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6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走了过去,看着料子,至少五百多斤吧,但是我摇了摇头,指着缺口,里面的裂太大了,明显摔得,我说:“不了吧,万一里面都摔裂了,我一毛钱都赚不到了。”
  垛堞很愤怒,手里扬起了鞭子,狠狠的抽了一下,用缅甸语大声叫喊了几下,我看着刚才的工人都回头丧气的离开了,我知道他们肯定被罚了,但是没办法,虽然同情他们,我总不能自己亏钱买这块料子吧。
  垛堞带着我们朝着仓库里面走,垛堞让工人打开门,门一打开,我心里有点震撼,满满的一仓库,里面都是原石,这些石头都被编织袋包裹着,很简单随意的丢在里面,这里比坤桑老板的赌石场堆放的还要随意,是最原始最一线的仓库。
  我们走了进去,五六个人站在仓库里,显得有点局促,垛堞说:“这里就是我的仓库,你可以随便挑,我们待价而沽。”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我说:“我想知道,赌完之后,我怎么出去?私下里买卖,我们是要杀头的。”
  “哼,你怕?怕还来赌?”垛堞不屑的说。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我以为会在仰光正经的赌石店里面跟你交易,谁知道你会带我来矿区。”
  “哼,我不做赌石店的,我的矿石也不私自出手,要不然,我怎么会上齐老板的当,我跟你交易,我同样要承担风险,所以怎么离开,你自己决定。”垛堞说。
  我听了就很无奈,这个交易没有保险啊,真的是赌钱又赌命啊,二指拉着我,说:“邵飞,我有一条绝密的路线可以走,你懂的,我就不多说了。”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二指的话倒是可以信,因为他是做那种买卖的,我点了点头,就说:“好,我赌。”
  “那就开始吧。”垛堞笑着说。

  她的笑容是期待的,我不知道她在期待什么,于是就开始寻找原石,? ?堆满的仓库里,又能有多少矿石含有翡翠,没有人能知道的。
  我站在石头上观察着,袋子里的我不考虑,都是小料子,我主要看那些超过一百公斤以上的料子,这种料子才有赌头。
  我看了一下,料子基本都是乌沙皮,这是老帕敢原石的典型特征,百分之九十都是黑乌纱,我拿起来一块巴掌大冲袋子里流出来的料子,我看了一眼,黑乌纱,是帕敢基典型的料子,我丢在了地上,我不喜欢赌黑乌纱,但是这次我必须要赌黑乌沙了。
  我朝着仓库里面走,看到里面几块大的,帕敢基场口的料子大小都有,山石水石也都存在,半山半水的也不少。
  料子的皮已经干了,好像挖出来有不少时间了,但是皮壳发亮,都够油够黑,垛堞走过来,在我看的料子上喷水,很快,我就看到水渍浸润之后更加漂亮的皮壳。
  “够油吧,大概一百公斤以上,看这个松花,还有癣,这条蟒带也很漂亮,就这块吗?”垛堞认真的说着。
  我笑了一下,她懂原石,知道什么是癣,松花,蟒,但是我可不信她的话,皮壳漂亮,不代表有色,我拿出来强光灯,按在料子的皮壳上,不是很透,说明皮厚,我伸手摸着皮壳,感觉不到太有力的沙砾感,我就摇了摇头,这种料子,肯定黑中带灰,水底一般较差,且常夹黑丝或白雾,绿色偏篮,有种也不会超过豆种,所以,我不会要这块料子的。

  我走到了一边,看另外一块料子,垛堞有点不高兴,说:“什么意思?”
  我笑了笑,我说:“这块料子不过豆种,虽然够大,但是不值钱。。。”
  垛堞笑了一下,说:“笑话,你说不过豆种就不过豆种?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们打个赌,如果这块料子超过了豆种,你就花钱买下来,到时候,价格我定。”
  我听着就皱起来眉头,神仙难断寸玉,我只是根据皮壳的颜色赌这块料子没有种水,但是一定要保证,我可没有这个能力,但是,这个女人太嚣张了,如果不给她一点真本事看看,估计跟她做生意,讨不了好处,讨价还价肯定会被她捏着鼻子走。
  “好,我就跟你赌,但是如果我说的是真的,那么怎么办?”我笑着问。
  垛堞皱起了眉头,想了一会,说:“我送你。。。”
  我看着这块料子,虽然不看好,种水不过豆种,但是也有好一百多公斤,可以打不少豆种的镯子,只要回国,五百万不是问题,这个便宜不占白不占,我说:“好,那咱们就赌一次,这块料子的种水,绝对不过豆种。”
  垛堞走了出去,不跟我废话,很快,我就看到几个工人进来了,他们把那块料子搬出去,我们也都走了出去,我看着切割机就在一边,垛堞很爽快,直接说:“拦腰切了。”

  我看着她面色凝结的俊脸,觉得她停有意思的。
  垛堞切割原石简单粗暴,我有点心疼,看着大型的切割机,像是切割鸡蛋一样,把这块料子从中间给切开,就有点无奈,他们是开矿的人,懂不懂原石我不知道,但是对待原石跟对待她的工人一样,简单粗暴。
  料子的石屑飞舞,火花四溅,很快就被从中间切开了,我心里小小的紧张了一下,如果我输了,那么这个女人就肯定会漫天要价,到时候我要是不给,我四处看了一眼,山头上都是拿着枪的工人,我肯定没好果子吃的。
  而对于黑乌沙,我赌的不多,信心也不是十足,这块料皮壳虽然好看,但是翻砂无力,皮厚肉粗很难出好种水的料子。

  料子一切到底,直接倒在地上,我们都走了过去,我蹲下来,看了一眼,切割面很平整,妈的,这种大型切割机切的就是好,一百公斤的料子跟十几公斤的料子一样,一刀下去就行了。
  我看着切口就笑了,说:“谢谢了垛堞女士。”
  她看着我得意的脸色就有点愤怒,问我:“你怎么知道这块料子没有好种?”
  我笑了笑,伸手摸着料子的切口,里面的色是有点,豆青色,种水也是豆青种,而且没有水头,有点干,石性有点重,而且皮壳足足有五厘米厚,所以不是一块值得大赌的料子。
  “秘密。”我笑着说了这两个字,然后继续朝着仓库里面走。
  垛堞跟在我后面,愤怒的时候:“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我笑了笑,我说:“这是一门学问,很深奥,如果你觉得你想知道我们可以回仰光一边喝酒一边谈。”
  “龌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你们男人都是一副德性。”垛堞愤怒的说。
  我撇撇嘴,她不是个聪明的女人,虽然狠厉霸道,但是不知道隐忍自己的情绪,但是她聪明的是,见好就收,见难就躲,所以她才在这里能活下去。
  我没有再说什么,我看着他们几个还在研究那块料子,就笑了笑,都是第一次赌石,永远都不知道重点在什么。

  我看着之前被垛堞打断的料子,伸手摸着皮壳,我一摸,就感觉很好,砂砾感十足,很扎手,我蹲下来看料子,一块将近一米高的料子,皮黑似漆,砂发有力,我看着料子,至少一百一十多公斤,很大个了,我打灯在皮壳上,很透,我左右看了扫视着这块料子,我第一次认真的赌黑乌沙,所以必须得仔细看清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