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29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是因为纪安今天改名“游艇路亚直播”,直播间里来了位貌似砖家的观众,“李大毛忠粉”道:“容易个屁,路亚一整天空竿是常有的事,他不过运气好,碰巧找到了鱼窝。”
  小手牵大手反驳:“胡说!小哥钓鱼可厉害了。”
  李大毛忠粉:“他厉害?矶钓竿配尼龙线,典型的泥腿子玩法。

  你要说旁边那胖子厉害,我还勉强同意。
  他?辣鸡一枚。”
  小手牵大手回骂:“你才辣鸡!自己没本事,钓不到鱼,还说小哥?!”
  纪安没开口,胡子很浓道:“假如他换一个地方钓到怎么办?”
  李大毛忠粉不说话。
  胡子很浓接着道:“你看这样行不?小哥现在换地方,半个小时内鱼,你飞个佛跳墙。
  要是半个小时内钓不到,我飞他一个。
  敢不敢?是男人别怂!”
  李大毛忠粉:“我有什么不敢的?
  来啊!播主现在换地方,你钓得到算我输!”
  纪安眨眼,感觉自己被馅饼砸了下头,心道:“哪跳出来的托?这胡子很浓我不认识啊……”
  有人想要送钱,纪安肯定不会拒绝,刚好这个鱼窝钓差不多了,纪安示意严立伟开船,找下一个地点。
  重新换地方,纪安装【我最贱】。
  见他毛毛躁躁四处走动,李大毛忠粉嘲讽道:“天真,你以为搜的地方多能钓到了?”
  胡子很浓紧接着打出:“pia!”恰逢纪安手鱼竿一顿。
  纪安笑着摇头,这胡子很浓有点意思。

  配合胡子很浓那一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纪安收线起鱼,又是一条1斤半的鲈鱼。
  直播间里安静了一会,一个佛跳墙从屏幕飘过,李大毛忠粉:“运气而已,有种再来。
  胡子很浓,你敢不敢应?”
  胡子很浓:“求之不得!”
  李大毛忠粉也不傻,说:“不过播主不可以抛向刚才标点。”

  纪安撇撇嘴,走到船舷另一侧。严立伟道:“那里你不要了?”
  纪安:“送你了。”
  死胖子屁颠屁颠占据纪安先前鱼的标点。
  仅仅两次抛竿过后,纪安把一条尖牙密布,浑身褐斑,丑兮兮的鳜鱼放生。胡子很浓挑衅道:“李大毛忠粉,你怎么说?”
  今天第二个佛跳墙飘过,李大毛忠粉:“再来!”
  25分钟后,纪安一直没鱼,李大毛忠粉开始跳了:“我没说错吧?播主之前是运气!
  马到半小时了,那个谁,钱够么?要不要我借你?”
  胡子很浓:“跳什么跳,你还我多输一千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看要到半小时时限,胡子很浓已经准备打赏,纪安忽然道:“不好意思,李老板又要破费了。”
  抄来一条巴掌大的袖珍小鲈鱼,可以想象李大毛忠粉此时的脸色。
  胡子很浓:“哈哈哈,小哥给力! pia~pia~pia~”
  第三个佛跳墙飞过,“艹,我不信了!继续!”李大毛忠粉怒道。

  这下纪安反倒有些犹豫,【我最贱】需要消耗5积分,一次性用完消失,算放生奖励,他现在手只剩下16个积分。
  不过转念一想, 5个积分有500软妹币到手(直播平台分成50%),到时候只要得到犬王印记,吴城这么多狗,等级积分刷起来很快。
  “这买卖不亏!哥今天倒要看看,是你钱多还是我积分多!”
  第四只【我最贱】兑换。
  20分钟后了一条,临近下午5点又连两条,纪安道:“还要继续吗?传统钓,李大毛老师国内第一,我承认。不过淡水路亚,他得叫我一声老师。
  泥腿子未必不会玩路亚。”
  说的很嚣张,其实纪安也有点虚,他野性积分只剩4,要是“李老板”还死硬不肯认怂,该纪安怂了。
  不过还好,李老板一下午血亏了6000,终于灰溜溜跑了。
  直播间提示他已离开,胡子很浓道:“小哥,我够意思吧?”
  纪安出大拇指:“绝对够意思~哥们,谢了!”
  胡子很浓:“我川城人,以后有机会见面,请我吃顿饭好。”
  纪安一下午净赚3000大洋,距离动物园工资缺口只差5000,他爽快道:“一句话,到时候地方你挑。”
  下午六点,游艇返回别墅区码头。
  走下船,严立伟提着大半条鱤鱼,乐道:“小纪,真过瘾,我从来没钓的像今天这样爽过!

  说好了啊,下周早点来。”
  死胖子今天跟在纪安屁股后头,只要纪安一鱼,他的竿子立马抛了过去,都是吃现成的,能不爽么?
  纪安笑着点头。严立伟又道:“小纪,下次来你别带装备了,直接用我的。”
  想了想,纪安还是拒绝,坚持矶钓竿配尼龙线的泥腿子钓法,指不定下次还能“钓”到一个李老板呢?
  只要再来两个李老板,动物园工资缺口解决了。

  见纪安摇头,严立伟也不勉强,道:“不用不用吧,看来矶钓竿你是玩出心得了。
  不过今天晚饭你得留下吃,我要跟你好好喝一个。”
  死胖子还记着老婆大人交代的任务。
  吃饭可以有,纪安没多想,应下。然后给家里外公去了个电话。

  鱼头在锅里炖着,浓香溢出,雪白鱼肉被严立伟切成半透明薄片,一会放汤里涮着吃。
  晚7点,舒静回家,进门便道:“好香啊,你们做什么呢?”她身后跟着戚倚嘉和琪琪。
  纪安和戚倚嘉两人看到对方,同时意外。
  严立伟系着围裙,手拿锅铲,从厨房跑来邀功道:“今天我和小纪一起搞了条大鱼,静静你有口福了。”

  舒静在玄关换鞋,抬头道:“你下午和纪安去钓鱼了?”
  严立伟用力点胖头,舒静站起身怀疑道:“鱼你钓到的?”
  严立伟看了眼纪安,说:“一起钓到的,我跟他一起钓到的。”
  舒静毫不留情揭穿道:“你少来,我看是纪安钓到的吧?你哪次出门钓鱼不是空手回家?”
  严立伟尴尬,辩解道:“那是我都放生了,不信你问纪安。”
  纪安才懒得掺和他们俩拌嘴,扬起笑脸,朝戚倚嘉身后招手道:“娄诗琪~”
  “贱哥哥~”小丫头脆声叫道,朝纪安一路小跑过去。
  见状,舒静心下讶异:“这小子还真是花见花开,家里两座冰山怎么都对他笑?”

  琪琪来了,浩克肯定得出来坐陪。
  浩克现在的服从度接近50,马要及格了,加琪琪每天和它粘一起,亲密度虽然超不过纪安,但肯定严胖子高。
  大块头耷拉舌头,趴在地毯任小丫头在它脑袋施为。很快浩克脑袋一撮鬃毛被一支粉色蝴蝶节束起,配一张厚眼皮苦瓜脸,舒静笑喷,戚倚嘉莞尔。
  旁边出点子怂恿的始作俑者嘿嘿坏笑。
  7点半,严立伟端锅桌,招呼众人开饭。

  日期:2017-12-08 06: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