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嫂子南下东莞,遇到的厂妹都很凶猛……》
第175节

作者: 隔壁老赵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靠,这都没砍死你!”李子懊恼一声:“竟然只是刀背劈中你的大腿,运气也太好了!我要再来一次。”说着,李子走到我的身边捡菜刀,把我当成了活靶子。
  “李子,你真要杀了他?”叫奇哥的男人眉头微微一皱,说:“这次让他过来,只是要教训他一下,让他知道,谁才是东莞的老大,不要以为跟着林鹏,就可以在东莞横行无忌,可是,如果你要杀了他,就不怕那个傻大个的疯狂报复?”
  “傻大个知道是咱们做的吗?就算知道又能怎样?呵呵,咱们手里有枪,能把他打成筛子!”李子不屑一笑,再一次的举起了手中的刀。
  看到他马上就要把菜刀扔下来,我的脑子反而是越发的平静了下来,说:“好啊,杀了我正好,反正你们嘴里的傻大个就在山地下,我不出去,你们别想下山。”

  果不其然,听了我的话之后,李子手里的动作为之一缓,眼神复杂的看着我;随后,他冷笑了起来:“呵,差点就被你给骗了!傻大个真在这里的话,他会不跟你一起上山。”
  他虽然是这么说,可是从他的动作、言谈举止就知道,他是在故意试探我,如果我现在露出半点赵德住不在这里的信号,他就会继续把我当成靶子;自信一笑:“跟我一起上山,我还怎么就我嫂子?来之前我已经看好了,下山只有一条路。你们不是不相信赵德住在下面么,好啊,我自杀给你看,你们能活着下山,我跟你一个姓。”
  说完,我一步一步的走向李子,心里就跟打鼓一样,特别的忐忑;鬼知道下山究竟有几条路,我这么说不过是想要给他们施加压力而已,可是当我的手抓到了菜刀的时候,我知道自己要赌输了;在我即将拿着菜刀抹脖子的时候,这个叫李子的人还不阻拦我,明显就是不相信赵德住在山下。
  不过,他或许也是在看我究竟是不是真的敢自杀,如果敢,就说明赵德住在山下……

  至少现在,我还没有输,还有一些机会。
  越是这个时候,我就越不能由于,不然肯定要被他看出破绽;狞笑一声:“你们打断我的腿,柱得肯定要打断你们的腿,不过我死了,你们也得跟我陪葬;我不过是一个小喽啰而已,有你们几个公子哥给我陪葬,是我天大的荣幸!”说着,我闭上了眼睛,拿着刀对着自己的脖子砍了下去。
  其实,我跟李子这么近的距离,砍他的话肯定也没有问题,只不过,砍伤或者砍死他,也就证明赵德住不在这里,剩下的两个人会怎么对付我?本来只是想着打断我的腿,可我砍伤了李子之后,他们肯定会不计后果的收拾我。
  只不过我也没有那么蠢,如果李子不拦我,我肯定是要挥刀砍他;只不过,李子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恼怒地看着我:“小子,算你狠!”撂下这句话以后,一挥手:“咱们走!”
  “你们尽管下山,我会给柱得打电话让你们安然离去,当然了,你们也别想着我打完了电话之后杀回来,我没三分钟给他打一次电话,超过三分钟没有打电话,就让你们给我陪葬!”我笑吟吟的看着他们。
  他们三个人恼怒的瞪着我,最后没有办法,不甘心的离开前,对我说:“我看赵德住是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时待在你的身边,不然我们就要了你的命!”
  听他这么说,我的心彻底沉入了谷底之中;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们如果想要暗算我的话,我还真的没有任何的办法。只是,我现在又不能对他们做任何事情,毕竟这是一群背景恐怖的存在,就连林鹏在他们面前也算不上什么厉害的角色。
  跑?这或许是一个好办法,只是……我现在已经喜欢上了东莞这一座城市,而且我在这里也付出了汗水,现在让我退出,不仅仅是我的汗水会付之东流,他们肯定还会以为我是怕了他们,所以才会退出东莞。
  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假,只是现在,还没有到那种我必须离开东莞,否则就有生命危险的地步;这时候,张莉美妙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小勇,你的腿没事吧?”
  “嫂……莉莉,我没事!”我尴尬的笑了笑,看着张莉眼睛里泛着水雾,我连忙伸手给她擦泪水;可是见到自己手上都是泥土后,在自己的身上蹭了蹭,然后给她擦了泪水。
  “我不嫌你手脏!”在我给张莉擦泪水的时候,她握住了我的手,让我的手在她脸颊上轻轻的擦拭;她的脸蛋上挂满了泪珠,看上去楚楚可怜。
  “莉莉,我没事,咱们下山吧!”我刚要走的时候,大腿上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我几乎是本能的伸手去摸伤口,竟然肿的跟一个馒头似得,把裤子都给撑了起来;幸亏我的运气好,只是被李子砍刀了腿,如果是砍到了后背的话,肯定能把我的脊椎给我打碎,以后说不定就是植物人了。
  “我帮你看看!”张莉非常的担心,搀扶着我坐下了之后,去把医药箱拿了过来;这个医药箱我本来是担心张莉会受伤给她准备的,却没想到最后是给我用了。
  大腿肿的把裤子都给撑了起来,我脱裤子的时候,裤子跟伤口摩擦时,让我痛得要死;我发誓,如果不上药伤口也能尽快好的话,我肯定是不会上药的。
  用手机照明,看见伤口有脓血流出来以后,我的心彻底凉了;想不到这被菜刀背砍了一下,竟然也这么的严重。
  从医药箱里拿出消炎药,洒在伤口的那一刻,我疼的浑身抽搐了起来,嘹亮的‘啊’声在树林里响彻不停;张莉连忙跑了过来,关心问我:“小勇,你怎么了?”
  本来,我是准备自己上药,不让张莉帮我;毕竟我伤到的是大腿,张莉帮我上药的话,必然会看到我只穿着个裤头的场景,那多不好意思。
  可是上药太疼了,她跑过来了以后,眼睛里只有对我的关心,让我不禁暗骂了自己一句畜生;然后尴尬的笑了一声:“莉莉,我没事的,我再包扎一下咱们就能走了,你转过去身吧。”
  “你让我转身做什么?”张莉责备我:“我又不是没有看过你光身子的场景,那天晚上是谁给我表白,不仅把我的衣服脱了,把他自己的衣服也脱了!”
  张莉始终是个女人,虽然心里已经接受了我,可是再说出这样的一番让人羞耻的话,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默默的拿起绷带,开始给我包扎伤口。
  这个位置真的特别的敏感,这个‘敏感’有两层意思;张利虽然嘴上说接受我了,可是我们两个毕竟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而且她原来的身份是我嫂子,现在给我大腿包扎,如果传出去的话,会容易让人误会说闲话,是话题敏感。

  第二层意思,抛去我们两个的关系,只说性别,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大晚上的在荒山野岭的地方给大腿上药。大腿本身就敏感,更何况张莉还是我喜欢的女神,这就更让我觉得尴尬了。
  虽然绑扎带的时候伤口很疼,可看着张莉小心翼翼不敢弄疼我的样子,让我感动无比;张莉特别的认真、小心,扎带每包一圈的时候,张莉就会抬头问我痛不痛,把我呵护备至的跟个孩子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