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轶事:古国后裔一一这群人为什么被误认为类猿人?》
第3节

作者: 巴山牛_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有那事,这里危险!赶忙下了小路爬坡上坎,来到半坡上一棵黄桷树下,背靠大树借它的浓荫乘凉,静候吴晓君的预言成真。
  近半个月来,老神棍吴晓君越催越紧,几乎天天都要给我打几通电话,催促我把他的竹杖送来。我之所以姗姗来迟,实在是那柄布满污垢、毫不起眼的破竹杖早就不在我手里了。

  还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从下乡落户的龙河村离开前夜,吴晓君把藏有一本破书和一柄竹杖的粗布包裹托我一并带回城里收捡。这个包裹,此前一直存放在我的知青屋里;
  在政治挂帅的年代,地、富、反、坏称为"四类分子",吴晓君家是祖传的神棍,世代靠捉鬼驱魔混饭吃,评个坏分子监视起来,是司空见惯的事。这种搞封建迷信的东西放在家中,会增加他的罪过,我替他隐藏,也是有风险的。
  他本姓巫,在破除封建迷信的年代,被村里勒令改姓了吴,在巴渝这座大山里,"巫"和"吴"的口音大致相同。
  几十年里,大家各忙各的,联络靠书信,碍于他的身份,遵照他的意愿,我俩长达二十多年都没联系过。直到前些年我重回龙河村,给村办小学的孩子们捐了一些学习用品,才重新与他有了联系。他的手机还是我送的,而且一次性预存了六百元话费。
  我从农村招工回城,虽然跳出了"农门",生活并没好到哪里去。三年的学徒生涯,每月只有十多块钱生活费,在31块薪水的二级工上停留了五年,工厂不景气靠银行贷款生存,我娶妻生子后,一直在贫困线上挣扎。
  俗话说"坐街三年,六亲不认",是讽刺城里人世侩,我是手长衣袖短,为不起人啊!自己肚儿都喂不饱,拿什么去接济别人?
  日期:2017-07-17 21:07:45
  下岗后摆地摊养家,三教九流的人见多了,脑袋瓜子也灵光了许多。在一次出摊中,幸遇一个来旅游观光的外国人,操着一口流利普通话的黄毛很健谈,摆谈中,得知他在寻觅老旧小物件,我便带他回到我的破屋,把在潭獐峡从女尸身上取下的一颗古金印拿给他看,喜出望外的黄毛,当即开出了五万人民币的价码。
  金印不大,是颗菱角形的小章,只有二十几克重,鼻钮呈虎状,几个弯弯拐拐的字我看不懂,虽然是捡来的,我毕竟当了它几十年主人。
  我是摆地摊的小贩,大小算是经商吧?自以为还有些商业头脑,暗自庆幸阻挡了老婆前些日子改铸金首饰的提议,当即坐地还出了十万的价格。
  黄毛不置可否,窥视着我床下堆着的破烂不转眼,一把扯出那柄竹杖来,拭去上面的灰尘,盯着镌刻了许多奇怪符号的破竹杖,两颗眼珠子一动不动,咂巴着嘴唇说不出话来,凸起的喉结不停蠕动,大有一口吞下竹杖的架势。
  这家伙许是发现了什么,瞧他那贪婪的眼神,我断定这柄竹杖比金印还值钱!可这竹杖不是我的,我无权处置啊!

  黄毛开出了两件东西四十万的价码,我居然伸出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个"八"字,还两手交叉成"十"字,于是钱货两清,成交了。
  说实话,我到现在也弄不清楚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仿佛脑海中是一片空白。直到这段时间被吴晓君催紧了,我急得热锅蚂蚁似的,才想起四个字来一一利令智昏!
  当年还没有文物的概念,也许贱卖了宝物,我毕竟靠那笔钱,买房买车开了自己的公司。这些年下来,在我们这座川江边的三线城市,我虽然算不上富甲一方,大小也算一个腰缠万贯的老板。
  正所谓鱼与熊掌不可以兼得,家庭厄运连连,不但两任妻子都亡故,唯一的儿子也殁了。

