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15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路剑波的弹药早打光了,手里的这支AK-47自动步枪是战场捡的。不止他,蒋忠毅也耗尽了弹药,此时用的也是捡来的AK-47自动步枪。四人当只有狙击手林静和渠祥振的武器是原配,渠祥振有着恐怖的负重能力,他的超长弹链甚至到现在都没有打光!
  “队长,尽管不好讲,但是这些人的作战手法非常像以色列野小子部队。”路剑波冷静地说道。和林静是一个极端的对,平时咋咋呼呼情绪容易激动的路剑波,此时此刻却表现得非常的冷静沉着。
  仿佛两人的性格在战端一开的时候,进行了一个互换。
  蒋忠毅大声说道,“野小子部队不会这点战斗力,哪怕有这个可能,也许是接受过野小子部队训练的DIS武装的精锐部队。”
  单兵电台的电量也消耗干净了,他们现在的通讯是基本靠吼。
  敌人冲击的方式并不是盲目的,利用架设在两侧的机枪作为火力支撑点进行压制射击,把猛龙突击队压得抬不起头来,然后以两人或者三人一个小组,交替掩护向前冲击,战术运用非常的熟悉并且得当。
  但这样的表现,不会是远近闻名的以色列总参特种部队——至少从相貌看没有以色列人。
  猛龙突击队几乎大多数时候只能凭借着渠祥振的机枪抵挡着这样的攻势。林静负责狙击敌方的机枪手,但是同时他也是敌人火力重点照顾的对象,因此收效甚微。
  又一波攻势被打退,那些DIS士兵从容不迫的后退,极大地表明了这支部队的素质以及指挥官的指挥能力。
  接着,不容猛龙突击队休息两分钟,下一波攻势再次到来。
  “老渠!还有多少弹药!”蒋忠毅瞪红了眼睛大声问道。
  渠祥振刚刚换一个弹鼓,说道,“最后一个弹鼓!”

  七十一发子丨弹丨。
  只能挡住一波攻势了。
  蒋忠毅扔掉了手里打空弹夹的AK-47,抽出了勃朗宁手枪,这是最后的武器了。任何一场战斗,到了需要使用手枪的程度,意味着离结束不远了。
  林静拉动枪栓,动作顿住了。

  路剑波发现异常,扭头问,“咋了?”
  林静把M40A3狙击步枪扔掉,拔出了勃朗宁手枪,“没啥。”
  咧了咧嘴,路剑波也扔掉打空了的AK-47,同样取出了勃朗宁手枪。默契无的四人,不再去在意什么火力分配,都不约而同的打光了步机枪的最后一发子丨弹丨,齐齐用了最后的武器。
  “弟兄们,检查一下身的物品,不要有任何能够暴露身份的物件,咱们这准备结束了。”蒋忠毅狂吼着,声音有些嘶哑,而且低沉。

  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动作,因为他们身绝对没有任何一丁点能够暴露身份的东西——在出发之前做过了最细致的检查。
  没有任何矫情的感慨和遗憾,都在默默的等着最后时刻的到来。从出发的那一刻起,他们已经将死置之度外。这是一帮执行过非常多此类任务的老手,他们心里任何人都清楚,作为一名军人,早晚都有那么一天。
  他们曾经所做的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安安静静的等着最后一刻的到来,无怨无悔,将热血乃至生命交付党和国。
  为了大妈们能够气势昂扬的在晚饭之后于广场、公园、球场以及任何一块能容得下的空地跳两个小时的广场舞;
  为了小伙子小姑娘们能够花前月下之后于购物广场手挽手说说笑笑逛一会让街买几件当季的服装;
  为了年轻的从事各种不同职业的男人们女人们能够安心的到酒吧疯狂地喝几打假百威然后在凌晨三点醉醺醺的沿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回家而不担心有炮弹从天落下来;
  同样也为了一些吃饱了撑的享受着改革开放福利的同时在各种传播平台大骂我党嘲讽各项国家政策的贱-人-们,让他们能够有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极尽其嘲讽之能事;
  总会有那么一些人,活着是一坨谁也瞧不的屎——你看那些个当兵的傻不拉几的拿身体去拼个什么劲儿,吃-屎-吧!
  也总会有那么一些人,自我感觉良好走了思想的最顶端占据了精神世界的最高点,死了之后真的成了一坨野狗都不愿意啃的臭屎。
  更有很多很多的人,默默关注着那些个为大家舍小家为国家人民舍自己的军人们,感激他们的守护,默默于心为他们祈福一切顺利安然归来。
  献给藏-区边防部队的战友们。
  “还没到最后一刻,打光了子丨弹丨,咱们还有军刀,军刀砍卷了,还有手,还有牙齿。”
  渠祥振突然说,指了指身后,“队长,这个洞深不可测,我们可以利用起来,多杀一个是一个。”
  出于火力支援手的习惯,他到了这里之后马向后寻找合适的射击阵位,结果发现这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山洞,并且有很浓的人工修葺的痕迹。因此可以判断,这一定是一个利用原始山洞进行改造的某些特殊用途的洞裤。这里差不多贴近了巴以边境,是方圆数十公里内唯一的大片山区,过去数十年的战争,存在着多少不为人所知的军事用途的山洞,哪怕是当地的相关部门都不一定完全了解。
  没人想死,而谁都想多杀一名敌人。

  蒋忠毅眼睛慢慢亮起来,咬牙切齿地说,“撤进山洞!是死,也要多拽几个开路小鬼!”
  众人顿时振奋起来。
  悄无声息的,在敌人小心翼翼向前探索前进的时候,猛龙突击队撤入了山洞之。而DIS部队在发现对面的枪声停了之后,他们的指挥官非常果断地做了一个准确的判断——他们耗尽了弹药。
  指挥官果断地下达了冲击的命令。

  然而,他的人纵然是接受过严格训练的,在之前的交战当,也被对方犀利而精准的弹雨给打破了肝胆,那些子丨弹丨仿佛无所不在,不管你躲到什么地方瑟瑟发抖都会如催命符一般追着过来,这种感觉能够轻而易举地摧毁一切没有信仰的军队。
  于是,当士兵们花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小心翼翼地包围了那处简易工事,并且有士兵被呵斥着前搜索的时候,才发现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进了黑乎乎的洞里。
  没有人敢举步走进去,那黑暗之不知道会从哪里什么时候刺出一把军刀切割掉自己的颈脖。无法预知的未来是令人胆战心惊的。
  这种情况,连这支有一个加强排的部队的指挥官都开始犹豫起来。他不由的回头去看那些被聚拢起来的伤员,而尸体则被较好的收拢起来装进了裹尸袋显示出体面来。指挥官不能像其他部队对待阵亡士兵那样把尸体随意的往卡车面丢,最遗体起码的尊重是保持士气的根本之一。
  然而不管怎么说,来自以色列国防军的指挥官依然能够深深的感觉到部队士气受到了重创。这些人都是从DIS武装的精锐部队里挑选出来进行严格训练的。以色列国防军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他们的训练强度以及模式也是全球军队学习的对象。
  尽管如此,化名为韦德的指挥官依然的对这支他指挥着的部队不甚满意,但能够使用的最好部队,也是这个从接受过特训的一个营里挑选出来的所谓的精锐排了。

  日期:2017-07-31 06: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