听完飞哥的话,我的心彻底凉透了。
  飞哥看着我说得很认真,其实我倒希望他在跟我开玩笑:“赵家内部发生异变,听说赵家家主死了,而赵枫不知下落。”
  这则消息是金姐告诉飞哥的,Ju体为什么告诉飞哥我已经无暇顾及了,但赵枫不知下落能去哪儿?赵影是出事了还是陪在他身边?这些事情我全都不知道,我自责自己的无能,暗骂自己的愚蠢,如果当时我能和赵影一起去燕京……可就算我跟赵影一起去了燕京,到时候又能为赵枫做什么?
  我什么都做不到!
  飞哥是最了解我的人,他就是怕我这样所以才不敢告诉我。他安慰我:“我已经拜托金姐多多留意赵家了,有什么消息会第一时间告诉我们的,你也不要太担心,现在对我们来说没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既然你是赵枫的朋友,你就应该相信他。”

  我点点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飞哥见我这样有些不放心我一个人便把我带回他家,我躺在库上几乎整夜没有入眠。直到凌晨五六点钟的时候,我才有了困意迷糊了过去,睡得不踏实,期间我貌似还听到飞哥来我房间的声音。
  突然我的手机铃声吵醒我。
  浑身疲倦的我摸起库头柜的手机看都没看来电人就接了起来问:“喂,你好!”
  电话里面是个稚嫩的娃娃音,听着有点耳熟,她问:“喂,你是叶小飞吗?”
  “嗯。”我实在没有津力与一个小孩子多说废话,静静等待来电人要说的话。
  “嗯什么嗯,你应该说我是叶小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