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35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冷不丁地她说了一句让我倍感意外的话:“你们的人已经盯我好几天了,说吧,你们跟着我到底有什么目的?”窝草,我刚才说了什么?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李梦洁冷冷地对我呵呵一笑,然后又不说话了。
  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说明我的来意:“真是非常对不起,这几天如果我的朋友对你造成了困扰,我代替他们向你道歉。﹎”
  李梦洁又是一番打量我,也不知道这里面几个意思,就她现在这副老成的状态,说是个高中生打死我都不信。
  李梦洁淡淡地说:“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应该是个高中生吧。”这都能猜准,没办法天生长了一张娃娃脸,我怔了一下的反应被她收进眼底,她继续道:“你不用感觉惊讶,乔老虎是我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我是不会帮你们对付他的。”
  不得不服大哥身边的女人各个都不好惹,原来我们这几日的行动早早地暴露了。
  我从李梦洁手里拿的医疗单里看出她并不想要这个孩子,也就是说她不想被乔老虎束缚,但是她为什么直接拒绝了我的来意。
  我冷笑一声说:“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但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乔老虎扎根a市多年,没有人轻易敢动他,你与我们合作是最好的选择。”
  李梦洁没有说话,沉思了片刻。如果我猜得没错,她应该是在考量与我们合作对抗乔老虎的后果。
  我打断她的思绪问:“老头你应该认识吧?”
  李梦洁看我一眼怔住了,突然想到了什么问我:“老头是你们干掉的?”
  我点点头,她看我的眼神明显发生了变化,由开始的无视到不屑再到现在的重视,这个合作看来是有希望。

  李梦洁开始渐渐接受我问:“为什么会找我?想必你们已经调查我了,我无权无势无钱,帮不到你们什么。”“我想帮你。”我看着李梦洁的眼睛非常认真地回答她。
  李梦洁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我的理由。
  “我们同病相怜,因相似的处境被迫走上一条我们不喜欢的道路。这条路,很难,很痛,很孤独。”我的言语一下子戳到李梦洁的痛处,突然她像个孩子似的哇哇大哭起来,与刚才在我面前假装的极为老成的李梦洁截然相反,这个会哭得才是真正的李梦洁。
  我能做的就是让她靠在我的怀里静静地哭一会,其实飞哥调查来的李梦洁的信息有些误差,这是事后李梦洁亲口告诉我的,和乔老虎在一起并非她所愿。

  那年她还上初二,与其他普通女孩一样无忧无虑地上下学,但有天晚上刚下自习李梦洁便接到家里的急电说是爸爸生病住院了。李梦洁是个孝顺的孩子当时就向班主任请了假,去医院路上的小胡同,李梦洁遇到了乔老虎,并把她qiang了。
  那天晚上的经历像是一个噩梦时时刻刻地缠绕着李梦洁,她去派出所报警,丨警丨察和乔老虎沆瀣一气不予立案,她找律师打官司,乔老虎用她们全家人的性命要挟她,那时的她崩溃了,没有人肯帮助她,后来也不知道乔老虎看上她什么,主动出钱替她的父母看病,久而久之,这就成了一种习惯。
  李梦洁不再反抗,这反而成为她一种生活,被包养的生活。
  是啊,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李梦洁又如何有资格拥有同龄女孩该有的生活。
  李梦洁趴在我怀里哭了一会后哽咽地说:“我要趁乔老虎发现之前做掉这个孩子。”

  做掉孩子?我吃惊地看着李梦洁问:“这可是一个即将降临这个世界的生命体,况且你还是他的母亲,你怎么能说结束就结束?”
  不管怎样,孩子都是无辜的。
  李梦洁的态度很坚决道:“你用劝我,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就算这个孩子出生了,没有父亲没有家庭的温暖他也不会幸福。”
  我还想再劝劝她,卡在嗓子眼的话语被她硬生生的堵了回去:“我时间不多,说正事吧。你们虽然解决了老头,但是我看你年纪不大只是个高中生要做乔老虎的对手还嫩了点,我可能不会在明面上帮你。”
  乔老虎每天都会派人盯在李梦洁的学校门口,说是金屋藏娇好听了点,这也是一方面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避免有心之人借李梦洁伤害他自己。
  说实话,听完李梦洁的经历后我生出了恻隐之心,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却经历着普通女孩不该有的经历,我不想看她被牵扯进我与乔老虎的事情里,只希望她能平平安安生下孩子过着普通的生活。
  李梦洁似乎看出我在想什么,笑着说:“你不用同情我,我还没有傻到那种与乔老虎同归于尽的地步。”
  我呵呵一笑,简单地说明我的来意。说实话,来之前我以为李梦洁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小姑娘,实在解决不了我都打算用上美男计了,事情比我想象中进行的要顺利。
  若想对付一个人,你需要从他最他薄弱的地方下手,这也是我来找李梦洁的目的,乔老虎的弱点是什么。毕竟俩人生活相处了三四年,某些生活方式与细节看得最清楚的当属他最近的人。
  一番了解后,李梦洁对乔老虎的了解也仅限于表面上生活那点东西,乔老虎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完全像个居家男人,一点大哥的影子都看不到,足以可见这个人难以对付。
  就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李梦洁提醒了我一句:“前段时间我生病请假连续在他那住了一周,我看那个叫马莉的女人天天往别墅跑,之前只是一三五过来待几个小时吃顿饭就走,那几天她几乎整天都和乔老虎待在别墅的书房里,我试着靠近想打听些都被他的兄弟挡住了。而且别墅还时不时来两个生面孔,看样子他们是在交易什么。”
  “生面孔……交易……”我陷入了沉思,这里面必定有事情,既然牵扯到那个叫马莉的女人,看来他的老公杨文军也脱不了干系了。
  如果我查出他们几个人的关键点,那么干掉乔老虎指日可待。
  正事聊完后,为了表示我的谢意,我陪着李梦洁在医院做了检查,说实话我一个大男人待在妇产科这个地方感觉真是怪怪的,而且我和李梦洁的样子还带着高中生的稚嫩,我能从周围人打量我的眼神里看出别样的眼光。
  果然,我搀扶李梦洁从B超室里出来后坐到走廊椅子上等检查结果,我旁边坐着一位挺着大肚子的孕妇,看样子三十多岁,她的眼神犀利有光一看就不是善茬,自打我俩从b超室出来后她就一直瞄我打量我。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刚要说话就被这个孕妇先一步抢先道:“哎我说小伙子,你这小小年纪也太不懂事了,做那种事的时候不知道加点防护措施吗,你知不知道流产对女孩子身体非常不好,你说说你怎么疼女朋友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