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8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确实练过柔道之类的功夫,我吼了一句:“这里。。。”
  我吼完,就听到了脚步声,我看着赵奎抓着花花的身体,直接把她拎起来了,朝着她的肚子就是一拳,打的花花双手无力,赵奎没有怜惜,将她朝着墙上猛然一撞,花花痛苦的到底,赵奎把她拎起来,狠狠的又是一拳,花花这才像是一个死人一样倒在地上,动也不动。
  张奇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我活动一下手臂,扭了扭脖子,我说:“你他妈的挺厉害的啊,出去,你们都出去。。。”
  我说完就使劲的呼吸了一下,张奇跟赵奎都担心的看着我,但是没说话,直接走出去了,站在门口帮我看守着。
  我拽着花花的头发,把她拎起来,她看着我,很痛苦的样子,我说:“你是坏人是吗?你以为你很坏吗?我比你更坏!”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将手搭在花花的脖子上,弯下头便往她的珠唇上亲过去。
  可惜,由于她的闪避,我只能吻在脸领上,我再次努力的强吻,另一只手解开自由内衣的钮扣,来个上下攻击。
  “给你你不要,现在来强的,你真是个贱货。。。”花花喘着气说。
  “不一样,你是发骚来找我,上了你是便宜了你,现在老子是摧残你,你以为你很坏吗?你只是个可怜的贱货而已,你遇到了真正的坏人,你才知道什么是坏。”我愤怒的说着。
  我说完放弃解钮和亲吻的动作,直接摸向花花的胸部和大腿。
  弹实饱满的胸部,在她挣扎动作的汹涌摇晃下,差点甩开我的手。
  我猛然吧抓着她头发的手朝着后面一拉,她立马痛苦的仰着头瞪着我。
  “不行,放开你的手。。。”花花扭动身体说。
  我顾不了那么多,另一只手从花花的大腿探入短裙内,愤怒的我,已经失去理智。。。
  “不!不要!”花花的身体使劲推向我,但我发现她开始乏力,且有酥软的感觉,可能是赵奎的拳头实在太硬了,打的她身体虚弱起来。
  “你不是坏人吗?哼,现在知道怕了?贱货,我让你看看什么事坏人!”我愤怒的说着,双手更加肆无忌惮的蹂躏她。
  花花躲避着不敢看我的手指,并趁机想松脱我的怀抱,我马上将身体往前一压,使花花无法动弹而紧紧的贴在墙壁,只能任由我折磨她。
  “不行。。。呀!不。。。要。。。放。。。我走。。。我。。。受不。。。了。。。”花花叹气说。
  我慢慢将身体滑下,并蹲在花花的小腹前,接着双手插入她短裙里,将手转向她身后的臀肌,捉着丨内丨裤的橡筋带,用力往下一扯,吓得花花双腿乱踢!
  “不要!不行!”花花弯下身想拉回丨内丨裤。
  “嗯。。。不要。。。放过我吧。。。”。
  花花有抗拒,但却是乏力的抗拒我不知道她是真的没力气,还是在故意这么做。
  我不管那么多,当内衣解开的一刻,一对晶莹雪白的呈现在我眼前,在黄色蕾丝胸罩衬托下,发挥出诱惑的一面!
  “不要。。。”花花软弱无力垂下头,以掩遮暴露的酥胸。
  我轻易分开花花的双手,她看着我,脸色变了,显得含羞,不禁令人垂怜万分。。。
  “坏人怎么会害羞呢?你们这群自语坏人的人其实内心都是脆弱的小丑。。。”我愤怒的说着。
  花花听了我这番话,无言以对,愣愣的似在想些什么,而我将嘴巴凑到她的两片珠唇上,她仍没做出反抗,只是目不转睛的望着我。

  我成功的亲在她的湿唇。。。我亲在花花的珠唇上,吮吸她那芳香的垂涎,并偷偷将舌头钻入她的樱桃小嘴里,虽然与她的小舌碰触,但她仍是傻兮兮呆若木鸡的,完全没有一点反应。
  花花没有反应可没关系,我也不在乎这一点,我偷偷将手潜入她的短裙内,接着轻轻摸索接近腰间的丨内丨裤橡筋带。。。
  终于,我成功将手指从花花的腰间直插入丨内丨裤的橡筋带里,并慢慢将黄色蕾丝的镂空小丨内丨裤往下褪。。。
  “啊!你做什么?”花花如梦惊醒般的苏醒,急忙想拉回即将掉落地面的丨内丨裤。
  我趁花花惊讶举脚的动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快速将丨内丨裤从小腿脱了出来。

  花花身上最后一道防御也被我弄走,报复快感如电流般,迅速传遍我每一个细胞,使我开始陷入疯癫的状态。。。
  我站起来将整个身体压向花花,使她贴在墙壁上,这次不管怎么样,我也不会退缩,而她也被我双臂环抱得也无法退缩。。。
  这次花花没有退缩,只是看着我,甚至开始试着搂抱我,或许是害怕,她始终不敢太过大胆,但是对于我的入侵也不在反抗,而且还闭上眼睛在享受,嘴里发出浓重的喘息声。
  我看着她享受的样子,就起身,甩手给了她一巴掌,将她打醒,她睁开眼睛捂着脸看着我,满脸都是哀怨。
  “贱人,你以为我会要你?你这个烂大街的货色!”我愤怒的说着,说完就朝着她呸了一口。
  花花羞辱的看着我,站起来,穿上衣服,说:“你要杀,就杀吧,你也羞辱够了吧?”
  我笑了起来,捏着她的嘴巴,让她的脸变形,她瞪着我,我说:“没想过要杀你,去告诉你父亲,陈老板的司机,是我爸爸,从他那里买了一块黑乌沙,是贴皮的料子,那块料子,害死了我父亲,这件事我会算到底的,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会找到他的,到时候我把你们父女两都干掉。”
  我甩开花花,后退着出去,花花瞪着我,眼泪流出来了,这种羞辱对她来说是巨大的,她说:“邵飞,你真的比我们所想的还要恶毒,你这个畜生。。。”
  我邪恶的笑了起来,做坏人果然很爽,我说:“你现在才知道?我比你们想的还要坏,小姑娘,以后不要在别人面前说你是坏人了,因为到时候你遇到真正的坏人的话,你会很惨的。”
  我说完,转身就走,心里的窝囊气出了,很爽。
  “周老大告诉你我们在这里的?”花花愤怒的问。

  我回头笑了一下,我说:“你猜。。。”
  “你,王八蛋。。。”
  我看着花花气的扭曲的脸,哪行眼泪不停的掉,就邪恶的转身就走,真的,很过瘾。
  原来做坏人是这种感觉!
  我还是比较喜欢马炮神经病时候的样子,他凶恶起来绝对是个凶恶的人,脸已经扭曲的变形了,我绝对相信他对我会手下不留情。
  但是我看着远处车灯林立,就笑了一下,他拿我没办法的,我看着老五从车上下来,身后跟着几十个人,他们都有家伙的,马炮看着老五,又回头看着我,气急败坏。
  老五走到我面前,看了一眼马炮,没有说话,而马炮指着我,说:“带人了不起啊?给我动他。”
  我看着他身后的人蠢蠢欲动,我说:“马炮,打蜡村都快烧没了,快点回去看看吧。”
  马炮龇牙咧嘴,跟我对视了几秒,但是很快就说:“草拟吗的邵飞,你有种。。。”
  打蜡村是他的家,是他的老窝,相比于我,相信还是打蜡村相对于重要一些,就算他是神经病,他也会先回家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