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6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有理马炮,而是看着料子,光打在窗口,在光色下,看到的是绿色的光,但是肉质是纯黑的肉质,这就是墨翠,典型的老帕敢场口的墨翠,看肉质水头应该达到了冰糯种,当然了,这只是开窗,还没有看到里面的肉质。
  墨即是黑,翠则是绿,墨翠即指外表漆黑如墨,光线光的照射下显绿色的一种玉石。上品墨翠质地细腻,结构致密且均匀,不透明,但能透过光线。
  这块就是墨翠,虽然开窗已经赢了,但是能赢多少还要看这块料子的质地到底如何,墨翠的品质对墨翠价格有很大的影响。好的墨翠质地细腻,结构致密,均匀,透光度好,其黑如墨,但又透着翠绿,绿得呈黑,黑里又透着绿颜色,没有明显的瑕疵和缺陷,这样的墨翠价格也很高,甚至可以和一些其它颜色的翡翠价格相媲美。
  品质极佳的墨翠也是价格不菲,表面颜色黑、光泽十分强、颗粒细且结构致密、白棉极少、透光的绿色纯正的极品墨翠的价格也可达到几十万一公斤,这种品质极佳的墨翠在市场上十分少见。
  对于表面光泽弱、晶体颗粒粗,白棉多或者白棉集中、结构不致密,透光绿色不正的属于品质差的墨翠,价格不会高,一般几百元到一千元不等,市场上品质差的墨翠比较常见。
  介于两者之间的属于品质中等的墨翠,市场上多数为中等品质的墨翠,所以这块墨翠到底是几十万一公斤的还是烂大街的货,还得看最后切开之后的底子如何。
  “哼,邵飞,你别得意的太早,虽然是墨翠,但是能不能赚到钱还要切开看,我真的很想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能看穿一块原石内部的肉质。”垛堞说。
  我笑了笑,我说:“那我们再打个赌怎么样?”
  “好,你说。。。”垛堞极为爽快的说着。
  我想了想,随后说:“如果这块料子赢了,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好,我给你这个机会,如果你输了呢?”垛堞问我。
  我耸耸肩,说:“那随你了。。。”
  垛堞笑了一下,说:“可以,我这里虽然有很多矿工,但是我会让你在我这里给我挖三个月的矿石。”
  我听着就倒抽一口凉气,我回头看着哪些劳作如蚂蚁的矿工,我在这里挖三个月,估计没命回去的,不过我还是笑了一下,说:“可以。。。”
  我说完就跟张奇说:“理片,三公分,留镯子位。。。”
  张奇点了点头,然后把料子台上切割机的切割台,随后还是操控机器,把切片放下来,我看着切片转动,刀子下了石头,火花四溅。
  料子是有色了,黑色,典型的墨翠,但是里面的种水如果只是糯冰的话,不是很好,得变种,要赌的东西很多,色,种,隐,刚,还要看干净不干净,这些都要赌,一样赌不赢,料子就会掉价,我说料子翻倍了,也只是为了稳住他们而已,马炮这个人倒是有点机灵,见好就收,但是这也注定了他只能跟他老子一样,只会瞎嚷嚷装逼,干不成大事。
  我看着石头的一片就要切完了,这一刀下来,就能定生死了,料子不能蓝,一旦跑蓝,那么比变种还可怕,如果墨翠面光色不够黑,透光色不够绿的,只能属蓝水系列了,虽然种老起胶的墨翠也是相当好的,但是那就跑偏了,属于不伦不类的类型了,如果是感觉透光色散而淡,品质就不是很好,属于不耐看的类型,所以墨翠千万不能跑蓝。
  料子的片终于被切割下来了,张奇拿着切片润了水,然后递给我,我先看切片的料子,我唯一怕的就是跑蓝了,墨翠当然会有蓝底,但是不能以蓝色为主,如果以蓝色为主,整块料子就不伦不类了,一定要以黑色为主色调,越黑越好。
  我看着料子的切片,乌黑浓密,在自然光下面,看不出来蓝色掉,而且种水极好,我打着光照射进去,面光发黑,但是透水发绿,更加难能可贵的是,料子的切面极为的干净,里面没有任何杂质,没有棉絮感,最重要的是,透光很强,灯打下去,三里米的厚度直接穿透了。
  我笑了起来,说:“垛堞女士,看来,这顿饭,我请定了啊。”
  垛堞脸色难看,从我手里把料子夺走,她仔细的看了起来,越看脸色越难看,我笑了笑,我说:“看墨翠的切割面主要是看刚性,看墨翠的抛光面,要要求结构致密的并且硬度要高,玻璃光泽要强,这块料子的切割面刚好达到要求,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刚性要强。”

  垛堞把切片还给我,走到了大料子边上,看着料子的切口脸色更加的难看,我也看着大料子的切口,磨砂面一般可以隐藏很多白棉或杂质,但是从切口看,跟之前的理片一样,根本没有任何的杂质,干净的像是一潭黑水一样,真的是一块极好的老帕敢墨翠。
  “你说这块料子是什么种?”垛堞问我。
  我看着料子,捏了捏嘴巴,墨翠的种水很难定性,因为料子发黑,主要看透光性还有干净的程度,还有料子糯化的程度,我打着光进去,有起胶的感觉,打侧光进去也有荧光反射,我说:“至少冰种以上。。。”
  听了我的话,垛堞皱起了眉头,说:“你真厉害,你怎么就确定,这块料子一定能赌赢?你真的能看穿料子的结构?”

  我笑了笑,当然不是,我选这块料子,主要是因为他皮薄,有癣,还有一些蚊蝇翅的的感觉,这是黑色翡翠最起码的一些特征,所以我才断定这块料子肯定有色,而且是高色,而老帕敢的黑乌沙很容易出墨翠,所以我当时就断定这块料子可能是墨翠,当然了,最后还是要靠运气赌这块料子。
  势力三分,运气七分,我可能是运气好吧。
  “运气。。。”我笑着说。
  垛堞看着我,抿着嘴,眼神如镰刀一样锐利,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或许她觉得我这种人喜欢卖关子是一种可恶的表现吧,可是我才不会管她那么多。

  我拿着切片,掂量了一下,感觉这三厘米厚十厘米长的料子,居然有五公斤还要多,料子的皮很薄,说明肉质很重,墨翠当然是越大越是厚重的越好。
  我说:“从后面理片,只要不断色断种,料子基本就可以确定是满料了,一百公斤满料冰种的墨翠,市场价得过亿了,雕个大关公是最好的。”
  我说完就笑了起来,二指跟三指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二指说:“邵飞,真的卖一亿?”
  我笑了笑,说:“你们不懂市场行情,墨翠是翡翠的一种,也是翡翠品种中的稀缺品种,墨翠有着神秘的墨黑色,真正的墨翠在玉石市场上是很受欢迎和追捧的,这块料子,无论是品相,还是质地,都达到了极品的高度,市场价至少一百万一公斤,如果是满料,这块料子至少卖一个亿不是问题,当然了,前提是要满料。”
  “那万一要是变种变得了呢?”垛堞冷冷的说。
  我笑了一下,说:“那只能说我们倒霉了,当然了,你说的,我说的都不算,还是得切开了看一下才知道,张奇,下刀吧。”
  张奇把嘴里的烟头吐掉,说:”好嘞。。。”
  赵奎把料子翻过来,掉了个头,张奇直接下刀,我听着摩擦的嗡嗡声,心里很兴奋,这一次,我占大头,至少赚六千万,妈的,这种自己占大头赌石的感觉真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