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32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睁开眼睛的时侯,冯张并没有被埋起来。他被捆绑在一间黑屋子当中,远处的一只大水桶里面泡着自己的师兄。两个人的面前捆绑着六个人,虽然没有什么灯光,不过借着窗户外面的月色。还是能认出来这六个人就是自己安排在泗水号里面的内应。其中一个人还是刘喜的贴身管家,这六个人都用牛筋绳捆绑了起来。嘴里塞了核桃,支支吾吾的有话都说不出来。
  看到冯张醒了过来。看管他们的昆仑奴喊来人将他们几个押到了刘喜、吴勉等人的面前。
  “还有什么好说的吗?”刘喜冲着两位人冷笑了一声之后,在一位护卫的陪同下走到了管家几个人的身边。对着还在瑟瑟发抖的管家说道:“刘吉,五年前你海难未死,被我们的货船救了上来。现在看起来也是计划好的,是吧?也难为你这一步一步爬到管家的位置了。其实你偷印是画蛇添足的,能接触到我私印的人只有那么几个,怎么查你都逃不掉的…….”
  除了管家之外,刘喜又说出来其他五个人的姓名。这五个人分布在岛中的各个所在,难得这位大东家能知道他们谁都是谁。这些人也都是冯张兄弟俩派到岛上的内应,这么大的一座海岛只靠刘吉一个人是不够用的。

  “如果没有人命的话,我也没有对你们起杀心。不过不是因为你们,这几艘船上的人也不会给屠戮了。他们的死你们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点责任的,对吧?”说到这里,刘喜叹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叫过来一个昆仑奴:“给他们就一个全尸,这些人死后尸身挂在码头,没有我和孙东家的命令。任何人不可以把他们放下来。”
  这些人的嘴里都塞满了核桃,想要争辩却什么都说不出来。随后他们被几个昆仑奴拖走,在就在院子里面。当着这些人的面将这些内应用绳子一一绞死。
  看着管家等人死光之后,刘喜这才回头看着冯张和将军两个人说道:“现在该说说你们俩的事情了,你们都穿着官军的甲胄。不知道我们泗水号得罪哪位大人物了?”
  “先说说你们两位是谁?和大术士是什么关系……”归不归打断了刘喜的话,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冯张说道:“你在海上的遁法是大术士席应真一脉的。是吧?当年老人家我亲眼见过大术士使用过这样的水遁之法,这个是瞒不过我老人家的。”

  “是,我们兄弟两个人是应真先生的弟子。”浑身上下湿答答的将军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看在应真先生的份上,饶了我们俩一条命。你杀了应真先生弟子的事情是瞒不住的。如果他老人家知道……”
  没等将军说完,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身边的小任叁说道:“人参。你和他们俩说说,你管大术士叫什么来着?”
  “还能叫什么?他管我们人参叫儿子。这个是席应真老头儿自己说的,我们人参可是从来都没有答应。”小任叁翻了翻白眼之后,继续说道:“如果让席应真老头儿知道你们欺负他儿子…….”
  将军姓贾名仁,‘冯张’是他的亲弟弟姓贾名义,兄弟二人都是益州大商贾贾荟的儿子。三十年前这兄弟俩在家乡益州路过一个酒肆的时侯,被里面一个醉醺醺的老头看中,说一定要收他们二人为徒,教授术法。
  当时贾仁、贾义也没当这个老头子当回事,只以为这是一个喝醉酒的醉老头。没有想到的是看到被这兄弟俩小瞧,白头发老头施展了手艺,当着益州老百姓的面颠倒了日夜。本来还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漆黑一片,吓得贾氏兄弟以为天神下凡。这才不再犹豫,将这个自称席应真的老术士请到了家里。

  没有想到第二天酒醒之后。老术士仔细看了一眼这兄弟俩的天赋,便不打算认账了。不过这个时侯兄弟俩跪在他的面前,死活不让这位老术士走。席应真要走几乎没有人能拦得住他。不过这位大术士是极为看中道统的,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和一个弟子接触师徒关系之后,才会再收第二个弟子。
  当下席应真也是头疼。便应付着教授了自己独门的水、火遁法,和一些类似养生的简单术法。留下了口诀和修炼方法之后,这位大术士便离开了益州,当时和这兄弟俩说的好,让他们俩勤学苦练,一年半载之后他是要回来检查的。然后一晃三十年,贾氏兄弟便再也没有见过这位师尊。
  这三十年兄弟俩没有闲着,他们俩专攻水、火遁法的修炼,已经施展的出神入化,就连席应真自己也不敢说两种遁法在他们兄弟俩之上。晋末八王之乱的时侯,兄弟俩被东海王司马越招入麾下,不久之后贾仁充当了东海王的火急先锋。而贾义掌管司马越手下的三万水手。
  有了两位大将辅佐,东海王一连打败了长沙王司马乂、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颙司马氏诸王。可惜最后在远征匈奴石勒的时侯病死。司马越一死,晋哀帝搜喽东海王的罪状。随后大军围剿东海国军臣,贾氏兄弟看到不妙,便急急忙忙驾船带着一万多名部署逃走。
  当时天下已经大乱,没有看清形势之前,司马兄弟俩不想轻易卖命。当下开始在海上做起来了无本的买卖,在航线要地劫杀往来的商船。他们是军士出身人命看的轻,抢劫了财务之后基本上都是屠船不留一个活口。那段时间里,泗水号的商船也被这兄弟俩劫掠了不少。
  当时刘喜、孙小川也为这一股海匪头疼,刘喜还想好了计策,准备去请广悌出山,替他们接触这个祸端。不过就在这个时侯,这股突然冒出来的海匪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没有出现过。想不到这个时侯会突然进攻财神岛……
  贾氏兄弟俩说完自己的事情之后,贾仁陪着笑脸对小任叁说道:“任叁兄弟,看在咱们应真先生的份上,你求求他们几位,饶了我们兄弟俩。我们把遁法交出来……”
  “还没说完正事,遁法什么的不着急。”没等任叁说话,归不归笑眯眯打断了贾仁的话,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你们的事情还没有说完,刚才小娃娃你提到了静相这个名字。再说说这个静相吧……”
  差不多五年前,贾氏兄弟俩在海上带着船队做买卖的时侯。劫掠到了一艘富丽堂皇的海船,当时正事八王之乱差不多已经到了尾声,匈奴人进犯中原作乱的时侯。就算是皇帝也不可能会有这样富丽堂皇的大船,当时贾氏兄弟还以为这是泗水号两位东家的大船,只要劫持了他们兄弟俩,就算金山银海泗水号也要拿出来赎人。
  不过等到贾氏兄弟率船队到了大船近前,才发现船上的竟然都是佛家子弟。驾船水手都是光脑袋的和尚,甲板上,众沙弥和比丘尼簇拥着两个和尚。虽然船上的不是泗水号的两个东家。不过一看也是有钱的和尚不抢白不抢。
  日期:2017-08-11 06: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