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8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回头看着她,那张前卫的脸,短发贴耳,唇红齿白,可以说是既美丽但是又邪恶的脸。
  我心惊肉跳,是花花,我咽了口唾沫,很紧张,这时,她把手枪丢在一边,忽然伸了一个懒腰,我不由自主吸了一口气,很柔软的身体!
  “来我这里干什么?”

  花花慵懒的问,她还不知道我来这里干什么,我心惊肉跳,看着她身后的手枪,我说:“周老大让我来躲一躲,我刚刚干掉了五爷。”
  她听了之后,眯着眼睛,在伸了一个懒腰之后,又回复了原来的姿势,说:“那是要躲一躲,从这里往南走,过了山,能到南坎。”
  他说着,站起身来,似乎要出去似的,手里拿着枪,很无所谓似的,我不能让她出去,如果她看到了外面还有人的话,那就糟了,我悄悄的站起来,突然她又回头了。
  她皱着眉头想了一想,一面把枪放下,一边说:“这个鬼天气,外面相当热!”
  说完她就过来,推开我,我吓了一跳,然而她却身子向下一斜,躺在了躺椅上,然后伸直了双腿,我看着那双腿,  我呆住了!
  任何男人见到了这样的裸露了美腿,都会呆住的  大腿修长而坚实,小腿条匀称得比任何人体雕塑更标准,皮肤是如此腻白细滑看起来细柔,短裤的衬托下,把那双美腿更衬得令人的视线无法移开。
  我由衷地赞美:“你的腿很美!”
  听到我的话,花花双腿交叠着,充满挑逗地缓缓移动一下,说:“跑路是寂寞的,在寂寞的时候有个妞泡是不是很爽?”
  我笑了一下,点点头,说:“你想被我泡吗?这里只有你一个人?是不是很寂寞?”

  花花笑了一下,斜着眼看我,说:“或许我再感到热一点的话。。。”
  这句话充满了诱惑,我说:“是吗?”
  我走了过去,伸手抓住她的衣角,她没有反抗,我慢慢的掀起来衣角,即将要将她的t恤掀起来,虽然我有点紧张,但是还是带着一丝欣赏跟期待,我猛然用力,把衣服脱了下来。
  她都没有反抗,我很惊讶,我感到了一阵目眩,盯着花花美好到没有一点暇疵的美体。
  半晌,她才说:“山里是很苦闷,钱花完了,只能在这里啃树皮,你让我感觉到热,我就融化你。。。”
  我的呼吸开始急促:“你的内心跟你的表面不一样,你是个欲女。。。”
  花花的的声音更低沉,说:“都他妈过的是鬼的日子,说什么修身养性,不过你走运,我很挑的,我在山里呆了很久,实在无聊的有点寂寞,刚好遇到了跑路的你。”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你相信我的话?万一我骗你怎么办?”
  “这里只有我,爸爸,还有周老大知道,你能来这里,绝对不是偶然,我不是相信你,我是相信周老大。”花花说。
  我点了点头,真是可怜,周老大真是一个恶魔,真的。。。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问:“你在等什么呢?”
  她一面说,一面转了一个身,使她自己变得伏在地毯上,而把小腿反翘了起来,轻轻地晃着,我看着她诱惑的身体,呼吸有点急促,我又看了看放在躺椅上的枪,她说:“你好像很害怕似的?”
  我听了之后,就躺下来,不想被她看穿,花花不是个弱女子,我怀疑他练过功夫之类的,  等到我终于仰天躺下来之际,花花柔软滑腻的身体,紧靠着我, 我未曾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她柔软腴滑的身体,已经偎向我,同时,我的唇也被两片润湿的,灼热的唇所封住。

  包围住了我的不但是温柔,还有一股沁人肺腑的幽香,那是一种浴后的清香,我来之前,她绝对在洗澡,果然,当我的手开始活动之际,我碰到了还带着水珠的发尖,接着,是丰腻得令人心醉的背部,恰到好处的柔腰。
  我的双手贪婪地抚摸着,手心和指尖,把花花身体所发出来销魂蚀骨的感觉,直传入我的身体的每一部分。
  我没有机会讲话,我的唇一直被封着,柔软香滑的舌尖,在我的口中蠕动。
  我不必发问,那样令人飘然欲仙的深吻,我不会忘记,花花的手,开始解开我衣衫,当我赤裸的身体,紧贴着对方的身体,两人一起自然而然滚动在地上之际,我的身体,一面紧贴着令人血脉贪张的柔腴肌肤,另一方面,却想去抓那把枪,虽然花花很诱惑,但是我却想要的是花花的命!
  惊险与香艳,在我身上淋漓的体现着,我伸着的手,努力的抓着枪,她忘情的吻着我,我一直以为花花是个前卫的冷血少女,但是人,都是人啊,在极度寂寞之后,都会饥不择食。
  突然,我抓到了手枪,我猛然拿着手枪顶着花花的脑袋,她的眼睛立刻睁开了,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什么意思?”花花问我。
  我看着她,我说:“枪已经顶在了脑门上,你说什么意思?”
  花花笑了一下,说:“上面的枪还是下面的枪?”
  我说:“上面的。。。”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松开手,问我:“为什么?”
  我看着她,我问:“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
  “哼,陈发?你既然干掉了马武,就是跟了周老大,我们联手能赚享不尽的钱,你又何必在乎那一次?如果你真的在乎,我就在你身下啊,你可以尽情的讨要回去好了。”花花笑着说。
  我看着花花,她似乎真的不知道我父亲的事情,难道老刘那个王八蛋真的已经忘记了卖料子给我爸爸的事情吗?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今天抓了花花,我都要她好看,我问:“你父亲呢?”
  “去缅甸果敢了,到哪里赌钱去了,你似乎很在乎我父亲啊,到底我父亲伤害了你什么?我们害的人太多了,我实在想不起来了,你提醒我一下。”花花无所谓的说着。

  我上去就给了花花一巴掌,我狠狠的骂道:“臭**,你知不知道你们干的事情害死了多少人?”
  花花捂着脸,恶毒的看着我,说:“赌,是你们自己选的,没人逼你们。。。”
  “要不是你们造假,我们会选错吗?”我愤怒的说。
  我捏着花花的嘴,把枪塞进去,我说:“真的想一枪崩了你。。。”
  花花瞪着我,呼吸有点急促,我狠狠的握着手枪,真的想开枪,但是我的手还是收回来的,杀了花花没意义,她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帮凶,而且,杀了她,老刘可能就会隐藏的更深了,周老大都不见得能在找到他,可惜。。。
  我把手枪拿出来,站起来,花花急忙爬起来,靠着木质的墙壁,说:“你以为我们的日子好过吗?我们赚了很多钱吗?我们也是东躲西藏的,你知不知道躲在山里的日子有多无聊,只有蚂蚁跟树叶,操他妈的,一个月都看不到一个陌生人,我也想过无忧无虑的日子,但是我能吗?”
  “那是你自己选的。”我吼道。
  我拿着枪,对着花花,但是我没有开枪,我急忙转身,我害怕我忍不住射杀了花花,突然,花花扑上来了,搂着我的脖子,抓着我的手,我倒在地上,她给我来了一个十字固,我感觉脖子有点不喘气。

  妈的,这个贱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