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8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师父没说什么,拿着电钻开始沿着窗口打皮,我想看看料子的肉质有多少,他打了一会,突然停了,只延伸了四公分,料子就断了。
  我捏着鼻梁,看的清清楚楚,就在我眼前断了线,料子只有七公分左右的肉质,其他的都是砖头料。
  “怎么?料子怎么样?”周老大问我。
  我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是,料子夸了,我人生赌石第一次夸,而且还夸的这么重要,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夸?

  我有点愤怒的说:“亏了。。。”
  “多少?”周老大平淡的问。
  我说:“九百多万。。。”
  “还有的本,要不要继续?”周老大说。
  我不服气,我说:“继续,赌石有输赢,神仙难断寸玉,我输一次也是正常的。”
  我看着田光,他皱起来眉头,我没有跟他说任何话,继续去选石头,我觉得不应该,那块料子的皮壳很好,窗口开的也很大,这很容易出料子,但是我摇了摇头,妈的,这个窗开的好,对,是窗开的好。

  如果窗口开的小,那我还真不敢赌,他开那么大,都已经有巴掌大了,我第一时间就觉得有戏,先入为主,是的,先入为主。
  妈的,开窗的人真的是个老狐狸,抓住了人的心里,我有点心急了,也有点太自信了,所以才会输这么一次。。。
  我必须小心点,周老大没有着急,也没有急着否定我,但是我并不感激,我知道,他在等着我继续出错,我不能给他机会,我不能让他否定我,绝对不能。
  田光很期待,我们结缘就是因为赌石,我绝对不能输,我不能让他失望。。。
  我继续看着料子,这次我没有找开窗大的料子看,我不会翻同一个错误。

  我找了一圈,发现一块开窗起胶感很重的料子,料子很大,至少有一百多公斤,白盐沙皮,很白的那种,我伸手摸着,感觉很细滑,很细腻的感觉,白色种带着一些黑斑,从皮壳看,应该是木那偏浅层刷皮开窗半赌石,木那的料子,是翻本的最好的料子。
  木那至尊,只要出色,出水,料子就赢了,这块料子整体感非常好,不用打灯从窗口就能看到里面肉质的那种起胶的感觉。
  但是我没有急着买,我要慎重再慎重,这次必须要赢!
  我蹲在地上,拿出放大镜,我这次一定要仔仔细细的看清楚,我不能漏掉可能垮的细节,我不能光看料子能出货的好处,我也得看坏处。
  料子的窗口开的很小,只有手指粗细,窗口开在中间,开的也很好,在中间向两边延伸的可能性很大,所以有赌性。
  我看着窗口,打灯进去,拿着放大镜看,冰糯的感觉很明显,而且起胶的感觉也很强烈,最主要的是,?晶体略细,水头非常好,光泽度略好,棉絮感略突出,但是这是木那的料子,棉絮感是加钱的,越突出越好,有雪花棉更好。
  但是底色有点难度,老蓝水底偏绿,这个色很危险,如果蓝色加深的话,这块木那料子就有点不伦不类了,但是又偏绿,这让我很纠结。
  我拍着料子,感觉料子出牌子手镯都可以,无裂,无杂乱,配合好工艺,单件市场价值小百万数的空间有。
  出随行吊坠,配合好工艺,单件市场价值中百万数。
  出男款饱满戒面,单枚市场价值小十万数范围,这块料子能出几十万个戒指面,当然了,这是最坏的打法,最值钱的还是出镯子,满料镯子有上千对,是过亿的料子。
  但是我不能光看到料子的好处,我还得看料子的坏处,我继续打光看,小窗口开的好,但是还是被我看到了,里面有裂,而且是纹裂,我皱起了眉头,由于纹裂复杂多变,赌较完整牌子有难度,内部变种及色渐变风险较大。
  这块料子还是不错的,但是要赌的两个都是大爆炸的属性,裂和种,料子要是裂纹进去了,那料子就算是在绿也毁了,种要是跑蓝了,料子就是在完整都毁了。
  但是这块料子赌性很大,只要赌赢就是上亿的利润,所以,这是我纠结的地方。
  我看着料子,他们都在等着,没有人跟我商量,没有人能帮我做决定,我感觉到了孤独与无助,我以前从来没这种感觉,我害怕输,也不能输,所以我踌躇。

  但是我最终都要做这个决定的,我站起来,就这块料子了,我说:“老板,这块料子多少钱?”
  老板看着料子,说:“好处我也不夸大,坏处我也不藏着,这块料子有裂,纹裂,胆子小被赌,会出人命的。”
  我笑了一下,我说:“上亿的我都赌过,你说吧。”
  老板笑了笑,说:“那就好,料子我也不黑你,三千万不少。”
  我听着三千万,就看着料子,高一米多,宽四十公分,大概一百三十多公斤的样子,这么大的木那料,开窗的色还那么好,起底冰种,三千万确实不贵,但是我还是慎重考虑了一下,料子有料,而且是纹裂,这个纹裂要是蔓延出去,整个料子就炸了,但是在表面看,纹裂并不深,而且不拿放大镜根本就看不出来,这就可能裂纹没有扩大,我咬着嘴唇,我说:“行,就这块了。”
  老板笑了笑,说:“爽快。”

  我看着周老大,丧彪直接把带子领出来,一袋子都是钱,他们这次是带足了现金来的,看来是真的想试试我的底,已经输了一次了,我不能在输第二次了,我去付钱,周老大一个字都没说,我赌,他跟,就这么简单。
  田光也没有说话,还是很相信我,结账之后,料子上切割台,师父说:“还要改个刀,来个口,探探路?”
  我说:“不用了,直接切,从纹路看,料子的肉不会少,这块料子赌种跟裂,直接切,中间来一刀。”
  师父看着料子,笑了一下,说:“行家啊。。。”
  他虽然是夸但是我怎么感觉他的笑容有点嘲笑的感觉,或许是我的错觉,我没有说话,他直接上刀,我看着机器刀片下来了,就站在一边看着,我心里极度紧张,这一刀下来就定生死了。
  我从来没有输过,今天输了一次,如果再输,我有点崩,但是我有这个自信,我紧张的看着。

  有一种喘不上来气的感觉,裂纹不长,不变种,料子就赢了,赌性很大,只要赢了,至少上亿的盈利,我握着拳头,但是感觉有点无力,紧张导致肌肉有点抽搐的感觉。
  我动了动肩膀,让自己放松下来,看着料子一点点的被切开,我的心就悬起来了,我没有输过,输一次已经是大事了,如果再输,我可能就没有机会了,我不会输的,也不能输。
  裂,只要裂不进去,种不变,料子就赢了,我紧张的期待着,田光也走到我身边,他给我鼓励的眼神, 但是我没有理他,我现在很紧张,紧张到了颤抖的地步。
  开了。。。

  料子被切成了两半,师父突然吼了一句“好一个帝王裂。。。”
  帝王绿?我一听,心里震惊了,居然开出来了帝王绿,我急忙过去看,如果是帝王绿,那么料子至少是十亿级别的超级极品,正当我兴奋的时候,我看到了料子的切割面,当我看到切割面的时候,我浑身都开始颤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