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6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喜欢的可以直接搜索孽乱青春观看!
  我坐车回矿区,天色已经黑暗了下来,车子开了一半,就停了下来,我心里还在思考为什么这么容易就能得到洛斐老爹的帮助呢,但是看着车子停下来,就觉得奇怪。
  我看着前面有一群人,抓着一个人朝着这边走,垛堞下了车,就过去问了一下,我也下车,在一边看了一眼,大概是这个男人偷了原石被抓到了,现在要送到洛斐老爹那里去。
  突然,垛堞掏出来枪,朝着这个人的脑袋就打了一枪,立马鲜血四溅,我看着有点触目惊心,妈的,这个女人简直太狠了。
  我看着那些工人把这个偷原石的人抬走,从他的手里掉下来一快巴掌大的原石在地上,我皱起了眉头,妈的,这里的人命,还不如这块石头值钱。

  垛堞上了车,挥挥手,车子继续开,根本没有为值钱杀人的事情觉得有半点情绪波动,我坐在她身边有种害怕的感觉,那种感觉,是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的感觉,如坐针毡。
  车子开到了她的矿区,她下了车,说:“想做生意,直接找我就可以了,我的原石也很多。”
  “货比三家才知道好不好,而且,我不喜欢跟杀人如麻的人合作,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脑袋就要被她拿枪顶着,没了命。”我笑着说。
  垛堞看着我,沉默了一会,说:“下个月初,我有空,在仰光等着你请我吃饭,最好给我带礼物,比如,五亿以上的单子。”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但是还是点了点头,这个女人可怕,为了生意,居然这么强的性格都能低头,但是,她是一只大黄蜂,低头不是好事,你要是惹毛了她,一屁股扎过来,脑袋就爆了,刚才的血腥还历历在目,说实在的,我有点怕跟她合作。
  我点了点头,就走到张奇身边,他把料子已经理片了,装在几个编织袋里,两百多公斤,分成了五个袋子,四个人扛着没问题,但是,我们这次要离开帕敢,私自带原石,不可能走官道,我们得走山路,先去泰国,然后从泰国回瑞丽。

  夜晚是刚好行走的时机,我们在矿区休息了一会,等到了晚上九点多,准备离开矿区,垛堞开车送我们出帕敢,夜晚的帕敢灯火通明,矿工还在劳作,我们渐渐远离这残暴的繁华,走进黑暗无人的道路。
  车子开到了宏帮区,我们下了车,垛堞说:“合作愉快。。。”
  我伸手跟她握手,说:“合作愉快。。。”
  她很爽快的上车,车子开走了,我叹了口气,这个女人给人太多的震撼,爽快,杀人如麻,又不服输,真的不知道是什么环境,造就了这样一个女人,但是现在我没有其他的想法,我得先回去。
  蚊虫不停的飞舞着,让我觉得烦躁,我看着二指,我说:“我们怎么走?”

  “这条路被称为死亡山谷,宏帮区一直往难走,会到泰国,到了泰国边境我们就安全了,这是一条长路,有一百多公里吧,得走一两天,都是山路,以前跟周老大在缅甸跑路的时候,运货从这里面走过去,妈的,真的艰苦,而且,里面还有地雷,一不小心命就没了。”二指说。
  我听着有点惊讶,没想到还有地雷,真的很危险,我笑了一下,看着几个人背着的石头,我说:“这两块石头,只要回到国内,立马能卖两亿多,咱们都值得,是不是?”
  “如果真的能卖两亿多,我们也能分几千万,我们千辛万苦冒着两边杀头的罪,一次也只能赚个几百万上千万,但是赌石不一样,只要我们回去,那边就是合法的。”三指说。
  “是啊,要是真的能卖那么多钱,我他妈还搞什么毒啊,我以后就跟邵飞兄弟你一起赌石好了。”二指笑着说。

  我看着他的笑容,或许是这个笑面虎第一次露出真诚的笑容吧,这个时候马炮拍了一下我,说:“东西都是我兄弟扛的,有没有红利啊?”
  我看着马炮的人,这一路上百公里都需要人工运输,很辛苦的,我说:“只要能回去,每个人给一百万。”
  “我草,你这么大方,够兄弟,到时候钱直接给我就行了。。。”马炮认真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二指说:“我们一直往南走,进入森林,果了死亡路,我们就能到泰国边境了,到了泰国,一切都简单了,千万不要脱离线路,否则进入地雷区,很容易就没命的。”
  我们都点了点头,二指带路,只打着一只手电,走夜路很难,山路本来就很难走,才走了一个多小时,浑身就是汗了,每个人身上都是汗水,加上之前在矿区沾染的风尘,很容易身上就脏了,满脸都是灰尘。
  我心里有点哭笑,不做这行,你永远不知道这行有多艰苦,光鲜亮丽的背后,是血与汗水,我们一路走,到了宏帮区的境外,这里稀稀落落的有一些简易自建的房间,很穷,真的很穷。
  突然,一辆卡车的声音惊动了我们,我四处看着,看到一辆卡车朝着宏帮区开,车上的灯亮着,我看着车上居然是军人,他们似乎也发现了我们,我听到了一阵缅甸语高声大喊,我立马低声说:“快跑,往村子里跑。”
  我们几个慌不择路的往村子里跑,如果被抓住了,脑袋就没了,之前那个被枪毙的人我还历历在目,这些人可不会跟你讲什么道理,可不会问你是什么人,你偷运原石,被抓住了就是死,他们没有道理可以讲的。
  进了村子,我听到了一阵阵的狗叫,村子跟无人区差不多,房间里并没有人,大概都去矿区了,我们很着急,听着凌乱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我们慌不择路的朝着村子里跑。

  “妈的,要是在瑞丽,老子干死他。。。”马炮小声的说着。
  谁说不是呢,但是这里是缅甸,你他妈的就是一头龙,你也得盘着,我看到有火光,就直接跑过去了,屋子里有孩子的哭声,我估计有人,我直接推开门,进了自建的院子,我说:“把原石藏起来。”
  几个背原石的人惊慌的把原石藏到了牛棚里,我看到简陋的房间开了门,一个女人走了出来,抱着孩子,我立马过去捂着她的嘴,进了屋子,其他人也都跟着进来了,但是屋子不够大,我们都没地方躲,很急,妈的,被抓了就死定了。
  突然这个女人挣扎开了,跟我说:“去到隔壁的房间,你们装睡。。。”
  她的话,让我们诧异的楞了一下,微弱的灯光下,我看着这个女人有点熟悉,好像是。。。
  这个时候她有点着急,推着人就让他们去隔壁的房间,几个人分开躲起来了,她说:“别出声。。。”
  我站在房间里,脑子有点闷,她快速的把我推到床上,床非常的简易,就是木板搭建的,上面挂着蚊帐,还有一床被子,我坐在上面,感觉被子都是潮湿的感觉,她说:“把衣服脱了。。。”
  我有点惊讶,看着她,她也在脱衣服,她穿的很少,只有一件褴褛的衣服,她一把就把衣服脱了,然后把孩子放在里面,然后把我按在床上,解开我的衣服,我有点不理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