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39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昊天很聪明一下就看出了我的意图对我说:“我不知道你打听乔老虎的事做什么,总之我好心提醒一句,如果是报仇,就早点放弃这念头,就凭你一个高中生想拔老虎须简直痴人说梦,他就是你的下场。”说完他指了一下躺在病库上的刘文辉。

  明明是善意的提醒,为什么听到我的耳朵里我有种想抽他的冲动呢?不过杨昊天说的也没错,我从老虎身上拔毛确实自不量力了。但是我又有什么办法,乔老虎已经挑衅我两次了,这个仇我是一定得报的。
  杨昊天问的差不多以后准备回去了,看他的表情有点失望好像并没有得到想要的信息,看来这个乔老虎正在密谋着不可告人的事情,而这个杨昊天我也需要和他多多交流了。
  他们临走前,我把杨昊天的手机号要来了,本来他拒绝给我的,后来我借万一乔老虎再派人盯上我们为由勉为其难的要来了。
  刘文辉一听那些人还会再来脸色有些惊慌地问我:“他们还会再来吗?”
  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小辉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再伤害你的。”
  最近我的行为有些异常于往日,小辉已经有所怀疑,弱弱地问我:“小飞,你是不是在做什么大事情?”
  我被问蒙了,想着如何组织词汇回答他这个问题,小辉是我身边的人中唯一一个知道我在夜店工作的事,但我总不能告诉我要和乔老虎的人火拼吧,说出来他也不相信啊。
  没等我组织完语言,小辉继续说:“我能看出在你身边的赵影大哥不是普通人,不过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想说无论你做什么决定兄弟我都会支持你,如果你有需要尽管算上我一个。”

  小辉说的义正言辞倒是把我惊住了,平日里他可是凡事都躲着,难不成经历这次被打转性了。即使小辉那么说,我也不希望他踏上我这条路,毕竟这很可能是一条不归路。
  平平淡淡才是真。
  从小辉那出来后,我没回学校反而打车去了麦迪夜总会,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活动据点。这是我第二次来麦迪夜总会,第一次是来考察店面的,那会这里狼藉一片,不过现在却不一样了,经过再次津装修,麦迪夜总会整体又提升了一个逼格,虽然再次经历了乔老虎的打砸,但好事多磨,总有一天这家店面会成为我的标签。
  麦迪夜总会还没开业,所以条子他们除了看着店面装修也没什么大事,我到了以后条子正和几个兄弟盘腿坐地上斗地主,见我走进来条子第一个机灵劲起身跑到我面前客气地和打招呼:“小飞哥,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其他几个兄弟看到我后也赶紧纷纷凑到我面前和我打招呼,我也不是那种端架子的人客气地回应道:“今天学校模拟考没什么事,所以过来看看。”
  条子眼疾手快地搬来一张椅子让我坐下,说实话我有种做大哥的即视感不知所措,长这么大基本都是我挨揍的份儿哪有被人伺候过,唯一对我好将我宠上天的就是我的父母。
  虽然我不会在条子他们面前端架子,甚至对待他们亲如兄弟,但是好归好说一不二的威严也是该要树立的,这才是老大该有的风范。
  条子手底下的兄弟和他一样都挺有眼力劲儿,有的递给我矿泉水,有的让我嗑瓜子,甚至还有的问我饿不饿要不要叫外卖,我一一拒绝了。

  这趟我也不是白来的,主要是想问问那天打小辉的人都查清楚了吗,果然条子不负我望,把他们的照片一一展示在我面前,那天一共七个人,其中有五个对小辉动手了,另外两个是后来看热闹的。不管怎样,这七张面孔我牢牢刻在心里。
  突然条子指着那两个后来看热闹的人说:“这俩人我认识,一个叫张清一个叫张楚,是对双胞胎,乔老虎手底下的得力干将,不过……”
  “不过什么?”我盯着这俩模样相似度几乎为零的双胞胎追问道。
  条子停滞了下继续解释道:“不过像这种动手打人的小事这两人从来都不会参与,那天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小辉兄弟被打的现场的确让人意外。”
  “这怎么说?”我没听明白,像乔老虎这样混在道上的人,手底下的兄弟哪个没沾过血。
  “因为这两兄弟在加入到乔老虎阵营的时候就已经言明只负责‘生意’上的事。”条子还特意给我解释“生意”一词并不是普通的小买卖,而是毒。
  这倒是让我倍感意外,原来乔老虎不仅在收保护费还在做别的勾当,我突然想起下午来医院的丨警丨察杨昊天,他说他是刑侦处重案组的,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在调查乔老虎“生意场”上的事情,难怪他会找上小辉。
  如果我没有猜错,张清和张楚当时正在附近进行du品交易,可能一时兴起,也可能是为了避开丨警丨察的视线才去了学校附近,毕竟周围的摄像头全部提前被毁掉,想查到他们的行迹是不可能的了。

  这对我来说是个解决乔老虎不可多得的机会。
  但是条子的话就像一盆凉水浇灭了我的思绪:“不过我听说啊,这乔老虎和咱们市公丨安丨局局长伍肖阳关系匪浅,乔老虎之所以横行a市du品生意,其中一半的功劳全在这个市长身上。”
  难怪乔老虎能够肆无忌惮向我挑衅,原来是局里有人替他擦屁股,这倒让我小瞧了他,不过那个杨昊天是怎么回事,他公然调查乔老虎,伍肖阳不撤他的职吗?
  “那乔老虎和朱文军马莉的关系呢?”我总觉得他们仨之间关系不清不楚,很有可能是我解决乔老虎的关键之扣。
  条子一说这种三角关系顿时激情四射娓娓道来道:“要说这三人的关系,那还真是复杂,简单来讲,朱文军之所以今天能做到审判长的位置,全多亏了他的好媳妇马莉上门伺候乔老虎,乔老虎不仅帮朱文军找案子还帮他疏通法院的关系。不过任何事情都是相互的,现在朱文军在法院里顶多就是乔老虎的傀儡,乔老虎整的那些事就算是黑的也得让朱文军说成白的。”
  “就乔老虎那个高中生小情妇李梦洁,当时李梦洁他们家闹得多凶啊,还不是让朱文军压了下去搞定了,总之互相制衡吧。”
  说到李梦洁我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这几日也不得空去看望她,言尽于此毕竟是个鲜活的生命,乔老虎再怎么可恶孩子总归是无辜的,但愿李梦洁能好生对待这个生命。
  “对了小飞哥,你让我们在市二中盯梢的李梦洁失踪了。”条子突然说道。
  我吃惊地看向条子问:“失踪?什么时候的事儿?”
  “前天下午李梦洁请假出了学校,我的兄弟跟进胡同里就被甩掉了。”
  李梦洁明知道我派人跟踪保护她却还是甩掉了我的人,她孤身一人是想做什么呢?
  我问:“附近有没有看到其他人?”
  条子摇摇头道:“就跟凭空消失似的。”
  好端端的玩消失,这倒是奇了怪了。既然她没有提前与我协商,也就说明我们的关系仅限于此,就算我给予她再多的关心也于事无补。
  我唯一担心的就是李梦洁最好不是乔老虎的人,人心难测,毕竟他们一起生活三四年,李梦洁转性了也说不定。
  “小飞哥,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条子问我。
  “伺机而动。”理清乔老虎身边的人物关系后,我冷冷地说道,“告诉兄弟们,最近都消停点,不要乱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