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8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抬头看着天花板,我说:“周老大做毒贩不是为了钱,而是天性如此,就跟我们赌石一样,改不了的,所以,田光的车一定会翻。”
  “那怎么办?我们没几个人。。。”张奇担心的说着。
  我皱起了眉头,这个时候,没外面跌跌撞撞的跑进来几个人,我看着是癞子跟疤瘌他们,他们进门,就倒在地上,癞子哭着说“死了,都死了。。。飞哥。。。”
  我过去急忙把他们扶起来,看着他们身上的刀口,我眼眶发酸,我说:“好兄弟,不会白死的,不会的!”

  回来的人没有超过十个,每个都有伤,我心里很安慰了,能回来就不错了,但是这笔血账不会这么算了的。
  我让他们去医院,让张奇给他们每人一笔钱,先出去躲一段时间,等过了风头在回来,这一次是血的教训,没有足够的实力,不要去别人的地盘踩人头,要不然,很容易自己的坟头长草的。
  一夜没睡。。。
  天亮之后,也没有觉得疲倦,只是觉得血还在热,已经沸腾的感觉,我不为昨天的事情感到后悔,我觉得我做的值得,够血性,虽然损失了那么多兄弟,但是我还活着,我会照顾好他们的家人的。
  早上,田光的车子停在我门口,车门打开了,我走了出去,赵奎跟张奇两个人要跟着,但是我说:“别跟着我。。。”
  “飞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我们一定要去。。。”张奇说。

  我说:“不信光哥吗?去医院,好好的养好自己,别忘了我昨天说过的话。”
  张奇看着我,眼睛很湿润,赵奎没有说话,转身就回去了,他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我坐上车,柱子开着车走,朝着瑞丽赌石城去,我们都没有说话,沉默的等着,走着。
  到了赌石城,我们下了车,这姐告赌石街,创造了多少神话又创造了多少悲惨与鲜血。
  田光带着我,朝着赌石城里面走,他说:“舅舅的路子很广,认识赌石的朋友,但是他从来不赌石,这次他愿意跟你一起赌,证明他也有转行的意思,好好干。”

  我笑了一下,我知道劝他没用,就算是我赢了钱,他舅舅也不会同意转行的,他做那行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命,天生就是做那种事的命。
  到了一家赌石店,店不是很大,只要一百多个平米的小店,但是里面摆放着的原石很多,大的小的都有,我看着周老大已经坐在里面等我了,身后站着丧彪跟二指他们,矮子奇跟王青也在,我看着王青那头黄毛以及他邪恶的脸,就想撕烂他的喉咙。
  “舅舅。。。”田光说了一句。
  周老大挥挥手,说:“邵飞,赌石呢,我是从来不玩的,我从来不相信赌这个东西,我的手下都很好赌,所以,没有一个人手掌是玩好的,我这个人做事情都是靠实力,赚钱也不投机取巧,一步一个脚印,但是啊光说你赌石很有一手,从来没输过,所以我拿了三千万来跟你赌,能不能改变我的看法,就看你的了。”
  我笑了一下,我说:“知道了,老大。。。”
  我看着这里的料子,我很惊讶,这家店铺并不大,只有一百多平,但是原石基本上都是上等的原石,木那的百公斤的料子,后江的百十公斤的料子,我转身看着其他料子,还有不少名坑的料子,麻姆湾的,帕敢的,莫西沙的,大料子摆的一排排的,最大的至少都有三四百斤。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我看着老板,是个中年人,他对着我笑,但是没有说话,给人一种很谦和的感觉,很黑,估计是缅甸人,我也没有说什么,先看料子再说。

  我看着一块大料子,像是一条柱子一样,很长,我看着皮壳,老象皮,伸手摸了一下,砂砾感很饱满,料子的皮壳很好看,从表面上看,是莫西沙场口的,有窗口,而且很大,这个窗口,几乎有巴掌大了我看着窗口,拿着强光灯照射了一下,打光很透,糯冰局部冰种,晶体较细,水头较好,光泽度较好,棉絮有点,但是不妨碍,飘雪花棉,出牌子,无裂,无杂乱,配合好工艺,单件市场价值小十万数的空间有。

  这料子,至少能出上万件牌子,镯子的价值更高,满料大几千万跑不了,这么大的窗口,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要价钱合适,肯定赚。
  但是我心里有点奇怪,这么小的店,为什么没有人来呢?这里的料子这么好,难道是因为价格太贵了?
  我看着老板,我问:“这块料子多少钱?”
  他看着我指着的料子,说:“莫西沙的料子,大口窗,料子够大,里面的种水够好,种水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所以不便宜啊。”
  老板是个懂行的人,我说:“多少钱直说。”
  “一千万。。。”
  我听着一千万的价格,虽然过千万了,但是不算贵,中肯价,就凭这个水色跟底子,还有这个重量,肯定会上千万的。
  我说:“好,我要了,就这么块。。。”
  老板点了点头就让伙计过来,把料子抬走,后面就是切割台,上了切割台,我问周老大:“怎么赌?”
  “五五分吧,我不欺负你。”周老大说。
  我点了点头,然后打款,丧彪提了一袋子钱,里面都是现金,把钱拿着交给老板,我看着,很豪气,他们都是带现金的,这是做他们这行的规矩。
  我们付钱之后,就走到切割台,周老大说:“邵飞,别让我失望,主要不要让啊光失望,他很看重你,我们家的人都很重视兄弟情义,阿光真的把你当兄弟,所以,我不想他难过。”
  我听了之后,心里有点心惊胆战的感觉,他这是告诉我,如果我输了,他就会对我动手,田光拦着也没用。。。
  我心里有点紧张起来了,但是我没有说话,我对我的眼光有信心,我看着石头,我说:“从下面剥皮,上面的料子种水不错,如果下面有戏,料子就赚了。”
  师父点点头,拿着专业剥皮的电钻,打水之后,开始动刀,我听着电钻发动的声音,浑身就热起来了,感觉很刺激。

  我看着水滴在石头上,把碎屑冲走,心里很期待,虽然我知道周老大不会改变想法,但是我还是想赢,我主要是给田光看,让他到时候后悔的时候别那么难受。
  突然我看着料子开了一个很大的窗口,但是窗口里面没有色,师父说:“下面垮了,石头料。。。”
  我急忙看着料子,咽了口唾沫,里面的石性很重,没有色,没有种,完全就是砖头料,怎么可能呢?妈的,运气真不好,居然跳种了。
  我没有着急,我说:“切,擦不算,切看涨,从中间切,就算料子只有一半,还是能保本。”
  师父点了头,把料子放下,然后开刀,我听着机器发动的声音,就握紧了拳头,看着刀片下来,很快就在石头上拉出来一个口子,火花四溅,我躲远了去。
  料子不是很宽,四十多厘米的厚度,很快就从中间给切断了,我看着料子被切开,紧张的过去,把料子给拿起来,我看着切口,妈的,脑袋有点懵。
  还是石头料,我咬着嘴唇,一半没了,如果另外一半不是满料。。。
  但是我看着砖头料很深,就知道这块料子已经赔钱了,我说:“把窗口的皮壳给我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