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轶事:古国后裔一一这群人为什么被误认为类猿人?》
第2节

作者: 巴山牛_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流经潭獐峡的小溪叫龙河,发源于一座叫二王包的原始森林,在被称为火山峡的地方汇入泥溪河。龙河水量不大,清澈见底。泥溪河似汤,除了山洪暴发,平日里一眼看去,宛如淡米汤似的乳白色。

  奇怪的是,如果你用手把水捧起来或盛在桶中,一样的清澈无比。捞起河中五颜六色的卵石,晶光铮亮鲜艳夺目,发现不了异样。
  事发的那天,我正在泥溪乡的场街上修车,这里离潭獐峡的直线距离只有七、八公里,本来要往潭獐峡所在的地宝乡赶,刚驶过下游的龙角镇,驾驶的奥迪却莫名其妙抛锚,幸遇一辆开往泥溪乡的轻卡,讲好拖车费后,把车拖到了场街上的修理店。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初中毕业后,按政策要上山下乡,曾在潭獐峡边的地宝乡龙河村落过六年户。这次是接到山民吴晓君的电话,急匆匆从百余公里外的城市赶来的。
  修车师傅检查了好几遍,不晓得是他的技术孬还是啥原因,始终没查到毛病,可车就不能打燃火,尽管我心如汤煮,也不能让车轮转起来。
  师傅苦着脸摇头摆手,要我另请高明,再也不愿搭理我了。
  这一耽搁就是好几个小时,任凭吴晓君心急火燎,把我的手机打得没电,我也寸步难行。这条乡镇公路本就偏僻,泥溪乡和地宝乡分属两个行政县,过往的车辆少得可怜。我打算包一辆小车到龙河村去,急切间寻不到车啊!
  说来也怪,潭獐峡里山洪暴发,泥溪这里照常是烈日高挂,遥望大山那边的潭獐峡黑云压顶、雷电交加,我更是连连顿足,哀天叫地。寻思了一阵,假装闲逛的样子朝上场口走去,一到场街没人处,沿着一条小山路翻起脚板狂奔,往前面的泥溪古桥跑去。
  古桥是一座架在泥溪河上的石拱桥,名叫洄澜桥。从县志上可以查到,这桥始建于明代万历九年,其间五建四毁,现存的是清代道光十二年建的,按纪元算是1832年,近两百年的古董桥了。
  现存的这座与先前的四座别无二致,甚至还将就建在旧的桥基上。桥断毁于基,这是规律,这洄澜桥四毁五建,一直在使用万历九年砌的桥基,式样也没改动过。道光十二年建的这座能保留到今天,奥秘在哪里呢?

  在民国以前的数千年,咱华夏民间修建石拱桥,无一例外,都要在石拱的正上方悬挂一把金属的宝剑,这剑名叫斩妖剑。起初使用的材质是青铜,自从有了铁后,由于铁剑比青铜剑锋利,又改用了铁剑。
  县志上说得清楚,以前四座洄澜桥都是用的铁质斩妖剑,三次是铁剑锈蚀后,在数年后被山洪掀了顶,垮塌了。第四次改用了青铜铸剑,许是材料不够,铸的剑十分单薄,挂剑的吊环也细,几十年的风吹雨打,更是细如麻线薄似铜帛,一场山洪爆发,桥被冲垮了。
  现存的这座,所谓的斩妖剑又长又阔又厚实,而且金光闪闪!这剑不但是用青铜铸造,而且还鎏上了一层厚厚的黄金。
  所谓斩妖剑,顾名思义,是斩杀妖魔鬼怪。悬在桥洞上让剑尖直指水面,自然是用来杀水怪之类。咱华夏是出"蛟"的地方,蛟类一出往往泽野千里,生灵涂炭。当然了,并不是每条溪流都会走蛟,造桥必铸剑,防患于未然罢了。
  在上世纪"破四旧"的年代,那个时候,这两县交界的大山深处还没有公路,城里的革命小将们翻山越岭长途跋涉,脚板走起血泡来到这里,就近砍了许多楠竹搭起脚手架,要取下这封建迷信的象征物,拿去炼成铜疙瘩,说是支援生产建设。
  楠竹可以乱砍,胡乱取下斩妖剑决对不行!
  日期:2017-07-17 15:25:35
  消息一传开,四山八村的山民都围了过来,天黑尽后,见到无数条长长的火龙还在山岭上快速奔腾,汇集到洄澜桥的泥溪河边,那是听到消息的山民,正打着火把连夜赶来。只有一个目的:保住斩妖剑!
  保住了斩妖剑,就是保住了交通两岸的洄澜桥。这桥,是山民的眼珠子,说是他们的命根子似乎更恰如其分。
  以世界主人自居的小青年,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小闯将们,在数千山民密密层层的包围下退缩了,狼狈不堪的连夜离开了洄澜桥,虽然他们高呼着气壮山河的革命口号,也没遮掩住灰溜溜地沮丧窘态。
  上世纪八十年代通了公路,泥溪乡的下场口另修了一座宽大五拱的公路桥,这河道狭窄处的洄澜桥,由于远离公路又不靠近场街,过往的山民少了,桥面上渐渐地长满了青苔,连接古桥两头的山路,更是灌木丛生,荒草掩路,难以通行。

