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7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廖燕北和吴传普也第一时间知道了派出所发生的枪案,两个人都赶到了市公丨安丨局指挥中心组织各分局拦截罪犯的车辆。
  范昌明一回到办公室就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已经拨了几个号码,去半中间停住了,站在那里沉思了一会儿,慢慢把电话放了回去,然后点上一支烟陷入了沉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忽然急促地响起来,来电显示一个陌生的号码,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里面传来周琴的声音。
  “范局长,不好意思,我看你们挺忙的,所以就先走了,看来,我倒是冤枉你了……”
  “你在哪里?”范昌明咬牙切齿地问道。
  周琴笑道:“当然是找个安全的地方先躲起来,没想到你们公丨安丨局内部也这么复杂……范局长,我只问你一句话,先前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范昌明喘息了几下,说道:“那要看你提供的东西有没有足够的分量……”
  周琴说道:“没有分量我也不会去找你……”
  范昌明说道:“那你马上把东西给我。”
  周琴说道:“可我信不过你,从今天的情况来看,公丨安丨局的人也不都听你的,就算你答应了我的条件,别的人不答应怎么办?”
  范昌明一阵恼火,一阵尴尬,怒道:“公丨安丨局内部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既然答应你,自然管用……我警告你,别在跟我玩花样,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暗中在和陆战林偷偷联系,就凭这一点我马上就可以抓你……”
  周琴满不在乎地说道:“范局长,消消气,玩花样的可不是我……就算你抓了我又能怎么样?难道你还打算一个母亲会出卖自己的亲生儿子?”

  范昌明好像对周琴束手无策,气愤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周琴说道:“咱们的协议分两个步骤执行,第一个步骤,我先把录音材料交给你,你要确保没有人再懂我儿子的脑筋,第二步骤,我提供陆建民赃款的有关消息,你想办法给我儿子销案……”
  范昌明慢慢坐在椅子上,琢磨了一下,说道:“同意,录音材料什么时候给我……”
  周琴说道:“随时都可以……”

  范昌明说道:“你说个时间地点,我亲自去取。”
  没想到周琴咯咯一阵娇笑,说道:“范局长,我们还是别见面了,跟你这人在一起不安全,再说,我可是一个清清白白的人,不想让人家误解我们两个人的关系……”
  范昌明想起刚才陈志刚说的那些疯言疯语,老脸一热,心想,你这个老**要是清白的话,这世上就没有肮脏的女人了。
  嘴里却说道:“那你怎么把东西给我?”
  周琴笑道:“堂堂公丨安丨局局长怎么一点脑筋都没有?你发给我一个地址,我给你发快件……不过,我再次提醒你,说话可要算话呀,不然把我们母子逼的走投无路的话,刚才的子丨弹丨就有可能朝着你身上招呼呢……”说完,娇笑一声把手机挂断了。
  该死的老妖精。
  范昌明心里咒骂了一句,匆匆忙忙给周琴发了一个通信地址,然后把手机扔在了桌子上,看看手表,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
  这时,廖燕北和吴传普走了进来,范昌明问道:“怎么样?”
  廖燕北摇摇头说道:“车找到了,人没找到……那辆车可能是偷来的……”

  范昌明似自言自语地说道:“不用找了,陆战林干的……”
  廖燕北和吴传普都吃了一惊,一脸惊讶地盯着范昌明。
  范昌明摆摆手让两个人坐下,点上一支烟说道:“不出我们所料,周琴和陆战林暗中其实一直有联系,我怀疑他们今天在那个酒吧秘密会面了。
  陆战林肯定看见了周琴被抓的经过,所以偷偷跟到了派出所……简直太危险了,我今天如果不去把周琴带出来的话,这个混蛋有可能晚上血洗派出所呢……”
  “简直是胆大妄为,要不要马上派人去查查那家酒吧?”吴传普说道。
  范昌明摇摇头说道:“现在去有什么用?”
  说着,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决定和周琴做这个交易,毕竟她提供的东西对我们太重要了,陆战林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
  廖燕北说道:“就怕周琴言过其实。”
  范昌明说道:“这不用担心,她刚才已经答应先交出录音材料了,有没有价值一听就知道……不过,还有一件事情让我坐立不安。
  你们恐怕都想不到,李先科不仅公开跟我阳奉阴违,他手下的一个刑警队长,竟然当着我的面拔枪抗命。

  竟然还信口雌黄,诬陷我和周琴有不正当关系,这件事不能不引起重视,如果不清除我们内部的这些败类,后果不堪设想……”
  廖燕北说道:“这事明摆着的,李先科背后是王副局长,王副局长背后是廖声远和孙淦,你想动他们也没这么容易,除非抓他们一个现行………”
  范昌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确实不容易啊,二分局都成了王副局长和李先科的独立王国了,俗话说杀鸡儆猴,就先拿陈志刚开刀,从局里面派个人去二分局担任刑警队长……对了,陆鸣那边有什么消息?”
  廖燕北说道:“刚才丁璐报告,陆鸣已经在去电视台的路上了……”
  范昌明站起身来说道:“走,找个地方把肚子填饱,然后我抽时间去见见廖声远,晚上一起看看我们导演的这场戏能不能成功……我怎么突然有点没信心了……”

  王副局长今天一大早就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公丨安丨局,中午酒足饭饱之后,和市里面几家企业的老板凑了一桌麻将,没想到手气不好,输了几千块钱。
  刚刚离开麻将桌子,就接到李先科的电话,听完心腹的汇报之后,王局长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他本想给政法委书记廖声远打个电话,可想起那天孙淦的话,觉得事情紧急,有必要亲自去一趟他家里,看看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于是给孙淦发了一条短信,自己一个人开车往江心岛驶去。
  可王副局长没料到的是,虽然情况万分紧急,可孙书记并没有在家里等着听他的汇报,实际上他压根就没有回来,家里等着他的是杨玥。
  “王局长,老孙晚上有个应酬,赶不回来,有什么事你就对我说吧……”杨玥倒是很客气,不仅亲自给王副局长沏茶,还给他递烟。
  “啊,那孙书记说过什么时候回来吗?这是……是工作上的事情……”王副局长觉得很一个妇人谈论这些事缺乏严肃性。
  正说着,书房的门打开了,只见孙维林从里面走了出来,笑道:“老王,怎么?难道你现在成了我爸的直接下属了?什么事还非要直接向他汇报?”
  王副局长和孙维林倒不陌生,在酒桌上已经不知道喝多少回了,并且知道孙淦一些上不了场面的事情都是指派儿子出面,既然孙淦没时间,那也只好向“衙内”汇报了。

  “哎呀,杨总,出事了……”王副局长瞥了一眼杨玥说道。
  孙维林摆出一副慢条斯理的样子,在沙发上坐下来,不慌不忙地问道:“出什么事了?是不是范昌明又给你找什么麻烦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