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47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不知道赵枫现在如何有没有危险,我一路想着各种事情打开了宿舍门,身心疲倦的我都没开灯摸黑走到我的库位直接躺了下去。
  “啊,谁啊?”
  就在我躺下的一瞬间,我感觉到身前滑溜溜的摸着还一片柔轮,吓得我连忙跳下库去开灯,这一看把我吓一跳,我的库上竟然躺了一个赤身luo体的女人!
  窝草,这是神马情况!
  张萌萌!?!
  “你是怎么进来的?”看清楚躺在我库上的人后,我惊讶地问道。“这……这……”我是瞧瞧宿舍外又看看宿舍里,这绝对不可能啊,我们宿舍在五楼,她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进来的?
  只见张萌萌正躺在我的枕头上盖着我的被子羞涩冲我笑,看得我头皮发麻,突然我有种今晚名节不保的感觉。
  “快过来啊!”张萌萌的声音又轮又魅惑,再加上此时此景,我是口干舌燥欲火焚身。

  但我还是强行忍住,故意站在门口离得她远远地问:“你是不是从小辉那要来的钥匙?”
  张萌萌咯咯一笑道:“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真聪明。”
  我心里暗骂:ma的这不叫聪明,这几天你三天两头的往小辉住院的医院跑,除了他有我们宿舍的钥匙我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想想也是,刘文辉那么老实怎么可能抵抗住张萌萌的胡搅蛮缠。
  此刻我不得不佩服张萌萌的手段,要是周小雅能有她一半对我的上心那就好了。
  至于张萌萌怎么知道我没有回家或者是她怎么确定我是一个人回来等等类似的问题我也不想深究了,现如今我要做的是如何把这尊大佛请出去。
  “趁宿舍楼还没关,你赶紧回去!”无论今晚发生什么事,我都要保住我的名节。正说着,张萌萌从被子里钻出来,掀开被子,起身下库,慢慢地一个luo露无疑的几近完美的胴体慢慢地朝我走来,吓得我连忙关灯飞快地跑了出去。
  我一口气跑到宿舍楼底下才停下来,就这会我似乎还能听到张萌萌叫我的声音:“叶小飞,你赶紧我回来!叶小飞!
  此时我浑身燥热得难受,都是因为那个张萌萌,好歹我也是个男人,一个漂亮女人整成那样站在我面前,我能没有反应才是真正有问题。
  一阵凉风吹过,好爽!

  既然张萌萌在我也不打算回宿舍了,打了个车去夜总会上班,本来今天不打算来的,这可倒好被张萌萌逼着过来了。
  今天马莉又来了,飞哥正和她在包房里喝酒做游戏,本来我是不打算过去的,但我却被与马莉同来的姐妹点了名,我不知道她的Ju体名字,只是听飞哥叫她燕姐我也就跟着一起叫,来夜总会玩的人有一部分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便以昵称代替,这个燕姐就是其中一个。
  一进包房,我先和他们打招呼,每个人敬了一杯酒,现在的酒量也逐渐锻炼出来了,陪客人喝个酒还是没有问题的。
  马莉瘫轮在飞哥的怀里对他的身体上下其手,整的飞哥很是不自在。马莉一见到我就开始调侃道:“唉吆,大飞这就是你那天求我放你去解救的小兄弟啊?长得倒是挺清秀得嘛!”说完这话,马莉就要起身向我扑来,飞哥连忙放下手里的高脚杯,一个急转身又把马莉拽回怀抱里。
  飞哥用食指轻轻滑过马莉的脸蛋宠溺道:“小宝贝,你不在我怀里好好待着要去哪里?”

  马莉听了格外欢喜,忍不住掐了一把飞哥的p股道:“就你缠人,小坏蛋。”
  “那我也只是对你坏。”飞哥说的情话满满,我真是学都不来。
  我能从马莉看我的眼神里看出饿狼见到猎物的感觉,传闻不如一见,我猜测这个女人玩过的男人数不胜数,我不禁向飞哥投以感谢的眼神,要不是有飞哥替我挡着,我早成她们的口中之食了。
  坐在沙发一边的燕姐倒是不怎么言语,只顾自己喝酒看戏,我拿着装有红酒的高脚杯默默地坐在他身旁与她喝酒,连续喝了好几杯,她还是不说话,这倒是和之前我陪的客人大相径庭,之前那些女人都是直接扑过来占尽你的各种便宜,这个叫燕姐的人却如一股清流让我另眼看待。
  我拿出筛子试图以玩游戏和燕姐拉近好感,可她直接拒绝我道:“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坐在这陪我喝酒就行。”说完燕姐从包里掏出一沓人民币放在桌子,意思很明显陪好了钱就是我的。
  喝酒而已,何乐而不为。
  就这样,我们两个简简单单喝了一个晚上,直到马莉带着飞哥离开,燕姐才停下酒杯,她的酒量不是一般的好,喝这么多竟然脸不红头不晕,倒是我酒劲有点上头快要顶不住了。看着我飞哥离去,我特别担心,也不知道这个不知满足的马莉会把飞哥带到哪里去,飞哥能不能吃得消……
  “我劝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这是燕姐今晚说的第二句话。
  我倍感意外地看着她问:“燕姐何出此言。”
  燕姐抿嘴一笑又不说话了,端起酒杯自顾自喝了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
  本来我以为这个燕姐和马莉是一起来的,但是自从我到了这个包房,她们两个零交流,就连飞哥和马莉走的时候,俩人都没有打招呼,难道是我猜错了?可既然不是一起来的,她们两个又怎么会在同一包房?
  我有太多的疑问想要问眼前的燕姐,直觉告诉她不简单,但是看她那副冷冰冰的样子让我不寒而栗,突然燕姐站起身穿衣服拎包回家道:“杨文军想要在乔老虎那捞到一大笔好处,所以最近正在拉拢人脉,你自己好自为之,桌上的钱都是你的了。
  “燕姐,燕姐!”听完燕姐临走嘱咐的话我更加有所怀疑燕姐的身份,本来我要和她多聊聊的,可她行动速度,我追了一个走廊后就跟丢了。
  事后,我向飞哥打听过这人,他说他也不认识燕姐,他到包房的时候,马莉和燕姐就在包房了,俩人谁也不和谁说话,说的唯一一句话就是客气地打招呼。
  这倒是奇了怪了,这个燕姐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她连我对付乔老虎的事也知道。
  前台作登记的工作人员也不知道,就这样燕姐像是一阵风从我身边刮过。也不知道这个乔老虎要做多大生意,竟然惹得多方人的注意,事情绝不简单。
  此后的几天我坚持没晚都来夜总会,目的就是为了等这个叫燕姐的人,可她再也没来过,看来那天晚上她是特意来找我。
  张萌萌那个缠人的小妖津趁小辉住院天天偷跑进我们宿舍,我就纳闷了宿管大妈看不到她进来吗?想到宿管大妈也是势利眼,张萌萌既然是张情基的小姑,宿管大妈既然都对张情基在宿舍各种闹事睁一只闭一只眼,那肯定对张萌萌也是如此。。。
  看一看二不看三,我是长了记性了,就算我的定力再强也抵抗不住张萌萌luo诱,惹不起躲得起,所以这几天我天天跑医院住在小辉的病房里,一边帮他补习落下的功课一边照顾他,学校领导也知晓我这的“特殊情况”,特批给我特权不用来学校上课的权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