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嫂子南下东莞,遇到的厂妹都很凶猛……》
第183节

作者: 隔壁老赵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别说,苏琴身上的味道还挺好闻的,香水一点也不浓,就像是花香一样,特别的好闻;看她特别辛苦,我尴尬的笑着说:“要不然还是算了吧,我自己也可以走。”
  “不行,你现在可是病号,又给我帮忙,我肯定要照顾好你的。”苏琴果断的拒绝,说:“再说了,你又不是特别的重,我还可以坚持。”
  到了夜总会之后,我带着她径上了楼,听服务员说,林鹏还没有来,我跟她在一旁的休息室等着林鹏;说真的,经过这次的事之后,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她交流,虽然面对这面,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特别的尴尬。
  他先受不了这样的诡异气氛,说:“你在学校怎么样了?有没有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习惯,有没有被人欺负?如果有的话,你尽可以来找我,我一定会给你所有的帮助。”
  “挺好的,没有人欺负我;再说了,我上大学也不过是混一个毕业证,根本没打算学什么本事。”我笑了笑;当初父亲让我上大学,是让我找一份体面又不辛苦的工作,可是现在大学毕业了之后,每个月也没有多少工资,跟我现在的收入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让我放弃现在的收入,安心上大学,毕业了之后找一份做办公室的工作,我真的做不来;毕竟我现在已经有了野心,再给我一份安稳的工作,我真的做不来。
  人的野心会随着地位的不同而发生变化,当一个人月入手达到一百万的时候,你再给他一个月薪十万的工作,他肯定不会做。

  苏琴笑了笑,说:“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情,记得一定要告诉我,知道了吗?”
  “嗯!”我点头答应了下来,心里却是毫不在意;在学校能遇到什么事情?学校的学生毕竟只是学生,跟社会上的人完全不一样,得罪学生的后果,充其量不过是被打一顿,可得罪了社会上的人,后果可能要用命来偿还。
  在我们再一次的陷入沉默的时候,服务员找到了我们,说:“勇哥,林董来了,让你过去呢!”
  我跟着苏琴来到林鹏的办公室,见他正在泡茶,一脸疲惫之色,见到了我之后,努力挤出来了一个笑容,说:“坐!”他的嘴角虽然挂着一抹笑容,可是我总觉得有些荫森,似乎特别生气。
  “林董事长……”苏琴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信誓旦旦开口说话的时候,被林鹏摆手拒绝;然后,林鹏吩咐秘书:“把周经理喊过来。”
  很快的,周福拿着一个记事本就走了进来,看到我之后丝毫没有感觉到斑点意外,笑着给我打招呼“哇,要不要这么夸张,你的腿这是怎么了?”

  “周大哥你就不要取笑我了,我这个样子,都被自己给糗死了。”我尴尬的笑了笑;看来这一次来找林鹏,并没有我想象中有那么多的困难,他们两个还是很容易就接受了我的。
  这时候,林鹏接过周福手中的记事本,看着苏琴笑着说:“苏小姐,你一直想要把水泥卖给我们,这一个心我是能理解的,你一次次的找张俊勇,我也能理解,”
  “林董事长,大家都是出来混饭吃的,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尝试着用一下我的水泥?”苏琴一点也不觉得尴尬,笑着说话的时候,再一次把手里的文件递了过去:“这里面有一份对我们水泥的测评,还有我给你们优惠的价格,林董事长不妨看一看,再给我答案啊!”
  “其实我知道,不过你既然这么坚持,我就再看一下!”林鹏在说话的时候,特意转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在给我说: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所以才看的。
  看完了文件夹上面所有的东西之后,林鹏淡淡笑了笑,说:“我已经看过了,说实话,这个数字很吸引人;我们现在所使用的水泥,一袋需要十三块五,而你给我的价格是一袋八块钱,中间节省了五块五毛钱,一栋楼下来,也能省几十万上百万,想不心动都难啊!”
  “是啊林董,我们的水泥很便宜的,价格实惠,用我们的水泥好不好?”苏琴心里一喜,连忙开口说话;只是,林鹏依然是淡漠的笑容,把自己手中的笔记本递了过去,笑着说:“我呢,始终相信一分价钱一分货,你看看我这里的一个小数据。”
  苏琴很纳闷的拿过来看了下,脸色却越看越难看,到了最后脸色变得煞白,说:“这是一个误会,不是我们水泥的问题!”
  周福戏谑的看着她,说:“对,你给每一个人都说不是水泥的问题;三年前,刚刚建造好的十层楼崩塌,专家说开发商用了你的不合格水泥,五年前,一栋商业楼倒塌,还是用的你的水泥;你不要说话,我知道你想说,是有人故意这样说,就是为了故意搞你,可是我们也拿过你的水泥去化验了,你的水泥也只是刚刚合格,跟我们所使用的十几块钱一袋的水泥,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东西,所以,不管你找到谁,我们都不会用你的水泥!”

  “我是一个正经商人,建造出来的楼房,希望可以让人住几十年,住得安心,不希望他们每天生活在心惊胆颤之中,不符合我们规定的东西,我们一概不用!”林鹏的脸上依然洋溢着笑容,不过语气却非常的坚决;这个时代,什么人都想要赚钱,一些极端的人,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就比如说苏琴,生产着刚刚合格的水泥去卖,由于硬度不够强,盖的房屋不是很结实,这不就是草菅人命么!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我对苏琴最后一点好感也荡然无存了起来;说到底,我现在也不过是被剥削的级别,以后买房子什么的,最担心买倒那种豆腐渣工程,可是苏琴,偏偏就是豆腐渣工程的始作俑者。
  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的话,不只是我,相信每一个人对她都会恨之入骨;苏琴张了张嘴,还想要解释些什么的时候,才突然发现,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不由尴尬的笑了起来。
  “以后,你不要为难张俊勇,这次我是不想让他为难,所以才会见你,可如果有下次,我依然会让你见我,只不过,到时候咱们就不是心平气和的在这里说话,是什么后果,我不说,你肯定也能猜到。”林鹏戏谑的看着她,然后摆了摆手:“你可以走了,俊永你留下来,我有事情给你说!”

  苏琴心灰意冷的离开了之后,我尴尬的看着林鹏,说:“林大哥,实在对不起,以后我绝对不会让她来见你了。”
  “我不是给你说这个,是有别的事情给你说!”林鹏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说:“现在深圳那边没有领头人,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其中分为两派,一派认定咱们害死了刘金山,要进攻东莞,另一方认为刘金山的死是醉酒,与咱们无关,建议与东莞和平相处;意见不合,他们大打出手,每天都会火并。”
  “我的腿受伤,去不成啊!”我指着受伤的腿,尴尬的笑了笑;这一次去深圳就是真的要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了,能活下来的几率并不是很高。别说我的腿受伤了,就算是没有受伤,我也会找别的理由说不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