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6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微弱的灯光下,那黝黑的身体显得那么美感,那墙壁上的剪影,将她的胸部倒影出一个巨大的魅影,看着很诱惑,突然,她扑了上来,我感觉一个滚烫而又柔软的身体压在了我的胸膛上,她的嘴亲吻了过来,我本能的抗拒,说实在的,我有点觉得她的嘴巴里会有难闻的气味。
  但是当她亲吻之后,我只感觉到了温热与香甜,那种味道有点像是刚吃过水果一样。
  我皱起了眉头,有点惊慌,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突然被这个缅甸女人给强吻了,而且,还有可能被强bao。。。
  虽然她身材很好,胸很大,看上去很破烂,但是实际上很温柔火热,也很主动,主动到我有点受不了的感觉。
  突然,我听到了一阵脚步声,我心里惊慌了起来,想要站起来,但是她死死的按着我,然后不停的亲吻我,拉着我的手在她的身体上抚摸着,那种柔软有火热并没有让我感到舒服,反而心惊肉跳,脚步声越来越近了,突然门被推开了,我看到几个当兵的拿着枪进来。

  她立马跳起来,裹着衣服,拿着棍子就过去打,嘴里还骂着难听的话,但是是缅甸话,我听不懂,我心里感觉心惊肉跳的,看着哪些当兵的人被她凶悍的打出去,我心里就有点诧异,难道缅甸的女人都这么凶悍吗?
  我没有说话,只是心惊肉跳的等着,我希望她能救我一次,我看着旁边的孩子在动,呼吸的声音很急促,像是嗓子里面有个洞一样,我看了一眼,吓了一跳,孩子的嘴居然。。。
  “唇裂,很大的唇裂,孩子的上颚完全裂开了,他睁着眼睛,看着我,那双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很有神,这让我感叹生命的坚强可贵之处!
  我看着这个孩子,我突然想到了这个女人是谁了,果然,好人有好报!
  我心惊肉跳的等着,听着外面的脚步声以及吵闹叫骂的声音渐渐远离,我身边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我急忙抱着,害怕他哭闹,但是我第一次抱孩子,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我想捂着他的嘴,但是感觉这弱小的生命很可怜,哭泣都显得像是风洞一样。
  伸出去的手,只敢悄悄的搭在他的嘴唇上,不敢用力,但是丝毫都无法阻挡这孩子强有力的穿透力,我身上的汗珠子在掉,不敢擦,死死的看着外面,我心里噗通噗通的跳着,希望这个女人能把哪些当兵的赶走。

  当我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以后,我心里松了口气,得救了,我瘫软的坐在床上,心有余悸,这里跟瑞丽不一样,死亡随时在你身边徘徊。
  这个时候,我看到那个女人走回来了,突然赵奎冲出来,手里的匕首放在她脖子上,吓的她不敢说话,衣服都敞开了,那两个大山一样的胸部在我面前敞开。
  我急忙说:“放了她。。。”
  赵奎听了,把这个女人推进来,她看着我抱着孩子,顾不得自己扣上衣服的扣子,就要过来接过孩子,我急忙把孩子给她,她哄着哭闹的孩子,坐在床上,我看着她毫不避讳的给孩子喂奶,让我感受到了母爱的伟大。
  这个时候,我看着他们陆续的出来了,每个人都浑身都是汗,显然是被吓的,这些人都是瑞丽一方大佬,但是在这个战争不断,局势不明的地方,就算他们再有本事,都只能躲着藏着,这就是人世间。
  几个人都站在门口,惊魂未定,我看着那个女人,我问:“你跟他们说了什么?为什么他们走了?”
  她看着我,这个时候显得有些害羞了,说:“我说,我男人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他在矿山那么辛苦,偷偷回来一次还要被他们打扰,骂了他们一些不好听的话。”
  我听了,有点惊讶,我看着这个女人,很聪明,我问:“你为什么要帮我?”
  她看着我,腼腆的笑了一下,说:“我记得你,在矿山的时候,你帮过我,给了我钱,算是报答你吧。”
  我听了之后,就点点头,松了口气,看着几个人,他们小心的戒备着,这个女人说:“不用怕了,这是克钦夜间巡逻兵,这里都是矿山工人的村子,他们不会抓矿工做壮丁的,所以他们不会回来了。”

  “抓壮丁?”我重复这句话,有点不可思议,这都什么年代了,我居然听到了抓壮丁这个词。
  “政府军只会往我们头上扔丨炸丨弹,克钦军除了抓壮丁,不搞经济建设,年轻人没工作,只能去扛枪,但是打仗会死人的,所以基本上都去做矿工了,做矿工有收入,还不容面临枪林弹雨的,而且,有矿主保护他们的人身自由,所以就不用害怕被克钦人抓走了。”
  我听着她的话,就叹了口气,我说:“可是,也随时会被矿难吞没。”
  “没办法,这里就是这个样子的,但是为了生存,总得找一个合适的生存方式,做矿工算是体面的了。”
  我听着她的话,觉得这个女人说话很得体,不像是一些农村妇人,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阿丽,你们是不是要从宏帮区走南边的路?如果你们给我钱,我愿意给你们带路。”
  我听着她的话,就看了看其他人,二指说:“可以,很久没走了,我也不是很确定路到底能不能通。”
  我点了点头,我说:“你要多少钱?”

  “我想给我儿子做兔唇手术,上次我去中国,医生说他的喉咙里有个窟窿,必须在三个月内做修补手术,手术需要三十万,我没有那么多钱,我丈夫跟他哥哥都死在了矿山,他们的父亲有膀胱癌,在等死,你帮帮我吧。”阿丽说。
  我看着她,没有哀求的神色,但是很迫切的样子,带着一丝希望,我看着那个孩子,吃着奶,很有劲,突然,孩子呛了一下,吃的奶全部都吐出来了,阿丽不紧不慢的收拾着,好像已经习惯了。
  但是眼泪却掉下来了,我看着很可怜,这个孩子能活就是个奇迹,我看着他的家,看着这个家,我才知道什么是家徒四壁,真的,什么都没有,就一张床,吃的喝的,我都看不到。
  “孩子不能吃母乳的,根本就咬不住,我挤一点给他喝,很容易就呛住了,有时候,真想把他丢了算了,但是一家子都快死完了,我就想给他们家人留个后代。。。”
  我听着阿丽的话,愤恨中带着一丝哀怨,那种无奈显得已经习以为常无法改变了。
  三十万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是天文数字,而在缅甸更是一座大山,这个女人根本无法承担,她既然救了我,那我也帮帮她。
  “可以,到了中国,我就给你找医生,帮你只好你的孩子。”我说。
  我说完,就想起了他说的老父亲,我说:“那老头怎么办?”
  “活着等死,顾不上他了。”
  我听着她的话,真的很无奈,这个环境,真的顾不上别人的死活了,我也不是圣母婊,没办法帮她照顾所有人。
  我说:“现在能走吗?”
  她点了点头,说:“可以的。”
  她说完就把孩子包起来,然后披上一件长衣,我们走了出去,把原石都拿出来,我看着牛棚里有两头驴子,我就说:“驴子卖我们吧。”
  她也没有拒绝,马炮把驴子牵出来,把货物放在上面,然后拍了两下,笑着说:“妈的,在这种地方驴比有人有用啊。”
  我说:“是啊,比你有用啊。”
  “草你吗的,你拿我跟驴比?”马炮不爽的说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