  在无数次的催促下,我只得请高手仿制了一柄竹杖,那本全是古怪符号的古书还在,我选了一些符号,让匠人胡乱镌刻在竹杖上,一番作旧,这鱼目充珠,不知能不能蒙混过关?
  日期:2017-07-18 11:01:14
  正沉浸在乱七八糟的往事之中,陡听到河湾处传来闷沉沉的滚雷声,我下意识抬头望天,骄阳似火,不见一抹乌云,就连大山那边被乌云锁住的潭獐峡,也早已云消雾散。
  "难道说真有晴天霹雳?"正在转念之际,河湾那边响声更大了,在"轰轰隆隆"巨响中,一道高达数丈的齐头水墙,呼呼啸啸、浩浩荡荡,挟裹着大量连根拔起的树木,汹涌澎湃,浊浪滔天,席卷而来。
  在大雨滂沱中看山洪爆发,隔着密刷刷的雨幕,眼中看到的一切尽管怵目惊心,脑子里却认为是正常的,不会大惊小怪。此时头顶烈日,看到这奔涌咆哮的洪水,诡异的感觉让我不寒而栗,浑身发抖,目瞪口呆!想逃,迈不开步,瘫坐在树下捂上眼睛,又隙开指缝窥看一一
  一条数丈长的怪物,正翻江搅海般拱背盘绕,挟浪扑来!
  老神棍一语成谶,潭獐峡里果然有蛟变!此时的我尚不知峡中有许多驴友在活动,想那风景区里有管理处,岂会不及时疏散游人?心怀侥幸暗自庆幸:"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山洪越来越近,偌大的碛坝浊浪翻滚,眨眼间便沉入水底,随着水量增大,洄澜桥仿佛成了一座厚实的拦洪坝。
  以桥为界,桥前成了不断上涨的水库,桥后一如既往,还是涓涓细流,淡米汤一般的水中依然鱼游虾戏,只是一个不留神,便被螃蟹钳住送入蟹口。
  形同巨潭的水面上,那条褐红色的恶蛟被堵住了前路,急速地在水中盘旋,被搅动的洪水中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漩涡,许许多多残树被卷入水底,我依稀看到有人的尸体夹杂在树枝间沉浮,心惊肉跳中瞪大眼睛细瞧,那些人状物倏地进了漩涡,转瞬即逝,让我刚冒头的负罪感又被压了回去,但愿是老眼昏花,看走了眼。
  猛然间,那不知是什么东西异化的恶蛟盘旋而上,泼剌剌蹿出水面,水花四溅的洪水随它陡涨,摆出一付翻桥的架势来。

  岂料刚刚淹到鎏金斩妖剑,桥洞里发出耀眼的闪闪金光,其光亮瞬间胜过了太阳,宛如电焊工操作时发出的光芒,只不过那是银光,这个是金光。
  恶蛟见到闪烁的金光,发出阵阵怒吼,一个螺旋盘转,溅起一片巨大的水花来,一头扎进漩涡中,只见水下一道乱流在左右窜动,眨眼间又蹿出水面扶摇直上,居然向我扑来!
  日期:2017-07-18 11:47:27
  我在高于桥面的半坡,它离水难行,又摇头摆尾扑向洄澜桥,显见得要水漫洄澜桥。
  从前,但凡铸造斩妖剑,都会请法师在剑上融入符咒,让神灵附在剑上,民间称其为"开光",其实这让神灵附体的法术,开先河的是巫门。
  恶蛟掀波鼓浪扑向洄澜桥的当口,一位金甲神从桥洞里飞了出来,迎头拦下恶蛟,挥舞着金剑向蛟颈子斩去,手起剑落,只用了一招就搞掂了。血泉喷溅中,狰狞的独角蛟首掉了下来,"轰隆"一声响,巨龙般的蛟身也没入了波涛汹涌的水中。
  与此同时,斩蛟的金甲神化成一道金光,箭也似地射到桥下,回复了本来模样,仿佛它一直就挂在那里,什么都没发生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