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轶事:古国后裔一一这群人为什么被误认为类猿人?》
第1节

作者: 巴山牛_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17 15:22:58
  巴渝的大山深处,有一个叫二王包的原始森林,面积虽然不大,却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森林里有一条幽绝奇险的峡谷,集地缝、溶洞、奇峡于一身,有一个小缝隙通向一座神秘的王城。发源于森林中的龙河边,住着一位半人半猴的巫者后裔。一个上山下乡的城里知青来到了这里,被赋予暗中监视人猴混血儿的任务。他俩先后被掳入诡秘的森林中......
  以下内容,主要摘录编纂于某报记者的报道,输入"潭獐峡事件",用百度或360都可以在各大网站搜到更多的内容,有当时的营救视频,也有各大媒体记者对生还者的采访。
  2007年7月17日下午15∶17时,这是当漫天水墙铺天盖地而来时,一位幸存驴友下意识记下的时刻。那一刻后,一场后来被称为“中国户外活动史上最大灾难”的事件发生。

  这个户外探险团队的38名驴友中,死亡21人,获救仅17人。短兵相接的那一刻,38人的队伍,正散落成3个凌乱的段落。
  4个人走在最前面,9个人位于正中,此次户外探险的"头驴",则与剩余的25人在后面断后,一秒钟后,凌乱的"驴群"被扯成无言的省略号。 
  这个团队的"头驴"是第一个直面山洪的人,他留给生还者的最后一个影像,是背后狰狞的巨浪。
  有人看到在那一瞬间,这条汉子将身边的一个驴友蹬向岸边。25人的后队,丝毫不能阻挡数米高的水墙。巨浪未作丝毫停顿,直接将位于中间的9个人摁入水底。 
  各种绝望的惊叫、哭喊在峡谷中响起,又被山洪的咆哮声淹没。借助求生本能冲出水面的一位驴友看到,一线天变成了一条河,四周奔涌的除了山洪,还有各色衣物和驴友装备。
  最先浮出水面的是位于正中的9位驴友,他们本想相互救援,刚刚抓住对方又被浪头掀翻。借助一个小小的洄水湾,他们勉强登岸,无比幸运的是,他们一行9人全部得以上岸。
  同样幸运的,还有最前面的一位驴友,被浪头打到峭壁前的他,借势一口气爬到了十几米高的半崖上。 
  潭獐峡,位于巴渝东部的群山中,因常有獐子出没而得名。正规旅行线路中,这个峡谷并不出名,原因是这个风景区原始而险僻,只开发了上半程,即将军峡到桃园峡一线。而吸引驴友圈的,恰恰是后半程险峻异常、人迹罕至的地缝峡至海螺峡。 
  这些H型石灰岩峡谷,就是人们常说的“一线天”,两岸绝壁,终年不见阳光,风景原始而奇美。只是,没有相当的体力和精良的装备,穿越这些峡谷难度极大。 
  乍一瞧,这里似乎是一个幽静的天然游泳池,峡谷深50米-500米,最窄处不到两米,最宽处不超过20米,两岸巨石刀劈斧削,一律以90度以上挺立。潭獐峡真实的面目,正如它最幽深的部分“地缝峡”的称谓一样———更像地缝而不是峡谷。 
  奇峰幽谷、溪潭交错,流水潺潺,翠鸟鸣啭,清澈见底的溪流每遇山壁,必汇成一潭,总数达48个。百米深谷,又使地面与谷底之间的温差超过十多度。
  2007年7月17日那个闷热的晌午,进入6公里长的地缝峡那一刻,这支38人的庞大驴友队伍,充满了惊喜。 

  酷暑纳清凉、幽谷伴溪行。48个潭等于48个天然游泳池,完全陶醉于清凉山水的驴友们,纷纷放下背包,换上各式各样的泳装。
  原本紧凑的队型,在相互嬉闹间,被狭长的地形拉伸、散开,成了绵延数十米的懒散队伍。拍照留影、互相嬉闹、比赛潜水,幽静的峡谷因他们的到来而充满了笑声。 
  一片欢快祥和中,走走停停的队伍没人注意到,太阳已经偏移了头顶,正午已过。 
  下午13∶00时左右,一路嬉闹的队伍,终于抵达地缝峡。进峡的一瞬间,一股冷风扑面而来,只穿着泳衣泳裤的队员,忍不住缩了缩肩膀,许多人还打了个寒噤。 
  只有五六十米高的山谷,一到这里,陡然长高到了300多米。先前还略为呈V字型的峡谷,此刻全部“立正”,成了标准的H型。随之而来的,是几乎彻底消失的天光,传说中的“一线天”到了。 
  15:00时,原先的炎炎烈日开始消散,峡中的雨丝时断时续地飘落,潭獐峡明亮的天光逐渐黯淡。峡谷中的冷风慢慢停滞,只是,山中的夏雨,仍旧诡异地时停时续。 
  这诡异的现象,不但其乐融融的驴友们毫不在意,"头驴"也习以为常,潭獐峡对他而言,是一个近几年来年年拜访的“朋友”。而这个经常带队穿越的资深驴友,对这个“朋友”的脾气有着十足的把握。
  某驴友事后向信报记者出示了领队曾经发给他的一则短信,充分展示了这位“老驴”的绝对自信一一
  “现在是7月17日下午3点17分,下雨了!但我们风雨无阻!” 
  这则短信发送于2006年7月17日下午15∶21时,发送地点正是潭獐峡!

  如果改掉年份,则与此次“7.17”事件发生时间几乎分毫不差。唯一不同的是,去年的7月17日,"头驴"带着他的全部驴友们,最终平安回家。 
  带着这份自信,加之头顶的阵雨飘忽不定,他依旧带着这支快乐的队伍向地缝峡的纵深挺进。 
  一切都似乎显得没有任何征兆,只有一直徐徐而来的凉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空旷的峡谷中,声声嬉笑依然在回荡。
  下午15∶17时,这是生还驴友们此生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时间。这一刻后,他们的世界变得支离破碎。 
  当时,循着殿后的"头驴"一声大吼,缓缓转过身来的他们,宛如突然被施了定身法似的呆立当场,一个个目瞪口呆惊恐万状,望着身后那一堵夹杂着泥浆、树枝和黄色泡沫的数米高的水墙! 
  “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那么没有征兆。”事后,这是很多幸存驴友反复喃喃念叨的一句话。
  此时的潭獐峡,不再是迷人的风景区,而是一个凶险的泄洪通道。很不幸,38个一无所知的驴友,正在这个泄洪通道的最窄处。 
  “水在耳边呼啸而过,惊雷在头顶上炸响,身体无法控制的在水中翻滚。”震耳欲聋的轰鸣,伴随着身体的沉浮同时而来。凶悍的山洪,从这群驴友的背后发动了一场猝不及防的突袭。
  黄褐色的洪流被地缝峡H型的石壁挤压,瞬间激荡出动人心魄的滔天巨浪,排山倒海般压向这支惊恐的队伍。
  罹难的19人都是酷爱户外运动的驴友,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最年轻的只有20岁。被洪水吞噬的"头驴",是一位有多年户外探险经验的资深"老驴"了,不但自己搭上了一条命,还让20位驴友陪了葬,他为什么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呢?

  * * * * * * * *
  事件发生后,通过网络迅速传播开来,说什么的都有,这悲剧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凡事都有因果,那么,因又是什么呢?探奇究源是人类的天性,这事透着诡异,还是让在下从头说起吧......
  日期:2017-07-17 15:24: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