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37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校长是什么样的人物,风吹不倒雷打不动,依旧恢复那副笑呵呵的模样劝我:“叶小飞同学你不要太着急,事出突然,我们也是猝不及防,你放心,学校肯定会为刘文辉同学和刘乃乃保障最好的医院治疗。至于那些混混嘛,我们也已经报警了,相信丨警丨察一定会将那些人绳之于法。”
  乌合之众,我不得不对他们嗤之以鼻,一个个说得好听,真到事上跑得比谁都快。
  刘乃乃只是惊吓过度,医生用药后很快就醒了,但是老人家毕竟年纪大了,身体衰弱,醒来的时候意识还不是很清楚,口中不停地叫小辉,我只能在一边回应着小辉没事安抚她的情绪。
  刘文辉的手术持续了将近六个小时,听说内脏都淤青出血了,还有脑震荡骨折,最为严重的是致命的刀伤,这会人散的差不多了,校长坚持留下来的,但是我把他赶走了,最后留下来的只有我和班主任,张萌萌是因为担心我所以才留下陪我。
  赵影闷声不吭的我就不数他当人头了,在我去照顾小辉乃乃的期间医院还来了两个丨警丨察,只不过是学校领导接触的,我也没询问Ju体情况。
  我问了很多同学关于小辉被打的情况,基本没有得到有效的信息,同学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倒在血泊里,周围的监控全部被破坏,赵影去现场查探了一圈,他说那几个人的做事手法专业不留痕迹,不像是一般的混混。
  “叶小飞!谁是叶小飞!”就在我一个人蹲在墙角冥思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的时候,一位美女护士找我,“医院大厅门口有人找你。”
  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谁还找我?更何况来医院找我。
  我前脚刚走,后脚赵影就跟上来了,本来我是想一个人去的,顺便散散心,可赵影说了一句话后我瞬间哑火了。
  来者不善!

  心里犯嘀咕了一路,我也没想出始作俑者是谁。我们到了医院大厅门口后,兜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要找我的人,刚转身回去,我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初次相识,送你两件见面礼,聊表心意。
  这是乔老虎干的!
  两件见面礼说的是条子被打店里被砸和小辉被打。
  这纯粹是乔老虎的挑衅,我气得牙根发痒,兄弟被打我现在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还手之力,乔老虎,你给我等着!
  出于‘礼貌’,我也及时给乔老虎回复了一条信息:礼物太过厚重,他日必定登门造访,双手奉还。
  突然张萌萌急匆匆地从里面跑了出来,气喘吁吁地上气不接下气道:“结束了,都结束了!”
  这仨字犹如一棒敲在我的脑门上,看着跑得脸色发白的张萌萌我还以为她在说小辉的生命结束了,瞬间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哪知张萌萌喘了一口气补充道:“医生说他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太好了!”我激动地差点挤出眼泪来,下一秒飞奔到小辉的病房门口,他昏迷不醒地躺在ICU病房里,身上C`ha 满了各种治疗管子和仪器,我重重地敲打病房的玻璃窗,恨不得躺在那张病库上的人是我。

  医生说他虽然脱离里生命危险,但是还需要观察二十四小时,只要他不出意外醒过来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
  刘乃乃也已经醒过来,吵着闹着护士让她们带她找孙子,我提前交代过,只要刘文辉不醒,就不能让刘乃乃走出病房,毕竟年纪太大,经受不住太多惊吓。
  现在我只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刘乃乃,转身的时候竟然看到了猫在走廊尽头门后的张情基,他鬼鬼祟祟地看向我们,也不知在做什么。
  我示意赵影将赵影带到无人问津的楼梯口,做贼心虚,其中必定有猫腻。张情基现在不敢靠近我,他害怕,其实是怕赵影并不是怕我,虽然我有仗势欺人的嫌疑,但是那又怎么了,我有资本。
  “大基哥。”小辉脱离生命危险,我现在心情非常好脸上挂着笑呵呵的笑容,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张情基看到我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害怕。

  难不成刘文辉的事和张情基有关,想到这我的脸色一下冷了起来,就在我打算质问的时候,张情基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冲着我剌了过来。
  我抓住张情基的手腕,一脚揣在他的肚子上,他松开匕首,后退几步,我向他靠近一步,张情基却后退一步,我又靠近一步,张情基又是后退一步直到退到身后是墙壁无路可走,他的身体哆嗦的越来越厉害。
  “大基哥你怎么了?”我想去拍拍张情基肩膀告诉他不用害怕,谁知道他吓得抱头蹲在地上,口中不停地再说“不是我!不是我!”
  “什么不是你?”我装傻问他。
  张情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过激,眼神左右躲闪不敢看我,摇头道:“没什么,没什么。”
  要真的没什么才怪,我可是头回见张情基这副怂样,估计是被吓到了。我继续说:“大基哥这么晚了还没回学校,难不成和我们一样都在担心小辉?”
  张情基又是点头又是摇头,说话还语无伦次,刘文辉被打肯定和他有关,听说张情基家里挺有势力,难不成他认识乔老虎?
  “大基哥认识乔老虎这个人吗?”
  张情基还是那个反应又是点头又是摇头。既然我说到乔老虎他没什么反应,看来他俩并不认识,如果张情基真的认识,恐怕现在抖得跟筛糠似的人就是我。
  那他为什么会吓成这样呢?
  我试探性地问:“大基哥,今天下午小辉被打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
  “我……我不知道!”张情基抱着脑袋完全拒绝与我交流,既然他和乔老虎没关系,我也就不用吓唬他了。我让他回学校他也不动弹,也不知道他的小跟班刘剑在哪儿,这俩人平时可是形影不离的。
  说曹操曹操到,刘剑也悄没声地溜到刘文辉的病房门口似乎是观察什么,我趁刘剑不注意站到他身后喊了一句他的名字,谁成想他差点被吓哭跪倒在地上。

  这大礼行的我可担待不起,连忙后退了两步问:“不是,你和大基哥这什么情况,我长得有那么吓人吗?”
  今晚张情基和刘剑的行为真的很反常,平日里俩人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吆五喝六,今天我们处境竟然反过来,况且我也没对他们做什么啊。
  刘剑胆子很小,还没等我说话便向我和盘托出,难怪被吓成这样,原来今天下午小辉是被张情基和刘剑叫出去的,来的混混气势汹汹并提出只要叫出刘文辉就给他们钱,这种事情何乐而不为俩人就答应了。
  谁知道人叫出来了钱却没到手,他俩本想叫人收拾那几个人一顿,可当他们看到刘文辉被那几人狠揍倒在血泊里的时候,张情基和刘剑完全被吓傻了,他们长这么大头回见如此血腥的场面,能不被吓破胆吗?
  还行,事情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如果张情基他俩真的串通乔老虎一伙,我确实真的不知如何是好,毕竟同学一场不好下手。

  日期:2017-12-07 08: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