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6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邵飞,我真的很好奇,你这双眼睛是不是机器眼睛,你怎么就知道这块料子里面有货呢?我在这座矿山生活了二十七年,我三岁就跟着我妈妈在这里工作,但是我也没有办法断定料子到底有没有货,你真的让我觉得神奇。”垛堞有点愤怒的说着。
  我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可能是嫉妒了,要是我,我也嫉妒,刚刚开了冰种的墨翠,现在又开了一块高冰无色的料子,是人都会嫉妒的。
  我说:“你认为是,就是吧。”
  我看着料子,这块料就算不切,现在这个缺口就已经能断定料子的肉质不会少,一百多公斤的高冰的料子,市场能有七八千万,但是我觉得不够,这块料子还有赌头,我之前看到料子在灯光下,渐变明显,这里面肯定有色,我一开始就觉得可能出飘花的料子,但是从断口上看不到飘花的色,这说明还在里面。
  我捏着下巴,看了看几个长着嘴巴看料子的合伙人,他们懂个屁,所以我也不打算问他们了,我说:“张奇,从下面理片。。。”
  “飞哥,不用吧,这料子打皮壳就行了,理片没必要啊,咱们来了这么多人,扛着回去也行。”
  我摇了摇头,我说:“赌飘花。”
  他听了就眉头一挑,我看着他,我说:“你他妈的扛着一块石头走几百公里试试看。”
  张奇笑了笑,说:“只要有钱,绝对有人愿意干。”
  我听了就点了点头,但是我不想请人,谁知道请的人靠谱不靠谱,他半夜背着我的料子跑进森林里,我找鬼去。
  张奇让赵奎把料子固定好,然后开始切割石头,几个人都站在我身边,二指说:“邵飞,现在赌什么?”
  “赌飘花,现在料子八千万不是问题,如果能出飘花,多一种颜色加一千万,两种就是两千万。”我说。
  两个人都惊讶的点着头,但是我心里想,你们懂个屁啊,你们惊讶,只是被价格给吓到了。

  “也有可能断掉。。。”垛堞认真的说着。
  我看着料子,笑了一下,女人就是女人,头发长见识短,这块料子虽然结构不好,但是水长种老,我断定了,料子肯定会过半,满料也说不定,这块料子算是极品了,唯一可惜的就是没有高色,如果有高色,那么厉害了,至少九位数开头。
  突然,张奇的刀停了,他把刀片抬起来,跟赵奎一起,把切片给拿下来,当切片一拿下来的时候,我看到切口上的成片成片的点的时候,就知道稳了。
  “我草飞哥,满料飘花,稳的跟铁蛋似的。”
  张奇高兴的说着,我们听着,都走了过去,我看着切口,果然很稳,在灯光下,料子的切口就像是剥开皮的松花蛋一样美丽。
  妈的,真的是白捡的一块宝贝料子啊!
  张奇的话,让我放心了,我蹲在地上看着料子,心情不用说,高兴的有种起飞的感觉,料子确实稳的跟铁蛋一样。
  我蹲在地上,摸着切口,料子就像是松花蛋一样,底子是冰种的底子,非常的透,有种玻璃穿透的感觉,里面飘着画,那种碎花像是琥珀里面包裹的美丽生物一样,极其美丽。
  “红色,紫色,带着一点黄色,三彩飘花。。。”
  我喃喃的说着,很稳,很走运,两块料子都是极品,我站起来,我说:“这块料子一亿打底。。。”

  “真的假的,我草你吗的,跟个松花蛋似的,能卖一亿多?那我回去卖松花蛋好了。”马炮不信的说着。
  二指跟三指也不是很信,但是两个人没有说话,我说:“回去分钱的时候就知道了。”
  我说完就看着垛堞,我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幸能请垛堞女士吃一顿饭呢?”
  垛堞冷眼看着我,说:“等着吧,我有空再说。”
  我听了就笑了笑,我说:“早知道你会这么说了,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
  “说。。。”垛堞依旧冷傲的说着。
  我看了看黑下来的天空,我说:“我想拜会一下洛斐老爹,给他行用钱。”
  “我说了我会帮你转交。”垛堞皱着眉头说。
  我笑了笑,我说:“我还是亲自给的好,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需要确认。”
  “跟我来。。。”
  垛堞率性的转身,我回头跟张奇还有赵奎说:“把料子理片,看好料子。”
  他们两个点了点头,我就跟着垛堞走了,我追上垛堞,我问:“洛斐老爹就在这里吗?”

  “帕敢小镇不是很大,每一个场口就是一家公司,一个定居点,洛斐老爹没有自己的矿区,没有自己的生活区,但是却有帕敢最大的私人武装营地,就在帕敢正中心。”垛堞说着。
  我点了点头,没有在问什么,跟着垛堞上了吉普车,这个时候,我看到一个女人冲了出来,扑倒垛堞的面前,这个女人长的还可以,有点黑,五官有点深邃,头发披散在脸上,让立体的五官显得有点沧桑的感觉。
  她的眼睛有些红肿,抓着垛堞衣服的手并不是那么粗糙,反而显得有那么一些细腻,不像是做工的女人,但是身上衣服的破旧与褴褛,很难让人将她与这些矿工分开。
  “为什么不赔我丈夫的抚恤金,为什么不赔,他爸爸给你工作,得了膀胱癌,他哥哥给你工作,被压死了,他给你工作,被打死了,你为什么不赔抚恤金。。。”
  我听着这个女人沧桑的哭喊着,垛堞抽出来皮鞭,狠狠的抽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她脸上狠厉的颜色,让人胆寒,我看着那个女人被抽的身体瑟瑟发抖,但是她依旧没有松开垛堞的衣服,死死的抓着。
  “松手,脏了我的衣服,你这个可耻的疯婆子,把她给我带走。。。”
  垛堞愤怒的吼着,我看着几个管理员一样的矿工走过来,但是并没有抓着那个女人,而是抱着同情的眼神看着那个女人,垛堞很愤怒,下车拿着鞭子就朝着那些矿工跟管理员使劲的抽,皮鞭抽到他们的身上,脸上,都留下来了深深的血痕,这个女人简直是残暴。
  “干什么?同情她吗?谁给你们发工资?谁养活你们?你们同情她,那就把你们的钱给她好了,把她给的轰出去。。。”
  垛堞愤怒的吼着,手里的皮鞭没有停手,狠狠的抽在那些矿工的身上,那个女人有些愤怒,扑倒垛堞的身上,但是被几个管理人员给拉开了。
  “一家三个男人都为你死,你为什么不赔抚恤金,我儿子有唇裂,我需要这笔钱给他救命,我求求你,把钱给我。。。我要告你。。。”
  那个女人哀嚎的喊着,垛堞丝毫没有同情,说:“你男人是被枪打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要告我?好,我就让你的孩子没有妈妈,把他给我丢到矿洞里去。”
  所有人听着垛堞的话,都有些震惊,我也震惊了,在这里垛堞就是女王,而且是个残暴的女王,她看着没有人动,就从腰上掏出来一把手枪,说:“把她给我丢到矿洞里去,你们都想死是吗?”
  她眼神的狠厉,丝毫不让人怀疑她会这么做,我看着那个女人,她依旧凄惨的哭着,这个时候,有几个管理人员过来,强行拖着她走,我下车,说:“你真的没有一点同情心吗?”
  垛堞看着我,眼神非常的恶毒,说:“同情心?有,被钱吃了,你这么有同情心,你赔给她啊?烂命一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