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149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说顾念救命之恩了,进了迷城之后那些人一翻脸就要恩将仇报了。
  这种情形下纪筝都不肯解释,她的性情也就可见一斑了。
  当时李复林和胡真人就站出来拦阻,费了好大功夫,才没有让这些人先自相残杀起来。
  从那以后他就自愿自觉的主动把纪筝这个麻烦揽到了身上,她到哪儿都会惹事,李复林归跟着描补圆场都忙不过来。
  后来从诛魔之战后,许多故人都不在了,他以为纪筝也……结果隔了几十年,他又要把老本行捡起来了。
  李复林心里有些无奈。
  有时候他也想,纪筝什么都好,要是能改一改脾气就好了。
  可他也知道这是痴心妄想。
  有句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何况纪筝这性情简直是又臭又硬,杀了她她都不会改的。

  “那好吧……”
  莫辰回房去换了一件道袍,这是他前年过寿的时候莫辰叫人给他做的,不是普通衣裳,是件法袍,质料用的冰蚕丝和地坑麻,不沾尘,不惧水火,一般的毒物也不敢近身。他就穿过一回。平时穿的随便些没关系,今天的场面不一样,不能失了体面。好歹他也是掌门,得为徒弟们着想。
  说来也巧,因为这是为了贺寿做的,所以颜色和平时常穿的青、灰、蓝、白不一样,是件绛檀色的,比较喜庆。这颜色当时看没什么,可现在看,好象与暗红很相近。
  李复林扯了扯袖子,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换了。
  不过时辰也不早了……

  李复林拿定了主意不换,就这么出了门。
  一众弟子有些担忧的送到门外,李复林和纪筝的身法功力不是他们能想象的,只见两人也没怎么动,只那么轻轻迈腿,身形已经快到这条街尽头了。
  晓冬嘴巴张大了都忘了闭上,更舍不得眨眼。
  可就算不眨眼,下一刻师父他们两人的身形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姜樊有些怏怏的说:“师父和纪真人一起去,倒有个照应……幸好没带咱们。”
  就算带了,他们这三脚猫的功夫也只能拖后腿。
  莫辰明白他的心情。
  因为这种心情他也有过。
  “好了,都进去吧。”
  这会儿雪又飘起来了,虽然不算紧,但是愁云寒雾笼罩着整座北府城,触目所及之处都是一片凄冷。
  关上大门之后姜樊落在了后面,瞅着旁人没注意同莫辰小声说:“大师兄,你近来身子可还好?”
  莫辰浑若无事的说:“我挺好的。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姜樊并没有马上就信了他的话。
  “大师兄,要是你身子有什么不妥,你可千万别瞒着。纵然我帮不上忙,可师父那里你总得……”
  莫辰摇摇头,轻笑着问:“你怎么就认定我不好了?我这些天恢复的不错。”
  “可是这些日子,早上练功大师兄你一次也没有来。”
  换在以前这是不可想象的。大师兄是众弟子的表率,总是起的最早,练功最勤勉的。而且早上众弟子都练功,常有人趁这个机会找大师兄请教疑难,大师兄也从来都不吝指点。
  在路上的时候不说了,他们在北府城也安顿下来了,李家宅子里也练武场,可是大师兄一次也没有去过。

  姜樊不免就担心起来了。
  大师兄是不是功力未复?还是有什么旁的不适?
  要是没有什么原因,大师兄怎么会不练功呢?
  “我是有些旁的事挂着,加上晓冬功力尚浅,受不了冻,所以就没出去。”莫辰说:“想不到倒让你担心了。你不必这样杞人忧天,倘若我有什么不妥,小师弟和我住在一块儿,他难道也不知道?”
  “大师兄。”
  “大师兄,你看这个种这儿行吗?”
  晓冬抬起头来,弯腰低头半天有点儿晕。
  大师兄那边儿忙得很,都叫一众弟子们围住了。
  师父一走,大师兄就把人都拉到药圃这里来干活了。虽然已经是天寒地冻,一进药圃就能感到暖暖的微潮的风拂在脸上。
  这里头的缘故晓冬不明白,反正大师兄吩咐什么他埋头干活就是了。
  他们至少要在北府城住上一年,也可能更久。这段时日总不能除了练功之外就荒着闲着。人就不能闲,一闲就容易想多,想多了事情也多。
  回流山上数十弟子到现在只剩下了十来个人。
  人少有人少的好处。
  不过一旦干起活儿,就显得有人些人手不够了。
  这片药圃荒了太久了,里面乱糟糟的什么都有,在那些疯长的野草中间还能找着那么稀稀落落的几棵药草。
  头一步就先把没用的野草什么的铲了,单铲草不难,关键不能用真元,一人发一把木柄的小药铲,一点儿一点儿用手刨吧。
  大部分草药大家认得,不致于铲草的时候连草药一起铲下来。不过一味的埋头干活铲铲铲的,有误伤也是难免的。
  反正这里荒太久了,有点儿草药也不是什么稀罕的异种,很多就是最普通的灵草,沾个灵字,其实比野草强不了多少,这个平时烧饭就可以随便剁点放里头,烧菜也可以放里头,灵气是不多,但总好过单吃普通的五谷杂粮。
  不少灵草就夹在野草里被手快的给铲了。铲了之后才发现误伤怎么办?根没坏的换个地方再埋下去,根铲断了的就……晚上煮菜粥吧。晓冬干活奇慢。他对药草和野草不熟,每次下手前都要认真分辨一下,想一想这一棵草在他看过的药草图鉴上有没有出现过。所以他误刨得倒是不多,但问题是,药圃那么大片地方,每人分了一片地方干活儿。别人分着的地方都快清光了,他这里……才刚整了个开头。

  姜樊干这活儿很熟,过去在山上就没少练,自己那片清完了就过来帮晓冬这边。玲珑平时做别的都拿手,但这种费功夫费眼睛的细活儿她格外不耐烦,她那边几乎成片成片被铲干净了,是药是草根本不去分。
  草根也要清理干净,还要翻土,洒上一遍药,清掉土里可能藏着的会咬根的虫卵之类,最后才是刨坑下种。
  药草怎么种也很有些讲究,有些喜欢太阳,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全晒着才好,就要给它栽个向阳的地儿。有的则不爱晒,晒多了反而要死,这个种的地方也要细挑。
  有的喜欢水,有的不喜欢潮,讲究很多。

  折腾了整整一天,也没种下多少。莫辰带的种子虽然多,但论种类并不多。一些稀罕药草这儿种不了,水土还在其次,北府城这里的灵脉和回流山不同。
  不过今天他揪着一帮子师弟来干活儿主要是为了让他们有点事儿干,别找麻烦。
  今天师父一走,其他人也有点坐不住。莫辰能信得过的也就是姜樊、晓冬、翟文晖和一个平时格外老实敦厚的外门弟子,至于其他人,八成都会往外偷跑。想凑热闹的,比如玲珑那样的。放心不下师父的,肯定也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