  但是,老一辈人爱摆龙门阵闲聊往事,说什么洄澜桥上的斩妖剑没了,一场山洪下来,不但古桥保不住,下游新建的泥溪大桥也要被冲毁!
  年轻人根本不相信这毫无科学依据的说法,碍于说这话的都是老人,谁也不会去当面顶撞自讨没趣,信不信是我自己的事儿,只当你是在吹聊斋而已。
  这当口,我顶着火辣辣的大太阳,慌不择路赶往洄澜桥的路上,并没看到一个同行者,在酷热难耐的三伏天,这里没下一滴雨,上了年纪的老人都在家里歇凉,谁会在半下午出来遛逛?年轻的要挣衣食钱,忙着自己的营生,再说了,他们根本不相信洄澜桥下可能发生诡异的怪事。
  我并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这次丢下功夫赶来,是受吴晓君相邀,前来归还一件重要的东西,并协助他办成一件大事。
  我是当天清晨不到六点钟就接到他的电话,催命似的。放下电话马上驾车出城,四个小时不到的路程,愣是到下午三点还滞留在泥溪场上!说来也伤心,这一路上碰到三个车祸现场,堵了三次车。剩下不到十公里的路程,车又坏了,而且修车师傅还找不到毛病。
  老天爷要收人,神神叨叨的吴晓君那个步履蹒跚的老棺材瓤子,事先预感到那孽障要出来,这几个月来都在催促我尽快赶来见他。

  前几个月说什么那孽障要明年才出来,近半月又改口说,就在今天有可能出事。真搞不明白,他的话可不可以相信。
  不是我不讲朋友交情避而不见,我有我说不出的苦处。再说了,公司里一大堆的棘手事务要我处理,能随便离开?
  日期:2017-07-17 17:11:29
  烈日下的洄澜桥,被太阳晒得有点烫脚板,黑黢黢的石条缝隙中生长的野草,早就褪去了碧绿,枯黄荒败,一点火星就能引燃。桥前的河滩是一个偌大的碛坝,由于水量不大,石英碎片散布在砂砾和卵石间,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

  古朴沧桑的石拱桥下,流水潺潺,鱼翔浅底,蟹行虾戏,好一派山野情趣!我站在临水不远的石板小道上,打量着祥和平静的山水,觑见四下里没人,扯起名牌恤衫的下襟,一把接一把抹去脸颊上的臭汗,心里免不了犯嘀咕,老神棍经年累月的猫在家里出不了门,真有那么灵验?
  疑惑的思绪刚刚涌上心头,我俩早年间的一次奇遇又闪现在脑海,惊得我抬眼乱瞅,见那桥拱上挂着的斩妖剑虽然蒙上了一层薄灰,却难掩它金灿灿的本来模样!我低头又看,仿佛才明白自己身在水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