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32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你还是不死心,看到我们当中少了一个人没有,李甲哪里去了?”刘喜微笑着看贾氏兄弟俩,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你这是被吴勉先生的幻术吓得怕了,不过这里面从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幻术。当初外岛的人之所以敢逃走,是因为我需要把李甲藏在他们当中。你的人应该会跟踪他们的船队,是吧?那么有没有看到李甲悄悄的从船上跳下去,使用他的术法去了东海,找了一个欠了我们泗水号人情的先生帮忙去了?”

  说到这里,刘喜脸上的笑容更盛,看了一眼一边的吴勉、归不归之后,他继续说道:“是这样的,不久之前泗水号帮着他在寻找一个叫做陆刚的方士。加上之前的贸易,那位先生多少欠了一点人情在我这里。李甲请他帮忙,派了几位弟子一起回到中土和波斯,将商铺和货站什么的又夺了回来。当中耍了一点小花招。请先生那几位弟子变化成我们几个人的样子。让你信以为真这座财神岛已经变成一座空岛了,现在明白了吗?你们输在那位先生手里,不冤……”

  “你们竟然请了徐福帮忙……”贾仁的眼睛已经直了。他们哥俩怎么说也是在海上讨生活的,当然知道东海徐福是一个禁忌的人物。就算饿死也不能去东海海域做买卖,刘喜说到离墨去东海,马上便猜到他是去找谁帮忙了。当下,贾氏兄弟的面露死灰之色,心里明白就算现在席应真亲自到了这里,也不可能救下他们俩了。
  “再没有什么要问的了吗?”刘喜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冲着再次抓住二人的昆仑奴点了点头。随后就见他们俩抓住了杀猪一样乱叫的贾氏兄弟俩,两个人一人一根绳子,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将他们二人活活绞死。
  两个人死后,攻入财神岛的一万一千三百六十一个人除了那个逃了的比丘尼之外,已经全部处死。随后刘喜下了命令,将这一万多具尸体的人头砍下,尸身焚烧之后骨灰直接洒在大海当中。剩下的人头平均分配钉在乘载他们而来的十一艘海船上面,将海船送入海中,让往来财神岛的人看到,这就是打泗水号财富主意之人的下场。
  一万多个人头砍下来也要一阵子。孙小川让人将这些死尸运到外岛之后再动手,小心血腥气味熏到了内岛里面的镇岛之宝。除了少数的女人和作为卫士的昆仑奴之外,其余留在庄园的人几乎都开始调马车前来运尸。一万多具尸体运了三天两夜才都搬到了外岛当中。

  刘喜、孙小川在庄园里面设宴款待吴勉、归不归他们四个,酒宴刚刚开始的时侯,广悌身边的小女童又从竹林当中走了出来。几年不见她已经长成了大姑娘。只是跟着广悌久了,再次看到这么多大男人,姑娘还是有些脸红。她怯生生的到了刘喜的面前。从怀里面拿出来一份信笺交给了这位大东家:“这是姑姑给您的信函,看完之后还请东家您回话,姑姑在等我回话呢。”
  刘喜打开信笺刚刚看了一眼,脸色便有些异样的看了姑娘一眼,说道:“广悌先生还说什么了?”
  “姑姑说她闻不得血腥气,不过知道你们这也是迫不得已。这才就算了。下不为例。”姑娘回答完毕之后,看了刘喜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您还没给回话呢。姑姑还在等着您的回话……”
  “就按广悌先生的意思办”刘喜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回去向先生复命,就说广悌先生交代的事情,刘喜、孙小川一定办好。只是现在泗水号的船只未归,稍后等到大船回来修整一番之后,便可以载着先生去访故友。”
  “故友?老人家我不是在这里吗?”归不归笑嘻嘻的冲着小姑娘招了招手之后,继续说道:“干嘛那么见外?你回去和广悌说一声,我老人家现在就去看她。让她准备准备,把头发好好梳梳……”
  “我家姑姑还真提到归不归老先生您了。”姑娘笑着向后退了一步之后,继续说道:“姑姑说,你也老了,也开始占起来徐福大方师的便宜来了。姑姑还说,要是没有什么天塌的大事,还是不见面的好……有这个时侯,先把两个和尚的事情弄明白……”
  距离财神岛几十里之外的海面上,一艘孤孤单单的小艇上,惊魂稍定的静相正在对着面前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和尚说道:“这么长的时间没有看到那些海匪,他们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静相面对的和尚正是当时最有声望的两个和尚之一的广孝,和尚哼了一声之后,对着比丘尼说道:“你再重复一下那个女人都和你说了什么?慢慢的想。想不起来的宁可不说。”
  比丘尼回忆了一番之前的景象之后,说道:“弟子跟着贾氏兄弟俩向着内岛走了一半的时侯,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弟子的脑海里响起来。她说那里不是我一个女人应该去的地方。让弟子快点离开……”
  想起来当时的场景,静相的头皮便一阵一阵的发麻。那个声音实在是太真实了,就仿佛是一个她看不到的女人趴在自己耳边说的一样。深深的吸了口气缓了一下之后,比丘尼继续说道:“当时弟子迟疑了片刻。前面便出现了一副虚幻的景象。贾氏伯仲带去的人马都葬身在火海当中,贾仁、贾义身首异处。一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人用一柄非刀非剑的法器砍下了弟子的首级……当时弟子确实的感觉到脖子一阵痛楚的……”

  说话的时侯,静相转身背对着广孝。低下头让这位高僧去看自己的脖子。就见在她粉白的脖颈上出现了一道红色的印记。看着确实像极了一道痊愈的刀口。这才不算,在静相脖后的衣领上能清晰的看到鲜红的血渍。看的广孝一皱眉头,这时候比丘尼继续说道:“当时脖子后来是可以摸到鲜血的。弟子也是吓懵了,这才悄悄的脱离了贾仁、贾义的队伍,一路回到码头的,想不到能在码头见到您老人家。”

  “你做的没错,如果不是当机立断回来的话。你可能便是死在岛上的第一人了……”广孝看了一眼比丘尼之后,继续说道:“今天在岛上看到的、听到的都不能对外人演讲。记住了,就算是你另外一个师尊元昌也不能说。如果他问起来,你就说是贾仁、贾义怕你去分他们的财务,从头到尾都没有让你登岛。你发现事情不对之后,这才去找元昌报告的。明白了吗”
  这个叫做静相的比丘尼虽然也是元昌的弟子,不过却好像更听广孝的话。恭恭敬敬的答应了之后,跟随着广孝的小船到了更大的一艘大船之上。
  与此同时。财神岛内岛的庄园当中,出来传话的小姑娘已经回到了竹林深处。看着她离开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刘喜说道:“怎么?你们的镇岛之宝要离开了?没有了广悌你们兄弟俩睡觉都不安稳了吧?这样,我们四个在你们这座小岛上住个五百年也不是不可以。你们负责食宿也不是不可以。”
  “归先生误会了,广悌先生只说去访旧友,可没有说不回来了。”刘喜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在这座小岛上待的久了,谁都想出去走动走动的。之前广悌先生并不是没有走动过,只是这次走的有点急而已,岛上突遭变故有些始料未及。”
  日期:2017-08-11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