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25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叔叔齐路友是动物园的老人,顾忌老齐面子,纪安压下心火:“有意思吗?它都病成这样了你还打?”

  齐成不爽被个小屁孩说教,回怼道:“不过是只畜生,打它怎么了?”
  纪安冷着脸盯了齐成片刻,说道:“你明天不用来打扫虎笼了。”
  纪安的本意是让外公换一个人接手齐成的工作,如果实在分不出人,纪安自己来也行。打扫虎笼一天三次,每次最多15分钟,并不是多累的活。
  可话到齐成耳朵里,他以为纪安在摆动物园少东家的谱,要把他开了。齐成一下子炸了毛,破口骂道:“你牛哔什么?一家连工资都发不出的动物园,你牛哔什么?
  想开了我?呵……反正我的钱已经到手了,告诉你,老子自己不干了!
  艹!”

  一把扔掉手扫帚,齐成手指隔空戳向纪安:“我看你还能牛哔多久,这家破动物园早该拆了,占了闹l市区这么大一块地方,你外公死活不肯出手,不是想坐地起价多捞几个钱吗?
  没见过这么心黑的人,特么早晚遭报应!你小子以为自己能当拆l二l代?做梦去吧,小心到时候一分钱也捞不到。
  咱走着瞧,用不了多久,我一定回来看你们好戏!”
  齐成骂骂咧咧摔门离去,纪安皱眉:“他什么意思?”
  而见齐成离开,虎妞从墙角爬起,走到纪安身边,伸出粗糙舌头舔了下纪安的手,打断他思绪。
  纪安低头,摸摸虎妞大脑袋:“不怕,你以后不会再见到这家伙了。”
  不多时,冯建军走进虎笼,见纪安蹲地在帮虎妞挠下巴,开口道:“刚跟齐成吵架了?”
  “外公怎么知道?”纪安抬头问。
  “齐成到办公室说他辞职不干了。你们俩怎么回事?”
  “他打虎妞,我说了他两句。”
  “打虎妞?”冯建军挑眉,抬头纹深刻。
  笼子外,戚倚嘉牵着琪琪的手走来,见小丫头眼睛红肿,纪安问:“琪琪怎么了?”

  戚倚嘉皱眉不豫:“还说呢,刚才那人跑办公室跟你外公拍桌子,琪琪睡得沉,被他惊到了。”
  闻言,纪安“噌”一下站起:“这王八蛋!”接着朝不远处办公楼喊道:“胖虎!哈密!浩……”
  浩克算了,会死人的。
  两条狗汪汪叫着下楼,纪安向外跑去,被冯建军一把抓住:“你想干嘛?

  他人都走远了。”
  纪安:“已经走了?”
  冯建军:“小丫头在哭,我总得先把她逗高兴吧?”
  纪安咬了咬牙,吐出一口郁气,愤懑道:“这次算他命大,以后别让我在街遇到!”
  下午严立伟派来的大货车接走浩克和大黑, 5点半,纪安送完哈密回家,李婧的甲壳虫已经等在门口。

  纪安坐副驾驶,胖虎和欧弟蹲在后座,甲壳虫启动,往火车站方向开去。
  许是因为胖虎在,小东西今天很安静,老老实实趴在后座一动不动。
  火车站附近鱼龙混杂,甲壳虫在路缓缓靠边,李婧打开手机查看地址,车两人目睹了一场碰瓷。
  前面不远处有一个三叉路口,没见红绿灯,对面一辆不知道风吹日晒多少年的金杯海狮减速拐弯,驶入民居包围,仅容两车并行的小岔路。

