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6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邵飞,我五十万,能分多少?一层,是不是一千万?”马炮扣着鼻子说。
  我看着他漫不经心又一板正经的样子就笑了一下,我说:“你能分一百五十万。”
  “不是吧邵飞,我草你吗的,我说着玩的,你不知道我这个人有神经病的,一会变个样子,现在才是真的我,我是不是能分一千万?”马炮不爽的说着。
  我说:“一百五十万,别跟我瞎哔哔,你自己选的。”
  马炮很不爽,说:“给点面子啊,我是马玲的堂哥哎,你怎么也得叫我一声大舅子吧?”

  我没有理马炮,就在这个时候,尾部的片被切割下来了,张奇喊了一声:“草,飞哥,满料!”
  我听到这句话就笑了,赚了,大赚!
  我心里极为兴奋,没想到居然能遇到天然断口的料子,这等于是大自然给你开了个窗,直接能省了了三倍的价钱。
  我站起来,看着垛堞依旧在愤怒的颤抖着身体,我有点惊讶,我说:“我跟你握手,并没有什么大不了,我只是无意的碰了一下你的脚。。。”
  “住口。。。”她恼羞成怒的说着。
  我吓了一跳,立马举起手,我说:“好,我们谈生意,冷静一点。”

  我看着她的手已经按在了腰带上的皮鞭上了,我就后退了一下,她真的很在意这件事,在意到愤怒,她的脚有什么问题吗?
  她深吸一口气,把鞭子抽下来,说:“如果你在敢刷什么花样,我就埋了你。”
  我点了点头,丝毫不认为她说的是玩笑的话,我看着她的长裙,一直盖在脚面上,脚下也是一条长靴,我有点闹不明白,在缅甸,穿成这样,真的不热吗?
  但是我不敢再问了,我说:“这块料子。。。”
  她看了一眼,对着外面吼了一句,很快就进来几个人,把料子给搬了出去,我们来到了外面,矿区已经架上了灯,天空黑下来,显得有点昏暗。
  我看着料子,像是山芋被咬了一口留下来一个坑似的,垛堞也看着料子,说:“损毁的地方是天然的,你不能怪我,捞上来就是这个样子,如果你说他是残次品,我不会同意的。”
  我看着料子,她的话是给我打预防针,但是我不在意这个残次的地方,当然,我还很高兴这个地方残缺了,要不然,我怎么能看到里面的肉质呢?

  不过我当然不会点破了,我说:“但是在怎么说,他也是缺口啊,没了这一块,得少打多少料子。”
  “那我不管,料子是你挑的,你就必须要为他的残缺买单。”垛堞说。
  马炮扣了扣鼻子,说:“我靠,这么嚣张啊,我们别买这块了,换一块,这里到处都是。。。”
  我皱起了眉头,马炮并不懂,但是他说的正是时候,我看着垛堞,她不买账,说:“可以换。。。”
  我听了就摇头,马炮这个助攻没有打响,反而把我推到一个不利的地步,我咳嗽了一下,我说:“料子我看中了,不错,残缺的地方,我也买单。”
  “那就好。。。”她说完就绕着石头看了一圈。
  天黑了,我估计她也看不出来什么来头,我问:“多少钱?”
  “你出人民币,我也给你便宜一些,莫西沙老坑的料子,水石,你也看到了,水下作业有多辛苦了,所以,这块料子要贵。”垛堞说。
  我看着料子,确实是水石,有刷皮感,我说:“多少钱?”
  “三千万。”垛堞严肃的说着。

  我捏着下巴,他们三个走了过来,但是都只是看着料子,没有说话,我看着料子,其实,三千万的价格,我是赚的,这种料子如果放在公盘上,肯定不是这个价格,至少翻三倍。
  我说:“便宜点。。。”
  “一分不少。”垛堞一步不让的说着。
  我有点无奈,还真是个不讲价的女人,不过我的目的也达到了,如果我一口答应了三千万拿下,估计她心里该不好受了。
  “好,三千万就三千万。”
  我说完就看着他们三个,我说:“你们两个出多少?”
  “我出六百万。。。”二指说。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你带了两千万来,就出这么点?”
  “小小的玩,细水长流。”二指笑着说。
  我笑了笑,没多说什么,二指是个笑面虎,但是却是个沉稳的人,不管赚了多少,他都不冒进。
  “我出一千万。”三指说。
  我点了点了头,我说:“我出一千四百万兜底,三百万的行用我出,所以我占五成,三指老大占三成,二指占两层,合适吗?”
  两个人都点了点头,说:“我没意见。”
  我点了点头,既然没意见,就这么定了,我说:“拿钱吧。。。”
  “哎,我草,你们问我了没有?”马炮不爽的说。
  我看了看马炮,我说:“你有现金吗?”
  “刚才不是赢了一百五十万吗?那不算钱吗?”马炮不爽的说。
  我笑了笑,说:“赌石的规矩,一码归一码,一局归一局,料子还没有出手,我没办法给你分红的。”

  “我草,你的意思就是我没得完咯?”马炮不爽的说。
  我笑了笑,说:“是,告诉过你,带钱过来,我们都带了几千万,你带几十万,你来旅游啊?”
  我说完也不管马炮愿意不愿意,就跟垛堞交易,我刷卡,他们两个付现金,点钞机不停的点着,那种声音很爽很清脆,能爽到人的骨子里去,人都为钱活着,这种声音真的很让人着迷。
  我们交易之后,垛堞走过来,说:“交易完成了,老规矩,行用钱,我会替你交给洛斐老爹。”
  我点了点头,我说:“张奇,那磨刀,把缺口上的嫩皮给我除掉。”
  张奇点了点头,蹲下来,没有急着动刀,而是点了一颗烟,吸了一口之后,然后才开始下刀。
  打磨机在摩擦着,我看着火花飞溅,我觉得很稳,从切口就能看到糯冰的种,里面变种的几率非常的大,这块料子是白捡的便宜。
  张奇摩擦了十分钟左右,摩擦完了,用水清除掉原石擦口的渣滓,天色太黑了,灯光很暗,所以看不清楚里面的肉质。
  我蹲下来,咬着烟头,朝着里面打灯。。。
  “我草,这水头,这他妈的透啊。。。”张奇惊讶的说了一句。
  我看着张奇,他兴奋的笑着,我也笑起来了,外面的一层嫩皮都是糯冰的种,里面的种当然很好了,变种了,冰种的,我朝着下面看,种水很长,光能到的地方很透,料子的总体重量应该不少,晶体略细,水头较好,光泽度较好,但是可惜,没有色。
  底子还可以,青水的底子,如果抛光好一些,可以当做玻璃种来卖,张奇说:“飞哥,咱们运气真他妈的,没话说,这玩意,当玻璃种卖,没有人有意见吧?就是可以,没色。”

  翡翠就是这样的,种好,色就可能差一点,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种好色又好的翡翠并不是那么多,而且想要遇到,得看机缘的,这块料子就是走了大运碰到的,天然的断层,缺口都是糯冰种的,傻子遇到都会买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