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轶事:古国后裔一一这群人为什么被误认为类猿人?》
第11节

作者: 巴山牛_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可以看成扯淡,可以喷我胡说八道,还请别拿其他学说为武器。因为大家都是用自己的感知在臆想,谁都没有过硬证据,如同瞎子摸象一般,唯一不同之处,他们是大人物,而我,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我有这种臆想,是我这些年遭遇到厄难,长期寻觅自救方法才悟出来的。这些,会在后面说个明白。声明一下,我算不上是好人,写这些,算是忏悔吧!不是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吗?佛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渐渐地,我与吴晓君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对于"巫",他却几乎从没提起过,除了祈雨术能照葫芦画瓢,对其他巫术一无所知。据他说,自打记事起,就没见老爸跳过大神,唯一见过的,就是祈过无数次的雨。
  日期:2017-08-03 18:11:40
  我谈论最多的是如何才能表现好,两年后能被推荐回城工作,或者读大学和参军。这一切都离不开李和平,没有李家族众支持,根本跳不出"农门"。所谓表现好,我认为不能只是埋头苦干,锦衣夜行是傻瓜蛋子干的事儿。
  吴晓君成了孤儿,全是李和平搞的东东,到底为啥事反目成仇,他说不清楚,李和平也不会对我说。
  吴晓君年过二十,山里人婚嫁早,他最大的愿望是能找一个媳妇儿,他的心不大,只要能下崽就行,瞎眼瘸腿的丑八怪甚至过婚嫂也不嫌弃。
  我忖度了一下他的现状,小伙子虽然不赖,找个媳妇儿成家,几乎是痴心妄想。
  他与李和平虽然形同敌人,却从没正经八百在我面前说过李家坏话,倒是劝我多亲近李家,争取早一天回到父母身边,靠双手挣一份衣食,好好孝奉父母。他说,不论怎样,我都比他强,象他这种子欲养而父不待的情况,是人活世上最大的悲哀!
  我打趣他,生父说不定还在森林中活得好好的,真要是个孝子,何不把他寻来?虽然你生活也艰苦,红苕、洋芋、包谷还有得喂脑壳,总比在森林里嚼树叶喝露水强吧?
  他低垂着脑袋瓜子没吭声,生父是大青猴众所周知,在我面前,他并不感到难为情。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总不会真的去找个大青猴来孝奉吧?
  对那本<巫门符箓>,他一直很上心,希望我能找到释读办法。在这年四月底,我半年供应吃完了,龙河属高寒山区,小春作物还有两月才能收获,我请假回城过劳动节,顺便向家里求援,支持一点粮票和钞票备荒。一文钱能逼死英雄好汉,何况我只是一个小知青。

  临离开龙河前夜,李队长破天荒煮了一碗老腊肉给我践行,拜托我带几件破衣烂裤回来,他家小孩多,将就过个冬。
  吴晓君请求我办一件事,要我把<巫门符箓>上的字,选不同的抄下来,回学校请教有见识的老师求解。
  半个月后,我回到龙河村,把一捆旧衣物直接扛到队长家里,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吴晓君失踪了!
  那年头没有潜逃一说,虽然还没实行身份证制度,却是寸步难行。没有粮票和钞票就没地方吃饭,没有生产队盖章的证明,就没旅店敢给你开房,露宿街头,马上会被收容遣返。
  吴晓君只是坏分子的儿子,没理由潜逃。他没粮票没钞票没证明,贸然离开龙河,只有死路一条!

  我问过李队长,也问遍了熟悉的山民,他们都只知道,我走后第四天没见他出工,派人去找,家里啥都正常,头天收工回家还好好的,第二天就找不见人了。
  竹林坳只剩下孤零零的我,少了许多欢笑,多了几分惆怅!半夜三更我辗转反侧,望着枕边那套半新的涤卡中山装,那是我求家兄匀给我,特意送给吴晓君的厚礼。
  思绪万千中,猛然想起从前打趣他的话来,难道这傻儿真到森林里寻找大青猴去了?
  荒唐啊!这多天失去了踪影,肯定凶多吉少,也许见了阎老头都说不定!如果真是这样,我的一句玩笑话,岂不是要了他的小命!
  有了这个念头,瞌睡虫都爬得远远的,我夜不能寐,恨不得太阳快点升起。
  我的工作是巡山护林,常在二王包那片原始森林边上转悠,尽管天不怕地不怕,不信神不信鬼,有吴晓君娘亲的遭遇摆在那里,我从不敢越雷池半步。
  有公的大青猴掳妇女传宗接代,安知没有母的大青猴干出同样的事来?真有母的大青猴掳了我,吃了我都可以!别的不说,那得有多恶心啊!
  我的前任是一个年近五十的二棒老头,在与我交接的时候,并不怪我抢了他的轻松活儿,反而舒眉展眼地长吁了一口气。
  当时真蠢呀!我自认为捞到好差事,心里以为他是故作姿态,装装面子。现在反思,不论是监视吴晓君还是巡山护林,恐怕都是别人不愿意干的事!
  初出校门踏入社会,受到这种捉弄,而且还是用烟酒换来的,我咽不下这口气!咽不下也得咽,搬石头砸天?小心砸死自己!
  人脑真是个奇怪的东西,有自我安慰的功能,不然也不会有阿Q似的人。我又转换思路,毕竟这是个看山听水的悠闲活儿,与那些一颗汗水甩八爿的庄稼活儿,强过了不是一竹竿。

  这样一转念,我又觉得李队长不但不可恨,我应该感他的恩,于是又不恨他了,继而又想起吴晓君来。
  冥冥之中我如中魔咒,尽管一夜未眠,却象吸了冰*,在貌似兴奋的昏头涨脑中,作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进二王包原始森林寻找吴晓君!
  日期:2017-08-04 20:52:50

  不等天亮,我早早煮了一锅洋芋,就着干腌菜,自己塞了一肚子,又装了一挎包,按我的想法,这是给吴晓君带的。
  护林员配有防身武器,那是一根近两米长的青冈木棍子,标直溜伸,油光水滑,不但可以吓唬偷树人,还可以驱赶野兽。
  因为要到潭獐峡中和二王包原始森林里去,我不但在腰带上别了一把镰刀,还把六枚"光绪通宝"用麻绳绑在手腕上。说来也不怕人笑话,"光绪通宝"是铜铸的方孔小钱,据说鬼怕铜物,我自诩不信神也不怕鬼,万一真遇上了呢?这叫有备无患噻。
  初夏的潭獐峡,爆发山洪可能性不大,我在龙河生活大半年,早就对这方水土摸透了,瞧了瞧飘若浮云的峡谷雾霭,知道今天不会下雨。
  寻找吴晓君,应该先去二王包原始森林,因为那是大青猴栖身之地。虽然我从没靠近过那片森林,远远遥望那片云蒸霞蔚的神秘之地,几乎是每天都有的事。至于大青猴,我不想看见它们,也从来没看见过它们。
  林子中到底有些什么,这里的人祖祖辈辈都没人进去过,谁也说不上来。我听吴晓君聊过一次,他孩童时曾听娘亲叨咕过:林子深处有一个又大又深的天坑,据说叫龙缸。
  这话我信,因为他娘亲在森林中呆过大半年,没这段经历,世上不会有吴晓君这个人。
  我先到潭獐峡,是希冀在峡谷中找到他,因为我实在不愿贸然进到那片神秘诡异的森林里,自称"宁大胆"的我这般行事,不说自欺欺人,也是名实难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