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轶事:古国后裔一一这群人为什么被误认为类猿人?》
第12节

作者: 巴山牛_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潭獐峡我进去过多次,龙河村这名儿,就是来自流经峡谷的那条小溪,石灰岩构成的峡谷中,溪流曲里拐弯,清澈的溪水每次对直冲向山壁,逐汇成一个水潭,四十八道弯,留下四十八个潭,峡中多水潭,又常有麝獐出没,故称潭獐峡。
  峡谷中奇石密布,山峰笔直、层峦叠嶂,植被葱郁荫蔽幽谷,这里是麝獐和小猕猴王国。说来奇怪,同属猴类的大青猴,从来没在峡谷中出现过。
  日期:2017-08-05 21:10:15
  如今的潭獐峡,因为颇具特色,集奇峡,幽谷、地缝、溶洞、天坑于一身,早就是国家级的风景名胜区了,游人如织的同时,龙河村的山民,靠着这方山水,大多建起小洋楼,过上了其乐融融的日子。
  想当年,但凡这种奇山幽谷,都不是种庄稼的地方,生活在这里的山民,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暗自埋怨投错了胎!

  从潭獐峡溯流而上,也可以进入二王包森林,因为龙河水发源于这片森林。我从将军峡找起,经天王峡直到桃园峡走完,也没发现吴晓君踪迹。
  前面河道断了,一堵高高耸起的石壁横在眼前,石壁下是一个大大的水潭,"叽里咕噜"的水泡不断从潭中涌出来。
  显而易见,龙河源头是一条暗河,我抬起头来打量石壁,上面挂满了随风摇曳的青藤,一株数百年的虬松,从石壁顶端探出粗大的枝杈,宛若曲着脖颈的蛟龙,朝着下面的水潭作势扑来。
  前面无路可走,垂头丧气的我又退了回来,在天王峡中一块光溜溜的大石板上躺下歇脚。太阳已经当顶,我也饿得咕咕叫,打开挎包,用洋芋和腌菜压住叫声,仿佛被什么牵引,踏上了残留的一段栈道,择近路从采药人在缓壁上凿的脚磴,来到了二王包原始森林边。
  我双手执棍,二筒乱转,打量着阳光不能穿透的森林,咬了咬牙,横下一条心,踩着厚墩墩的落叶,走进了森林。

  耳边传来啾啾鸟鸣,杜鹃发出的"布谷、布谷",本是听惯了的,许是心情使然,此刻才感到是声声啼血的哀鸣。
  林中昏暗,也无路可循,缠树的藤萝到处都是,我用木棍左挑右拨,避难就易深入林中,只不过一时半会儿便不知东南西北,已经迷了路却没察觉。
  一直在林中穿行的我,不敢大声呼喊,那小心翼翼猫着腰执棍搜寻,鬼鬼祟祟四下里打探的模样,恰似鬼子进庄。
  日期:2017-08-06 21:26:21

  进来半天了,除了噪耳的鸟鸣蝉唱,根本没发现大青猴的影子,甚至连一根猴毛也没瞧见。
  我真的成了宁大胆,抡起青冈棍左右扫荡,硬生生劈得藤萝横飞,在"噼里啪啦"声中加快了前进步伐,在林中横冲直撞,眼见光线越来越昏暗,心里才开始慌乱了。
  森林无边似的,我明白迷路了,不能在天黑前走出去,夜里的密林中危机四伏,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并不惊慌,多少有些自救的办法,选了一棵高大的古柏,这种树笔直,错落有致的枝杈如同梯状,三两下就将身体立到了可以观山的高处。
  太阳已经掉到了山那边,我似乎已经穿过了森林,龙河村远远落在我身后,眼前很近的地方空荡荡一片,我估算了一下时间,认定到了林子另一边。
  心下无忧,分分钟就出了树林,蹦跳着刚走三五步,我顿时傻了眼,惊得目瞪口呆!