  趁破旧小面包车速度不快,一位大妈从人行道蹿出。
  金杯海狮急停,碰瓷大妈见没撞,一做不二不休,一头怼了去,在小面包挡风玻璃留下一张油腻腻的脸印,然后慢动作躺倒车前。
  出了“车祸”,街边商户一个前围观的也没有,些个看热闹的好事者在旁笑道:“哟?今天又来了?”
  不用问,破旧金杯海狮肯定没装摄像头,但甲壳虫有。这事别人不方便管,李婧可以。
  李婧正准备下车,金杯海狮车门打开,同样走下一位大妈,蓝色T恤背后印着“北寺塔广场舞团”的字样。
  “要死去火葬场,别拦路,滚远点!”广场舞大妈走到车前,低头朝地哼哼唧唧那位骂道。
  通常来说,车没有记录仪,遇到碰瓷,司机大都采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商量语气,像小面包车主这么横的,碰瓷大妈头一回遇。

  泼皮之所以是泼皮,那是因为他们拉得下脸,做正常人做不到的事情。碰瓷大妈也不哼唧了,两眼一翻,装死。
  “装死是吧?”见状,广场舞大妈狞笑一下,走到路边捡起一根竹条,照着地泼皮的屁股抽去。
  “打人啦,杀人啦~救命啊!!!”一声竹条打肉的脆响过后,碰瓷大妈哭天喊地嚎了起来,却是不起身。
  李婧想下车调解,被纪安拉住,坏笑道:“别啊,再看看。你管得了一次,还能天天过来管?”
  广场舞大妈人狠话不多,竹条切开空气发出“咻咻”尖锐声,认准了屁股,一下下狠抽。
  碰瓷大妈很想忍住,只要抗住这一顿打,等下少说能讹500。可是有句俗话说的好,穷的怕横的,广场舞大妈不光横,而且异常“凶残”,不起来?那抽到你起来。
  竹条雨点般砸在屁股,碰瓷大妈再敬业,却也扛不住这样的“毒打”,一骨碌翻身爬起,捂着屁股跑远。
  附近看热闹的商家哈哈大笑。
  事情还不算完,碰瓷向来组团出行,旁边走来一壮硕汉子。
  汉子前,色厉内荏道吼道:“干什么!杀人啊?撞了人不算,你还打人?

  今天你不赔钱别想走!”
  在这时,金杯海狮蹿出来一条狗,体格不大,浑身脏兮兮的白毛,鼻子彤红。
  白狗一声不吭,下了车,它头小红点直接飙到最右侧,瞬间进入攻击状态。
  “回去。”广场舞大妈没回头,呵斥道。
  纪安:“嗯?”身体凑前看去。

  大妈一声短促口令,进入攻击状态的白狗立刻转身,跳回车,探头警戒观望。而此时白狗头顶的小红点依旧停留在最右侧。
  “攻击状态下唤回,她没有摸头杀,怎么做到的?”纪安心下疑惑大起。
  另一边,广场舞大妈面对已经近身的壮汉一点不憷,抬腿一记干脆利落的戳脚,汉子当场抱着小腿迎面骨软下,疼得发不出声。
  碰瓷大妈本想前帮腔,结果一个照面自己的同伙先躺了。犹豫之际,“凶人”扬起竹条,碰瓷大妈害怕,抱头远遁。
  见已经没人拦路,广场舞大妈冷哼,扔掉竹条拍拍手,坐回小面包。
  金杯海狮启动,目睹全过程的李婧与纪安面面相觑道:“好狠的大妈……”
  李婧检查完手机地址,跟在小面包后,同样驶入小岔路。
  不多时,两车同时在一幢民居门前停下,广场舞大妈下车走向后面甲壳虫,曲起指节敲响车窗,神色不善道:“你们跟着我干嘛?和刚才那两人一伙的?”

  李婧愣了下,摇下车窗,问道:“阿姨你住这?”
  “怎么?跟到我家想来寻仇?
  老太婆随时欢迎,不过到时候缺胳膊短腿可别怨我。”
  李婧急忙摆手否认,之后问道:“阿姨你是黄妈妈吧?”
  “阿姨你是黄妈妈吧?”
  李婧问完,广场舞大妈脸部表情明显失态,接着往车后座看去,目光刚接触欧弟,眼神一紧,立刻错开,然后一句话不说,转身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