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97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我重重的应,忽的想起张律师早上问我的话,我连忙又说:“哦,对了!你这次过来,办的什么签啊?”
  “工作签,已经托人帮我办了,就是等批下来,我就过来。”
  “那就好……”微微才悬起的心立马就放了下来,我唇角的幅度越来越大,完全控制不住。
  每天一个电话,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也就是问问日常,到是今天日常也没聊,我们两个都是拿着电话发傻。
  后来是我说,电话费贵,这样不说话是什么意思,他才笑呵呵的说,那先挂了,明天再给我打电话。
  亚桑的电话之后,回去的路上张律师也没再和我搭太多话,就是下车的时候我又向他道谢。
  刘远明的事情完了,以后也基本不会在接触了,所以这个谢我道的很郑重也很诚心。
  他轻抿了下唇,“都是朋友,真别那么客气,你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
  “不管是什么还是要谢谢,亚桑也让我带他谢谢你。﹎”我笑着回。
  他顿了一秒轻点了下头,然后一边拉开车门一边对我笑着说:“我回事务所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给我打电话,别拘束,都是朋友。”
  “……嗯!”我看着他重重点头,但心里想的确实应该不会去找他了。
  他对我,我知道,也是因为这样,过多的接触,和去找人家帮忙,我都觉得不好。
  所以我心里想着的,也就是等亚桑回来了,正儿八经的请人家吃顿饭,好好谢谢人家,然后我们也就离开这景城去开始新的生活。
  我以为在亚桑回来之前,我都不可能去找张律师了,但我错了,就在亚桑承诺来回来头几天晚上,亚桑给我打来电话。
  他一般都是白天给我打电话的,这是一次他晚上给我打电话。
  不过开始的时候我没太在意,反而只是高兴,能听到他的声音也是一件很高兴的事。
  只是我们没说几句,我就觉得他不对劲,说话吞吞吐吐。

  “你今天是怎么了?”我疑惑起来。
  “没怎么啊。”
  “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
  “我、我有些不好意思说。”他轻轻的笑。
  “不好意思说?”我也跟着笑了起来,不对劲的感觉下去了,“你想跟我说什么啊?”
  其实我心里已经隐隐猜到他想说什么,却还故意问他。
  我听到他轻轻吸气的声音,然后顿了两秒他才说:“阿依……”
  “嗯?”
  “我……我是真的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对你也是认真的,从来没骗过你。”
  “……”我唇角在他说第一句的时候就裂开了,连忙抿住唇都无法克制的笑意,半响才回他,“干嘛忽然跟我说这些啊?”

  “忽然想说……就说了。”
  “呵……”我笑,“你傻不傻!”
  他也笑了,“有点吧。”
  “还有点呢,骂你傻还笑。”
  他又轻轻的笑了,“阿依……”

  他才叫出我的名字,声音就被打断,好像是有人叫他,然后他回了句泰语就和我说:“先不跟你说了,我这有事。”
  “噢……”他噢字还没落,他就把电话挂了。
  起初的时候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挂上的电话后盯着电视脑里却回味着他的话。
  然而,我想着想着不知怎么的心就开始慢慢往胸口悬起,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那种感觉说不出来,明明一切看起来都那么正常那么好,但却就是有那么一种不安感在心底开始扩散……
  晚上睡下的时候,我做了个梦,梦到他靠坐在库头,真低头看着手里的手机。
  屋里的光线很暗,但电视开着,声音杂乱,忽明忽暗的光线应着他脸上和身上,让他的侧脸看起来无奈又纠结,心事重重……
  我想问他在看什么,忽然觉得这画面异常的眼熟,我还没想起在那看过,就想起我们房间没电视啊!

  而且……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下意识的就想坐起来,但去发现自己根本不能动,而他好像感觉都我醒来,抬起头转头看我。
  当我看清他另一边脸时,眸顿住,猛的坐起身,同时……我眼睛睁开,视线里是光线明亮的房间。
  那带着阳光特有的橘色光线,证明现在已经不早了,而我连忙爬坐起身就拿起放在库头柜的手机想给他电话。
  虽然只是梦,但是我很不安,我忘不掉他满是鲜血的另一半脸!

  然而,我才拿过手机,就看到两条未读短信,我拧眉点开,第一个是银行的通知,我的卡收到了一笔五万美金的汇款。
  我当时看着那通知就懵了,五万美金……那是什么概念,亚桑去哪弄那么多钱?!而且、而且他之前不是才给我汇了一万吗?!
  我没有因为这笔忽然的巨款而高兴,反而不安的感觉如同黑洞般大,我连忙点开第二天短信,是他发给我的,就一句话。
  ‘对不起,你值得更好的。’

  ???
  “什么意思呢?”我低喃出声,声音平静,却带了喘息,而去拨他电话号码的手抖得很厉害。
  按下拨出键,我将手机凑近耳边,是一串机械的女声……
  “什么意思呢?!”我再度低喃,放下手机按下挂点,然后重新拨,又将手机凑近耳边,回应我的依旧是一串机械的冰冷女声。
  我握着手机,唇颤了颤,半响放下,机械重播……
  一个小时后,我走进张律师的事务所。
  “咦,你不是艾依吗?”黄姐对我笑着打招呼,但是那笑很快就僵在脸上。
  “张律师在吗?”我问。

  “在……在办公室。”
  黄姐话音才落,张律师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张律师看到我的时候眸微张,“艾依?!”
  “张律师……”我唇抖了抖,将捏着的手机朝他伸过去,“我听不懂她们说什么,你帮我看看行吗?”
  张律师顿了一秒快步走到我面前,“你这是怎么了?”
  “我、我听不懂……你先帮我看看……”我说着,眼泪忽然就往下落,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明明我收到了那么一大笔前,我应该高兴啊,亚桑也马上就要回来了,昨天还说喜欢我,很喜欢很喜欢……
  张律师低头看了看我朝他递过去的手机,然后拉着我的手往办公室走,随即将门关了起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亚桑……亚桑电话打不通……”
  他拧眉从我手上拿过手机,然后低头按了按很快将手机凑近耳边,没多会,他就放下手机对我说:“只是关机了。”
  “关机?”
  “对,关机了,可能他有什么事不方便开机。”他说着,视线在穿着睡衣拖鞋,批头散发的我身上绕了一圈,有些哭笑不得转身走到办公桌前抽了纸巾递给我,“你要不要那么夸张,关个机而已,哭成这样。”
  我没接,只是愣愣的看着他,“亚桑给我汇了钱,还发短信和我说……对不起……”
  张律师唇边的笑瞬的僵住,“什么时候的事?”
  我没回他,而是看着他问:“亚桑……是不是……不要我了?”
  日期:2017-12-28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