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5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同时,你和世纪财经网都将列入凝海实业、诗咏国际和海雅生物科技的不欢迎名单,今后我们三家企业的一切活动和通告,都将禁止世纪财经网的所有员工参加。
  现在,请保安先生们将这位宫小姐请出会场,谢谢!”
  两名负责维持秩序的西装大汉闻言立刻走上前来,宫妙恬面如死灰,张嘴还想说点什么,被那俩凶神恶煞般的汉子一瞪,顿时就一个字都不敢再讲,低着头走了出去。
  待会场大门关上,董雅洁示意了一下主持人,主持人便立马用热情洋溢的声音开口道:“各位亲爱的媒体同仁,太祖曾经说过: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可能之前咱们太活泼了,所以出来一个让咱们严肃一下的,也算是响应太祖他老人家的教诲嘛!”
  下面又是一阵哄笑。

  “好了,”主持人见气氛再次活跃,便接着说道:“还有十分钟的提问时间,请大家一定要把握好哦!”
  话音刚落,几十双手就齐齐举了起来,主持人随便点了一个,那人的提问目标却是夏凝海。
  趁着夏凝海回答记者的功夫,辛冰小声对董雅洁说:“谢谢。”
  “不用,”董雅洁的表情依然清冷,“我不是为了你。”
  辛冰眼中光芒一闪,看她一眼,若有所指道:“我以为,董总应该说是为了公司。”
  董雅洁娇躯一僵,极其不自然的低头喝了一口水,说:“我、我就是这个意思。”
  辛冰又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才移开目光,同时心中默默的叹息了一声。
  “鲛,看到那个被赶出去的女记者了吗?跟上她。”隔壁,萧晋用手机向贺兰鲛下令道。
  贾雨娇看着他安慰说:“消消气,不管是夏凝海还是雅洁,都不会轻易放过那个女记者,这会儿,估计他们的人早就跟上去了。不过,如果她背后的主使人不傻的话,肯定能想到这一点,跟踪不一定有用。”
  “有用没用总得试试,”萧晋淡淡一笑,“起码,我也得先搞清楚对方针对的是谁才行。”
  “除了夏凝海,就是雅洁,辛冰没什么仇人的。”说着,贾雨娇又意味深长的笑笑,接着道:“要是人家针对的目标是你,那可就好玩了,你费尽心力找的什么‘代言人’,完全没用嘛!”
  萧晋无语的撇撇嘴,说:“姐,小弟的公司还没正式开业就有人来找麻烦,你不说帮忙,还在这儿幸灾乐祸,就不怕小弟弟寒心么?”

  你的小弟弟也有心?贾雨娇差点儿就脱口而出这句话,好在及时反应过来董初瑶在场,白了他一眼,就转头对石三吩咐道:“去好好查查那个记者的底细。”
  宫妙恬显然没有什么反跟踪侦察的意识,落寞的离开会场之后,在酒店外的广场上发了会儿呆,就走到不远处的公交站,上了376路公交车。
  这一站总共只有五个人跟她一起上车,其中就有贺兰鲛。
  坐公交走了五站地,宫妙恬下车进了路对面的一家茶楼,点了一壶最便宜的茉莉花茶在床边的位置坐下,眼睛时而看看手机,时而望向窗外,显然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她这一坐,就坐了两个小时,桌子上的茶水一口都没动,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她脸上的焦急之色也越来越浓。
  又过了十几分钟,她像是等不及了,拿起手机拨号,放在耳边听了片刻,又拿下来重拨,就这样反复几次,她的面色就变得灰败起来。
  很明显,电话没有打通,跟她约好在这里见面的那个人,已经单方面掐断了联系。
  宫妙恬紧张起来,低着头思索良久,忽然仿佛想起了什么急事似的,急匆匆的就离开了茶楼。
  那五人连忙起身也跟了出去,而贺兰鲛却不急不缓的走到路边,看都不看焦急拦出租车的宫妙恬一眼,坐进了一辆慢慢停在面前的轿车。
  二十多分钟后,贺兰鲛的车来到了市郊的一片城乡结合部,在狭窄脏乱的街道中又行驶了一会儿,最后停在一间墙皮斑驳的小院门前。
  他走下车,左右看看没人,上前尝试着推了下院门。门开了,里面没有闩,他悄无声息的闪身进去,却又在三分钟后走出来,把门关好,上车,又向前行驶了大概二十米,停下,熄火。

  又过了十几分钟,宫妙恬焦急的身影就在街道拐角出现,只见她几乎是用跑的冲进小院,先是到卧室查看了一下一名卧床睡觉的老妇人,然后发现了堂屋桌上的一个纸包。
  她上前打开,闻了闻里面的味道,身体便像是完全放松下来似的,慢慢坐在了地上,就那么抱着纸包泪流满面。
  看到这一幕,萧晋伸手暂停了手机上的视频,蹙眉问道:“那纸包里是什么?”
  他没有参加新闻发布会之后的答谢酒会,而是董初瑶逛了一天的街,此时已经吃过晚饭将女孩儿送回家。
  贺兰鲛来找他汇报关于宫妙恬的情况,他索性便让鲛开车,自己坐在后座观看由鲛放在宫妙恬家的监控探头拍下来的录像。

  “各种干瘪的植物碎片,应该是中药。”贺兰鲛回答。
  萧晋眉头皱的越发紧了:“那个老太太是宫妙恬什么人?”
  “是她的母亲。”贺兰鲛说。
  “卧槽!你确定?”萧晋瞪大了眼,“她撑死也就二十出头,可那老太太怎么看也得八九十岁了,难不成是六十多的时候剩下的她?”
  “按照耗子调查出的资料来看,”贺兰鲛面无表情地说,“宫妙恬的母亲两年前得了一种怪病,身体大部分机能正常,但皮肤却快速的衰老,实际上,她母亲今年才四十五岁。”
  萧晋挑了挑眉,目光再次落在屏幕里宫妙恬痛哭的脸上,沉吟片刻,道:“这么说,是有人利用给她母亲治病之名,胁迫她在新闻发布会时捣乱?”
  贺兰鲛就像个人工智能一样机械地说:“单凭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情况,还不足以支撑这样的结论。”
  萧晋翻了个白眼,问:“那依你推断呢?”
  贺兰鲛沉默片刻,说:“和你一样。”
  萧晋笑笑,又问:“她在茶楼打的那个电话查出来了吗?”
  “查出来了,但号码并没有经过实名登记,所以不清楚使用者是谁,而且,对方已经关机,也无法追查范围。”
  萧晋慢慢眯起眼,定定的看着屏幕上宫妙恬手中的那个药包良久,沉声说:“我有一种预感,这件事很可能就是冲着我来的。”
  贺兰鲛踩油门超过一辆不打转向灯就企图变道的车辆,冷冷地说:“需要我杀掉宫妙恬吗?”

  萧晋吓了一跳,忙道:“不用,正相反,盯紧她,调查所有跟她有过接触的人,注意别让她莫名其妙的死掉。”
  贺兰鲛点点头,不再说话。
  回到东瞰华庭二十二号别墅,果不其然,家里的灯亮着。萧晋叹口气,推门下车。
  与此同时,别墅的房门也被打开了,温暖的灯光洒到院子里,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迎了出来。
  看到从车上下来的不止萧晋,还有一个神情冰冷毫无生气的男人,苏巧沁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双手收拢在小腹前,安静的等在院子里。
  贺兰鲛当然也看见了苏巧沁,尽管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表示,可萧晋还是心虚的感觉他在偷偷的鄙视自己。
  “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