  一个巨大的天坑出现在眼前,在灰蒙蒙的天幕下,坑中云合雾集,不知有多深也不知有些啥。我心里拔凉拔凉,悔不该冒冒失失闯了进来!
  吴晓君曾提起过这叫龙缸的天坑在森林深处,夜幕渐渐罩了下来,我却身在林子中间,黑夜里的密林深处,那是凶险多多,防不胜防啊!
  事过几十年,我无数次回想过这冒险决定,直到现在,也没有捋清楚,说是寻找吴晓君,似乎有些牵强,偌大的森林充满了危险,明明怕被大青猴掳去,却偏要大海捞针似地闯进来。
  吴晓君是大青猴的儿子,这是尽人皆知的事,他真的进了森林,也是寻找生父,他是觅根归宗,能出什么事?能有什么危险?
  我欲哭无泪,一屁股坐在悬崖般的龙缸边,抱着恰似灌了水的脑袋瓜子,使劲地思,拼命地想,浑浑噩噩中,根本捋不出个道道来。
  陡觉得后颈窝一凉,我下意识反手一抹,摸到一根插进肉中的细竹签,惊回首,几只灰不溜秋,胸前挂着瘪口袋的大青猴,骑坐在不远处的树杈上,握着小竹弓的那只大青猴,胸脯上有两座小山,脖子上系着一条黑皮绳,一颗黄澄澄的坠子在丨乳丨沟间晃晃悠悠,正弯着眉眼,冲我呲牙咧嘴地傻笑。
  "拐了!出大拐了!这是只母猴......"明显感到脖子上的凉意在逐渐扩散,昏昏欲睡中,我隐约明白,自己落入了母猴之手......
  日期:2017-08-07 22:55:32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苏醒过来,懵懂中眨巴着眼睛,就着昏暗的松脂灯光,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挂满了石钟乳的洞穴中,地上铺着厚厚的干草,草上铺着一张毛茸茸的兽皮,我就躺在兽皮上。
  洞穴不大,也没有啥木制家具,洞里垒砌的石头高矮不一,摆放得错落有致,就连那盏松脂灯,也是把整块松脂直接搁在洞壁凹处,插上一根草秆燃烧。
  我的意识还在迷离中,尚未完全清醒过来,潜意识里觉得是在睡梦中,一阵尿意促使我坐了起来,发现身无寸褛,被人剥了光猪!
  大惊之下狠狠掐了一下大腿,痛得我呲牙咧嘴"哎唷"一声,才彻底醒了过来。尿急的我也没多想,先把矛盾解决了再说。奔向洞穴角落"滋、滋"后,抬手发现上面沾有血渍,骇惧中低头查看,见胯裆处血迹斑斑,吓得我一屁股蹲儿坐在地上,"哎唷、哎唷"地呻*起来。
  其实那个部位并不疼痛,是血迹吓坏了我,而且昏迷前看到的那一幕又重新飘浮在眼前。这时,洞口外响起脚步声,有人来了。
  豆火摇晃中,憨态可掬的吴晓君走了进来,他赤裸着身体,只围着一张兽皮做的屁股帘儿,我慌忙扯起兽皮裹在腰间,骨碌碌转动眼珠子,四下里寻找我的衣裤。
  "呵、呵,驸马好!遮羞布早被我妹妹藏好了,没在这宫里。"吴晓君咧嘴笑着说道。
  痴人说梦,莫名其妙!我是驸马爷,公主是他妹妹,他岂不是太子爷!这真是半月不见的小神棍吴晓君吗?
  我"啪、啪、啪"地扇了自己好几个大耳刮子,又抹眼掏耳,目不转睛盯着他看。那憨货咧嘴大笑着说:"宁知青,快用虎皮遮盖住屁股蛋儿吧。"
  我左右开弓自打自脸,倒忘了提溜着兽皮的事,慌忙重新裹在腰间,发现真是一张老旧破烂的虎皮,庆幸中喃喃自语:"幸亏是遇见了大青猴,如果碰到老虎就惨了。"

  "错!他们不是大青猴,跟我们一样,都是人!再说呀,这座森林里,早就没有老虎了噻。" 吴晓君正经八百地辩白,貌似言之凿凿。
  日期:2017-08-09 06:29:14
  我在昏睡中被破了童子身,破我的人也被我破了,她显见也是个雏儿,那些血渍便是佐证。身为男子汉,这些都不是事儿,要命的是,这里是什么地方?那群大青猴为什么也是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