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46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小雅似乎是看出我现在的状态不好,便以她玩得累了为借口提出回学校,失去男神赵影陪伴的方悦也没什么心情继续玩下去,约会到此为止我打车把她俩送回了学校。
  不过我没有回宿舍,反而打车去了我父亲住院的医院,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只想陪在父母身边。
  到医院的时候已是中午,我和母亲去医院的餐厅打饭,知子莫若母,母亲似是看出我心情不好遍提议:“我们两个先在这吃吧,等会再给你爸打饭。”

  我现在的状态就像是丢了魂魄颓废的没有力气。母亲端着打好饭菜的餐盘朝我走来,她打了我最爱吃的糖醋小排,但我却没有胃口。
  “快吃吧。”母亲夹了一块排骨放到我的碗里,我点头应和着,味同嚼蜡地吃起来,母亲又道:“这是你从小最爱吃的糖醋小排,即使不是我做的,却也是你喜欢的味道。妈虽然不知道你最近在做什么,但是妈妈相信你,相信你不会让妈妈失望。”
  我抬头看向母亲那饱含母爱的深情眼神,没有什么比得了来自亲人的支持与鼓励,心头一酸我强忍住了泪水道:“谢谢妈。”
  母亲的鼓励让我重拾信心,现在的我虽然弱小,但是只要我坚持努力发展,相信总有一天我会触摸到赵枫的圈子用我自己的力量帮助他。

  下午赵影和我通了电话,他已经抵达赵家总部,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嘱托他千万不要让赵枫受到任何伤害,后来想想这就叫关心则乱,赵影和赵枫什么关系,就算我不说赵影也会拼命保赵枫周全。
  离开医院后,我去了麦迪夜总会,恰好飞哥也在,这几天他正忙着陪马莉,我都找不到合适的时间与他说话。
  “小飞你怎么了?”不愧是飞哥,第一眼就发现我有点不对劲,往日赵影都会和我形影不离,飞哥见他也没在问:“赵影呢?”
  多说也是平添担心,我只是简单回了一句:“赵枫有点急事叫他处理,中午就回燕京了。”
  飞哥似懂非懂地点头,就算我不说事实相信飞哥也会知道。

  赵枫的事情暂且放下,飞哥今天过来只是和条子交代事情,他没有想到我也来了,所以提议大家聚在一起说。条子已经向我保证过,他手底下的兄弟都是实打实的自己人,绝不会做出出卖我们的事情。
  毕竟有关乔老虎事关重大,我不得不多留个心眼。
  会议内容很简单,就是对最近针对围绕在乔老虎身边的人做跟踪总结。飞哥已从马莉那里得知,乔老虎近日要做一笔du品生意,来人是个大买家但Ju体是谁乔老虎自己也不知道,像这种事情身份说多无益,只要给钱就行。时间和地点马莉似乎知道一些,但她防范意识太强,完全不肯透露一丝一毫。
  而负责和李梦洁那边做对接的兄弟也失去了与她的联系。乔老虎的别墅周围全是他手下的兄弟,外人根本不能靠近。不过我并不担心李梦洁,她毕竟是乔老虎的女人而且还有孕在身,相信他再狠也不会做出伤害怀了自己孩子的女人。

  而马莉的老公杨文军一直都是赵影负责的,他倒是没什么大事情,偶尔找人吃吃饭喝喝茶,全是些官场上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不过听赵影说,杨文军之前只要有应酬他基本都推掉,最近倒是频频参与,这倒是有些奇怪。而且他接触的那些人都是些市井流氓混混之类的,难不成他要做点什么?
  飞哥分析道:“会不会是杨文军为了摆脱乔老虎的控制,也想发展点自己的力量?”
  这么一想确实有几分道理,毕竟杨文军一直是乔老虎在法院中安排的棋子,谁也不想一直在别人的手底下干活,如果真是这样,这个事情就有意思多了。
  我把最近杨文军接触的人的信息给条子看了一遍,他都不认识,不过最后条子手下一个叫甘源的兄弟指认出其中一个人来,奇怪的是他在说这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他叫李大兴,我俩之前一起在同一个网吧当网管,后来他去了一家夜总会工作,当时我还求他带我也过去,但他总是找借口拒绝我,为此我还和他绝交了。”
  我问:“那你现在还能联系到他吗?”
  甘源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我一眼,突然愣住了,我也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还是条子反应机灵朝甘源的后脑勺拍了一下道:“你小子发什么楞呢,小飞哥正问你话呢!”
  “对不起对不起,条子哥小飞哥我知道错了。”甘源连忙低头向我们认错。

  “你小子能不能在大飞哥和小飞哥面前机灵点?”条子又是一下拍在甘源的后脑勺上。
  “是是是。”甘源频频点头认错,不过我能看出他好像不敢看我,难不成我长得太吓人了吗?直到我开口叫他抬头说话,他才勉强地多看我几眼。
  条子问:“你小子今天是怎么回事,前两天不是还一直吵着见两位飞哥吗?这不今儿都在呢,你都不敢看了?”
  甘源尴尬地摸了摸被拍的后脑勺道:“我只是没有想到我的偶像小飞哥竟然长这么年轻。”
  被他这么一说,我都有些害羞了,还别说这个叫甘源的兄弟我也是第一次见,条子赶紧给我们介绍道:“我的错我的错,都忘了给大飞哥和小飞哥介绍了,他叫甘源,这两天刚到咱们店里,这小子完全是听闻大飞哥和小飞哥的名声才来的,刚来第一天就问小飞哥的事,当时我还以为他是别的店派来的奸细,哥几个审问了他好几个小时完全确认他没有问题后才放了他,不过现在再看看他谁家奸细能长这憨厚样。”

  “条子哥说的是,我真的只是仰慕小飞哥的名声才来的。”甘源跟着条子他们一起傻笑起来。
  我竟然也成为别人的偶像了,这倒让我小窃喜了一下,但在他们面前还是得表现得严肃点,我清了一下嗓子说:“既然都来了,以后你就跟在条子手底下好好干,我叶小飞是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谢谢小飞哥!”众兄弟一同道。
  闲谈欢笑结束后,我们言归正传,甘源继续回答我的问题:“我也有半年多没见他了,只是听其他朋友说起过李大兴最近混得不错,如果小飞哥需要的话,我一定会联系到他。”
  我点点头道:“尽快查清李大兴的路子,及时回复我。”
  会议结束后,我坐飞哥的车回学校,现在我们还没有摸清乔老虎做生意的Ju体的时间和地点,飞哥说他会尽快从马莉那挖到可靠信息,对于飞哥的支持与鼓励,我无以言表。
  因为学生放假回家,学校里到处漆黑一片,宿舍区仅有零星几个窗户是亮灯的,我们的宿舍楼更别提了,黑乎乎的一个人都没有,就连宿管大妈都趴桌上睡着了。
  日期:2017-12-08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