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6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请坐。。。”
  我礼貌的说了一句,就替她拉开椅子,她坐下来,我也坐下来,我说:“没想到,你这个样子,挺让人着迷的。”
  “谢谢,不过你的样子,挺欠揍的,我不知道谁在我前面揍了你。”垛堞平淡的说着。
  我感觉到了她对于我的不屑,我笑了起来,我说:“看来你不吃花花公子这一套。”
  她有点不屑的看着我,说:“你们男人只想两件事,一,女人,二,钱,无论你怎么恭维我,你无非是看中了我的身体跟钱。”
  对于男人她看的很透,我笑了一下,我说:“嗯,你也一样,你也看中钱,至于男人嘛,那天你怎么做的,我都看见了,所以,我不觉得我能吸引你,所以我们还是谈钱吧。”
  “很好,那块缅甸之心还在仓库里,你最好拿五亿来把他带走,要不然,我让你离不开缅甸,这里不是帕敢,我不用听老爹的规矩,我弄死你,比弄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垛堞平淡的说。

  越平淡的威胁越有威慑力,我丝毫不觉得她是开玩笑,我说:“五亿的生意先放在一边,我手里头有无数的大老板做原石生意,这次来呢,我还有另外的目的。”
  “说。。。”
  她很爽快,这让我有点无所适从,我所遇到的人,基本上都是阴险狡诈的人,所以我总是在心里想无数的话来对付他们,但是遇到垛堞,我所有的花花肠子都没用了。
  “额,我想做原石生意,我有玉石成品点,赌石店,唯一缺少的是货源,公盘每年就那么一次,还要看政府军什么时候开心了才能举办,所以你懂我的意思吗?”我问。
  她皱起了眉头,说:“我们开矿的有三种原石可以出手,一,垃圾,很便宜,十万人民币一吨,要多少有多少,你们内地的赌石店买的基本都是这些垃圾,二,筛选的原石,这种就比较少了,每年只有十几吨在手,大小货色不一,一千万一吨,只要过境,在你们的店里翻三倍,你买回去开窗打眼探肉都可以,只要见色,一块就能翻十倍的价格出手。”

  我点了点头,对于原石 的生意,我并不熟悉,没想到她居然给我上了一课,王老板的六号区的原石,估计就是这样做生意的,开窗赚差价。
  我问:“那第三种呢?”
  “公盘料,算是极品中的极品,帕敢有上万家场口,但是每年能出的公盘料都很少,每个场口,能出一件两件就不错了,当然了看运气,这次我挖出来的缅甸之心就算是一件公盘料。”垛堞平淡的说。
  我看着她,我说:“当然,你肯定有不少公盘料吧?我带了七千万,不知道能不能赌一次呢?”
  垛堞看着我,笑了起来,笑的明媚动人,说:“可以,我喜欢赌徒,越狂妄越好。”
  她站起来,有种居高临下的气势,我也站起来,并不输给她,跟这样的女人斗,不能怂,越怂她越吃你!
  下面的矿场给我确实很震撼,我第一次看到上万人在一个坑洞里面工作,他们衣衫褴褛,皮肤黝黑,没有任何安全防护工具,每个人都像是蝼蚁一样在工作,我很不明白,为什么有挖掘机不用,居然让这些人徒手挖掘呢?
  不过随即我就想通了,挖掘机烧油的钱,就可以买这里十几个人工作一天,他又何必要花油钱呢?
  我看着身边的几个人,他们也都挺震撼的,二指跟三指都没有说话,马炮有点神经兮兮的,说:“富婆,你缺老公吗?看我的公狗腰。。。”
  我们都看着马炮,一脸的贱样,垛堞有点不满意,我立马上去说:“你不是说你的矿区停工了吗?为什么还在挖掘?”
  “他们让我停我就得停吗?那我每年花的好几亿岂不是都喂狗了吗?这里是帕敢,有枪才是老大。”垛堞平淡的说着。
  她说完就过去跟那两个管理的人用缅甸话说了一会,很快她就走过来,说:“跟我来。。。”

  我们跟着她走,朝着下山的路走,山路不是很坡,都是被挖掘机给平了的道路,下了坑洞,看着那些人工作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愚公移山,??这种场面也令人想起美国西部当年的淘金热。然而,淘金热早已过去,这里的翡翠开采却延续了700多年,至今还没有完全探明翡翠矿的储量,不知道这些人还要延续这种工作多少年。
  下了底部,才能看到眼前的人不是蚂蚁,而是真正的人,一阵爆炸声从远处传来,我看着山体滑动,就停下脚步,我说:“这么危险,你要带我们去那?”
  垛堞没有停下脚步,说:“每年的翡翠开采季节只有3个月的旱季,到了雨季,这里是一片泥塘,无法工作,所以,我必须要用最快的办法把山体给炸开,放心,仓库很安全,不会埋到你的。”
  我们有点忧心忡忡的继续跟着,对于这个女人的冷血,我有点叹为观止,为了资本最大化,居然在那么危险的山体使用丨炸丨药,如果塌方了,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走了将近五分钟,来到了一个简易搭建的仓库门口,这个时候,我刚好看到十几个人抬着一块大原石走了过来,然后合力把原石放在地上,垛堞走过去了,看着原石,伸手扣掉上面的泥,她很不满意,拿着一根皮鞭朝着一个人身上就抽了几下,然后用缅甸话骂了几句,所有人都很害怕,战战兢兢的走到一边。
  我走了过去,看着原石,在原石的一角,有损伤,里面的肉质都已经损毁,还有一些摔出来的裂痕,难怪垛堞会生意,翡翠是珍惜的东西,那怕是一丁点损坏,都会影响价钱的。
  但是动不动就拿鞭子抽人,我真的没在现实中见过,垛堞说:“真是一群废物,不挨鞭子永远不知道老老实实的干活。”
  我摇了摇头,对于垛堞的话不予置评,我看着一台挖掘机开了过来,开始挖起来地上炸开泥土,每一台挖掘机都配有十多个工人,这些工人主要把有价值的玉石挑出来,漏网的几率很小,所以,矿工都是赌石大师!
  我放眼望过去,夕阳落下,但是这里的人没有停工的迹象,依旧在工作?? 这一座座山里,又能出得了多少翡翠?只有很少一部分才能被挑出来作翡翠赌石!
  挖掘——分摊——挑选——记账——入库,这就是翡翠开采的过程。
  垛堞拉开一个袋子,里面都是原石,她不耐烦的朝着我招手,我走了过去,几个人蹲在地上,看着袋子里的原石,装在袋子里的原石,还包裹着蜡壳很完整,皮壳很美,典型的老帕敢灰皮赌石料。
  “五千美元一块,要玩吗?”垛堞问我。
  我皱起了眉头,拿起来一块,掂量了一下,不过两三公斤,要五十美元,有点贵,虽然是正宗老帕敢的料子,但是这个价格也很贵,这里是缅甸,要么是人民币要么是美元,当然他们更倾向于美元,所以交易几乎都是美元为主。
  但是我可没有美元,我把料子放下去,我说:“小的就不玩了,我更倾向于成吨的买这种小料子,带我玩大料子吧。”

  “这块怎么样?”垛堞拍着刚挖掘出来的料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